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見母親,順便去見見你嫂子。」王凡笑道。

跟在後面的秦玄風三人聽到這哥倆的對話,都是一陣的無語。

這哥倆臉皮已經厚到了讓他們無語的程度,即便是他們這麼大歲數了,臉皮都沒有厚到這種程度。

秦雲依在離去之時也交代了秦玄風三人,秦玄風三人便帶著王凡和秦昊向著四大帝族專用的傳送陣走去。


所謂傳送陣,便是至強者以自己所感悟的空間之力打開的一個通道,四大帝族,每兩個帝族之間都存在傳送陣,以來交流。

人族都講究個門當戶對,與帝族來往最多的,自然也是帝族。

對於這麼神奇的傳送陣,王凡自然要問清楚了,只不過秦玄風三人也不能夠說清楚,只能夠打了個王凡聽的迷迷糊糊的比喻糊弄過去了。

秦玄風三人與王凡二人一同進入傳送陣,只見眼前七彩光芒一閃,他們便出現在了另一個傳送陣之上。

就在這時,大笑的聲音傳入王凡五人的耳中。

「哪位是吾弟王凡?」一個與玉樹凌風一點都不沾邊,長得壯碩魁梧,如蠻族人一般的青年大笑著迎了上來。

剛一見到這青年,王凡心裡便是微微震驚,不為別的,只為這個青年年紀輕輕便擁有著堪比秦玄風三人的金剛王境修為,四大帝族之中,著實沒有庸才,一個個儘是人中龍鳳。

「在下王凡,不知閣下是?」王凡昂首挺胸的說道。

這算是第一次到老丈人家做客,自然要挺直了腰桿,不能讓老丈人和岳母大人看不上眼。

青年的雙眼看向了王凡,上下打量了王凡之後,青年的臉上出現了一抹疑惑之色。

待得秦玄風從傳送陣內走出來,青年才對著秦玄風行禮道:「侯武見過世叔。」

「賢侄客氣了,若不是吾與你父親有交,你我已可平輩相交了。」秦玄風擺足了長輩的譜,心中卻是非常的不舒服,年輕時與自己一同遊歷天下的兄弟的孩子的修為都與自己相當了,自己也太廢了。

甩開這些,秦玄風指著王凡說道:「這便是你未來的妹夫王凡。」

夏侯武又是一怔,依舊沒有與王凡說話,對著秦玄風再次行禮道:「世叔莫要與小侄開玩笑了,小侄知道妹夫如今才九歲,這位怎麼可能是王凡。」

「我可沒與你開玩笑,這小子就是王凡,這小子今年也的確才九歲,不只是他,這小子,也才九歲,並且你還見過他。」秦玄風道。

旁邊的秦昊上前嘿嘿一笑道:「武哥,不認識小弟了?」

「閣下是?」夏侯武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自己見過秦昊。

秦昊咧嘴一笑,道:「武哥,當年你去秦族的時候,可是給我買過糖葫蘆吃的,你忘了?還有仙兒姐姐,當時你們倆可是給我帶了不少好玩的東西呢。」

「你是……」夏侯武瞪大了眼睛,道:「你是小耗子?」

「武哥,我可是長大了,以後不準叫我小耗子。」秦昊立馬癟嘴道。

夏侯武仔細看了看秦昊,終於從這個比之自己高了都不止一頭的壯漢身上看到了一絲當年秦昊的身影,旋即他瞪大了眼睛看向了王凡。

這兄弟倆是雙胞胎,都才九歲而已,怎麼看起來,都這麼大了呢?

