「又是三級頂級妖獸開山豬,大家小心。」張虎站在最前面快速做出戰鬥部署,有了上一次的戰鬥經驗后,這一次四人明顯穩了不少,雖然不能立刻解決戰鬥,但那只是時間問題。

四人戰得酣暢淋漓,凌晨躲得遠遠的,沒有插手的意思。

柳青見到這一幕,心頭的怒火立馬湧上心頭,怒斥道:「凌晨,你怎麼不過來幫忙,難道你不知道同伴這個詞嗎?」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劍縱天下》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劍縱天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前世的魔鬼經歷,令凌晨性格迥異。

涉足劍修一途后,他拋棄一切人之**,追求劍道極致。

踏遍五湖四海,走遍萬水千山,凌晨從始至終都是一個人。

同伴,這個詞對於凌晨來說實在太遙遠,他也無法理解同伴這個詞到底有什麼意義。

因為,任何事他都能親手完成,用不著別人幫忙,同行這種事也是頭一次。

再者說,凌晨除了自己,其他人全都不信任。

因為……

最危險的,往往是你最信任的親朋還有。

那個小雅……

不就是如此嗎?

柳青見凌晨一動不動,像是死人一樣,心頭更是惱火,「凌晨,你到底幫不幫忙啊?」

張虎苦笑,「師妹了,我看還是算了!這開山豬我們自己能對付,就不勞煩凌晨出手了!」

看著四人的戰鬥,凌晨很是不解,三級妖獸開山豬全身上下都是軟肋,為什麼他們放著妖獸的弱點不攻擊,反而迎難直上,就不知道變通嗎?難道這幾人的作戰經驗就這麼膚淺?

如果有人知道凌晨這麼想,肯定會汗顏致死。

人跟人是不同的,凌晨的作戰經驗就算是五六十歲的老前輩也不敢說比他強,更別說是面前這幾個初出茅廬的後輩了!

「浪費時間。」凌晨搖搖頭,嘆了口氣,抬步走向妖獸,長劍應聲出鞘。

「凌晨,你劍術犀利,你來攻擊我們輔助你。」張虎心裡一喜,很期待凌晨的表現,之前凌晨雖然一劍秒殺了開山豬,但那是妖獸在重傷之下。

柳青撇撇嘴:「凌晨,你最好別拖我們後腿。」

李妍、青元點點頭,全力吸引妖獸的注意力。

凌晨沒有多說,手持長劍,融入幾人的戰鬥之中,他掐準時機,用強大精神力鎖定妖獸的致命弱點,長劍如同伺機而動的毒蛇,空氣微微扭曲,蜿蜒延伸出去。

妖獸似乎感覺到危險的來臨,它立即改變行動軌跡,快速避開那致命的一劍。

殊不知,凌晨等待的正是這一刻,他輕吟一聲。

「飄渺一劍」

霎時間,凌晨身影虛幻起來,如同煙霧般飄渺,鏡花水月般神秘,讓人辨不清真偽。

凌晨身影快到極致,張虎等人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凌晨拖拽出來的殘影,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只聽「嗤」的一聲,長劍在開山豬脖頸處留下一條深深的划痕,鮮血四濺而出,宛如小孩子玩的水槍一樣,地表泥土被鮮血沖刷掉一層又一層。

張虎微微一愣,震驚之餘,手中大刀如同狂風暴雨般劈斬在妖獸身上。

柳青還是不服氣,怒由心生,拿開山豬發泄,衣袖中的飛刀密密麻麻的飛射而出,插進傷口處,又帶出大量血液。

「唔!」妖獸慘叫幾聲便倒地不起,慢慢沒了氣息。

「好精湛的劍術。」

「攻擊準確無誤,沒有絲毫的間隙。」

這下,沒有人不服凌晨,他修為雖然低了一些,但劍法犀利,每每都能抓到對方最薄弱的要害,誰要是成為他的對手絕對是一場噩夢,張虎等人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這麼一個念頭。

妖獸死後,凌晨再次剝開妖獸屍體,意外的是居然沒有發現內丹。

「有的妖獸天生不會結丹,就像有極少數人類不能聚氣修鍊一樣,這次你運氣不好,沒有得到妖獸內丹。」

說話的人是柳青,見識到凌晨狠辣的劍法后,她也不得不承認凌晨確實很厲害,至少不是自己能夠對付的,就算是修為最高的張虎師兄也不見得能夠敵對。

倉!