「武哥應該不知道我父親乃蠻族之人之事吧?」王凡上前道。

夏侯武聞言,並沒有像王凡預料的那般震驚,而是說道:「我知道啊,我還見過野叔呢。」

「那武哥知不知道,蠻族之人在八歲之時,會有一些幾率受到蠻神的祝福,然後一夜之間成年呢?」王凡繼續道。

夏侯武瞪大了眼睛,他還真不知道這件事情,雖然他是帝族的天子驕子,不過還是沒有去過蠻族的。


至於蠻族之人八歲之時一夜之間成年的事情,發生的幾率雖然不小,不過也不算大,並且這件事情在蠻族之中屬於秘密,一般人族還真的不知道。

如今夏侯武相信眼前的成年人就是九歲的王凡了,相比於秦昊,夏侯武還是能夠接受王凡的,畢竟王凡雖然也顯得高大,不過還沒超過自己,還算是正常。

秦昊就不正常了,才九歲多點的小孩,那兩米多的身高,非常震懾人心。

「賢弟,我乃你大舅哥,你未婚妻的親哥哥。」夏侯武正式自我介紹道。

王凡連忙見禮,當見到夏侯武第一眼,王凡對夏侯武的印象還是很好的,在蠻族長大的王凡,比較喜歡性格粗獷之人。

更何況,夏侯武是王凡的大舅哥了。

王凡雖然年齡小,不過也聽說過很多事情,知道新女婿第一次去老丈人家的時候,大舅哥會故意為難自己以做考驗的。

令王凡奇怪的是,夏侯武非但沒有為難王凡,反而對王凡非常的熱情,對王凡噓寒問暖,差點把王凡當祖宗來招待。

秦玄風三人對此恍若未見,秦昊則是還不懂,就王凡感覺非常不對勁。


難道自己的這個大舅哥對自己要玩陰的?

王凡反而處處小心,提起了十二分警惕之心,越是這般,王凡越是不能夠放鬆。

直到在夏侯武的帶領下來到一座宮殿門口,夏侯武臉上的笑容才突然消失不見,臉上布滿了嚴肅的表情。

王凡心裡一咯噔,知道正題來了。

只見夏侯武嚴肅的說道:「王凡,你這個妹夫我是看中了,非常認可。我也希望你現在能給我表個態,不能夠虧待了我妹妹。」

夏侯武這般說,一旁的秦昊一臉疑惑,秦昊可是見過夏侯仙的,不說美若天仙,也差不多了,即便是在四大帝族之中,也找不到敢說比之夏侯仙漂亮的。

此時夏侯武如此做,怎麼有著一絲對自己的妹妹沒有信心的感覺。

至於秦玄風三人,自從來到了夏族之後,便老神在在,根本一點都不理會了。

王凡一怔,心裡轉了一百八十圈之後,說道:「武哥放心,既然是父母之命,小弟自然遵從,無論仙兒如何,王凡定然不會負了她。」

「好,既然賢弟如此說,做哥哥的也給你許諾,以後若是誰與你為難了,你告訴哥哥,就算是四大帝族之人,哥哥也廢了他。」夏侯武許諾道。

王凡心中滿是感動,王凡能夠聽出來,夏侯武這話不只是說說而已。

夏侯武也像是一個心落地了一般,大笑著抱著王凡的肩膀向著裡面走去。

來到宮殿正中央的大殿門口,裡面的人也都一個個向著門口看來。

王凡的目光,則是落到了大殿內一個美麗婦人的身上,雖然他沒見過母親,不過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讓王凡知道,這個美麗婦人,就是自己的母親秦雲依。

在秦雲依的身前,則是站著一個身材臃腫,身高達到一米七的女子,她雖然生了一個還不錯的臉蛋,不過也僅僅不錯而已,那肥胖的臉龐,已經難以讓正常人有任何想法了,至於那肥胖的腰段,更是讓正常男人躲著走,不敢靠近。

夏侯武此時緊張的看著自己旁邊的王凡,額頭之上不自覺的出現了密集的汗珠。

秦玄風三人則是依舊老神在在,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不過三人的心裡,已經笑開了花。

至於秦昊,則是直接笑著進入了大殿之中,對著秦雲依問道:「母親,仙兒姐姐呢?」

「臭耗子,才一年多沒見,就認不出仙兒姐姐了么?」秦雲依身前的女子立馬上去揪住了秦昊的耳朵,饒是秦昊是身高兩米多的壯漢,在這個女子手中,也如耗子一般,不敢反抗。

秦昊則早已帶愣住了,眼前這個胖妞,是仙兒姐姐?