長劍入鞘,凌晨輕聲道:「走吧!」

「妖獸屍體你不要嗎?」柳青很疑惑,「雖然要是屍體不如內丹值錢,但也值幾百兩銀子。」

凌晨的回答出乎眾人預料,「太重了,我拿不走。」

當凌晨說出這話的時候,柳青痴痴笑了起來,「凌晨,你家族不會這麼窮吧,一枚最下級的儲物戒也不捨得給你配備一個嗎?」

事實上,凌晨完全可以向林家要一個下級儲物戒的,好壞有幾平米的空間。不過,凌晨為人傲氣,自己想要得到會靠自己雙手,絕不求人。最後,妖獸的屍體被張虎收了起來,並開口說等出了無量山後,再按照份數分配贏得的銀兩。

這段插曲后,眾人繼續前進,只不過氣氛變得微妙起來,起初柳青對凌晨很是不屑,一路上不聽的數落凌晨怎麼怎麼不好。

見識了凌晨超強的戰鬥力后,柳青心中的怒氣漸漸消失,也不在找凌晨麻煩了,反而很是安靜,時不時的回頭偷看凌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凌晨依舊沒變,他一個人孤零零的走在人群末端,一言不發,彷彿是與世隔絕一般。

有時候,張虎等人會有種錯覺,這個凌晨究竟天性如此還是故意裝酷。

當太陽下山的那一刻,大地漸漸黑了下來,林間溫度驟減,兩個女子縮了縮脖子,這種溫差讓她們難以適應。

張虎道:「看來我們今天是到不了靈池了,大家加快腳步,尋找一塊空地休息一晚,明日繼續前行。」

一炷香功夫,凌晨幾人來到一條小溪邊就地露宿。

張虎等人生了火,架起烤架,開始叢林烤肉。

對於修鍊者來說,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面試煉,所以烤肉定是他們最為拿手的絕活。

如果你給他們新鮮的蔬菜水果,他們可能做出一鍋雜碎,如同豬食,但你要是給他們一頭牛,他們會給你做出精美的烤肉出來。

這就是野外生存技巧。

張虎是凝神後期的修鍊者,經常奔在外,所有烤肉就由他來完成。

柳青、李妍、青元、張虎四人圍坐在篝火旁邊,凌晨則在五米開外,他盤腿而坐,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活著還是死了!

良久。

凌晨體內的真氣有所增進,他從入定中醒來,從懷裡摸出一塊乾糧,這便是他的晚餐了!

張虎走近凌晨,笑道:「凌晨,趕了半天的路了,一起來吃點吧!」

「不用了!」凌晨開始咀嚼。

「凌晨,我知道你心中有所顧忌,但你放心,我張虎絕對不會暗中害人。」張虎拍著胸脯保證道。

「嗯!」凌晨點頭。

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里,凌晨沒有一點安全感,對什麼人都不信任是因為他找不到屬於自己的那份歸屬感。

凌晨將所有時間貢獻在修鍊的歲月里,痴迷其中,陶醉其中。

交際、玩樂、朋友……這些東西對於他來說,非常遙遠,就彷彿是天與地的差距一樣。

張虎見凌晨沒有反應,很是尷尬:「好吧,既然你不願意,那我就不強求你了!」

就在張虎轉身之際,耳邊傳來「咻」的一聲。

黑夜出現一抹驚艷的白光,凌晨腰間長劍出鞘,長劍被當做長矛向張虎所在的方向投擲出去,從張虎身邊疾掠而過,射向篝火後方的草叢之中。

「嗤!」

長劍入體,似乎是有什麼東西被擊殺。

給讀者的話:

書已簽約。

更新時間,暫定為:上午九點一章下午一點一章晚上七點一章


求下推薦打賞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劍縱天下》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劍縱天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跑近一看,張虎後背冷汗直流,目光停留在被一劍貫穿身體的野獸身上,他倒吸一口涼氣,心裡不禁冒出一個想法:「如果凌晨的目標是我,現在我已經是個死人了吧?」

凌晨起身將長劍收回,回到原處,將劍深深的插在地面,就像是在為他護法看守一樣。

吃完乾糧后,凌晨進入修鍊狀態,沒有浪費一分一秒。

柳青雙手撐著下巴,精緻的臉蛋被火光烤得紅撲撲的,她眨巴著眼睛看著不遠處的凌晨,小聲說:「你們說凌晨他現在在想什麼?」

「我雖然不知道凌晨在想什麼,但我一定知道他一定沒想你。」李妍開玩笑道。

柳青雖然沒有喜歡凌晨,但被這麼一說,臉上自然掛不住:「好哇,師姐,你又拿我開涮。」

「誰拿你開涮了,師姐我是實話實話,某某人情竇初開了不是嗎?」

「才沒有。」

「那你怎麼臉紅了?」

「被火烤的。」

……

這片大陸,武者尊崇強者,像柳青這種未經世事,心靈純潔無污,把心情寫在臉上的女子,更加崇拜實力強勁的修鍊者。凌晨的修為並不是很高,但他所展現出來的技藝卻讓師兄妹幾人自愧不如,柳青對凌晨的態度反差極大,雖然有些誇張,但也在情理之中。

或許?

柳青就喜歡像凌晨這種類型也說不定?

張虎側臉,看了看入定中的凌晨,搖頭道:「不知道你們注意沒有,凌晨這個人對什麼事情都很戒備,戒備心,警惕性十足,時刻都是戰鬥狀態,對誰都不信任。」

「確實。」青元冷靜分析道:「凌晨年不過十八,但劍術超絕,在這個劍修沒落的年代實屬罕見,我在他面前絕對敵不過一招;他從來不吃我們給他的食物,每每休息的時候他都會先觀察周圍的情況,他從不從多一句,似乎是怕言多必失;他性格很冷,彷彿千年不化的積冰。」

李妍也認真起來,由衷感嘆道:「凌晨這個很可怕,從他身上我感覺道一種氣息。」

眾人齊聲道了一句:「危險的氣息。」

一邊的青元眼睛眯了起來:「劍法犀利獨到,他的戒備心更加神鬼難測。」

「此人甚是可怕,即便是我凝神後期的修為也沒有戰勝他的把握。」張虎擦了擦冷汗,心有餘悸。

「很難想象他日後的成就。」李妍看著篝火陷入沉思。

夜晚的時間是最長的,隊伍里只有張虎、青元經常在外行走,柳青與李妍是第一次出遠門,夜宿森林難免有些不適。

「柳青、李妍兩位師妹,在外行走就是這樣,夜宿外面是常有的事情,你們可得儘快適應,若不然日後如何在江湖上立足?」張虎從儲物戒里拿出被褥等生活用品,給兩人鋪了一張簡易的地鋪,「今晚你們就擠一擠,湊合著睡一晚,明日取得靈水,我們就回青雲門。」

「張虎師兄,那你們呢?」柳青問道:「你們不睡嗎?」

青元看了看天空:「夜晚也會有妖獸出沒,我跟你們張虎師兄要輪番守夜,交替著眯一會兒就行了!」

「哦!」柳青看了看不遠處的凌晨,小聲說道:「我倒覺得多此一舉了,有凌晨在就算是一隻蚊子也別想靠近我們。」說到凌晨,心裡湧出一絲少女懷春的情懷。

李妍嗔道:「師妹,你該不是喜歡上人家了吧?」

「誰喜歡那個冷冰冰的傢伙了!」忽然,柳青腦中閃過一道亮光,喜道:「張虎師兄,在我們這幾人里就只有你修為最高,戰鬥經驗最為豐富,你跟他相比到底誰更厲害一些?」

「沒有相比性。」張虎說的很乾脆。

「未必。」柳青反駁道,竟為凌晨爭辯:「你們剛剛都說了,凌晨他為人謹慎,作戰經驗豐富,一般人遠不能級,就連青元師兄也說,未必能夠抵擋得了凌晨的全力進攻。」

李妍嗤笑:「師妹,你幹嘛這麼維護凌晨?張虎師兄的意思是說:他跟凌晨的差距實在太大,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台階的人,所以沒有相比性。」

柳青哼哼了一聲,臉色羞紅,不敢抬頭,目光閃爍不定。

「沒錯。」張虎重重的點頭:「如果能夠選擇的話,我能寧願與一隻四級妖獸正面戰鬥,也不願意成為凌晨的敵人。」


青元眼睛眯成一條細縫,半晌,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氣息:「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凌晨這兩個字能夠名振天鳳國。」

靈池是一個似仙境的池子,周圍靈藥奇多,妖獸橫行。

池內的水據說還有養顏護膚的效果,不少前來歷練的修鍊者都會飲上一口,或是帶上容器帶走。


千百年來,靈池流傳著一個傳說,謠傳靈池底部藏有巨寶,但是真是假無人可知,因為靈池的水冰冷徹骨,一般人下去不出一炷香功夫便會被凍殺靈魂,當場人魂飛魄散,即便是真靈後期的修鍊者同樣會被冰冷的靈池湖水凍傷,元氣大損。

凌晨知道靈池的奇妙,想見識見識,或許能有什麼奇遇,同時也是為了歷練。

靠近靈池有大量三級妖獸出沒,有的時候還會有四級妖獸出現,凌晨雖然自信但不自大,所以,為了安全起見這才同意加入這個隊伍。

現如今,凌晨只有一個打算,一邊擊殺妖獸提升實力,一邊奪取妖獸內丹,攢夠錢了就去楓葉城購買幾枚瞬間恢復真氣的靈藥,這靈藥沖穴的時候必不可少。

第二日清晨。

凌晨從入定中蘇醒過來,沒多久,眾人再一次踏上前進的路途。

一路上,眾人非常順利,沒有遇到什麼厲害的妖獸。


Related Articles

衛罡一笑,道:「這才乖嘛。」

他雙手掐訣,「轟隆隆」的從大地上站起兩個...
Read more

「隨便,你先來吧,我見識一下。」

楊易聽了,拿出了百魂幡,丟到空中,無數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