王凡聞言,目光從母親身上移開,看向了夏侯仙。

當看到夏侯仙之後,王凡又是愣住了,兩隻眼睛匆匆躲避開來,那自出生便沒有紅過的臉,竟然微微紅了起來。

只不過,王凡的表情,如今看起來,卻像是被欺騙了之後的憤怒一樣。

夏侯武心中大叫壞了,剛欲說什麼,只聽王凡開口,低聲道:「武哥,仙兒長得這般漂亮,你剛才為何還那麼緊張?」

王凡的聲音雖然不高,不過此處哪一個不是高手,當王凡的語音剛一落下,殿內殿外所有人盡皆帶愣住了。

王凡認為夏侯仙如今非常漂亮?

所有人都看著像是兩個三角形組成兩頭尖中間粗的夏侯仙,饒是單看臉蛋夏侯仙的確還有著幾分姿色,不過整體來看,可是一點與漂亮都不掛鉤。

不過,似乎在狼蠻部落的時候,某人說過,若是那些壯碩的蠻族女子腰再粗一些,才算得漂亮……

(兄弟們,求收藏,求推薦票嘍……)

… 殿內殿外的所有人,此時都是目瞪口呆的。

就連夏侯仙,此時也是呆愣了片刻,不過很快,她那原本挺白凈的臉上,出現了憤怒的紅色,整個人憤怒的顫抖了起來。

看到夏侯仙的情況,殿內之人一個個也都憤怒了起來。

羞辱!

這是當著大家的面羞辱夏侯仙,誰都沒想到,王凡竟然有如此大的膽子。

就算王凡的母親已經是蛻靈君主,他也不能夠在這麼多人面前羞辱夏侯仙,甚至就算秦雲依就在這裡,單單她,也不允許王凡這般做。

只不過,殿外之人可就不這麼想了。

夢若凝烟 ,他們可以肯定,王凡絕對是一個不會羞辱人的人,如此的話,王凡很可能就是說的實話。

可是,到底是怎樣的審美觀,才能夠說出此時的夏侯仙是漂亮的呢?

至於秦昊,他更不用說了,他完全相信自己的哥哥不是那樣的人。

就連夏侯武都沒有憤怒,他此時一片呆愣,雖然他也是剛認識王凡,不過對於王凡,好像只需要片刻,便能夠了解他這個人一樣。

在進門之前,王凡曾向他許諾過,父母之命,他定不會負了仙兒。

要麼王凡是一個大奸大惡之輩,要麼王凡真的認為夏侯仙非常漂亮,否則王凡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便是不願娶我又如何,何必如此羞辱於我?」夏侯仙整個人憤怒的全身顫抖的指著王凡說道。

原本她還有一絲矜持,不過此時,像是見了愁人一般。

坐於首座上的中年人和中年美婦此時也是憤怒的看著王凡,或許看在秦雲依的面子上,他們才沒有出手,否則王凡早就被他們給撕了。

「我沒有羞辱你啊,你是我媳婦,我怎麼會羞辱你?」王凡一臉疑惑的回答道,他剛才,不是在誇媳婦漂亮么?難道在人族,誇獎人就是羞辱人?

「你……你……氣死我了……我……」夏侯仙說了半天,沒能夠說出一個狠話來。

她能夠看出王凡的修為,對於已經達到了金剛王境的她來說,想殺王凡簡直輕而易舉,只是王凡是秦雲依的兒子,對於她來說,她早已經把秦雲依當做娘親了。

若是說以前夏侯仙還沒病的時候,她怎麼的也得考驗一下自己這個未見過面的夫婿,只是如今么,她修鍊出了問題,原本婀娜的身姿變得這般,就連在四大帝族之中醫術排的上名號的秦雲依都治不好,她還有什麼資本去挑?

但生性高傲的她,怎麼受得了別人的侮辱?

「凡兒,快與仙兒賠不是。」秦雲依喝道。

只是此時秦雲依的想法,任誰都不敢確定的。

一邊是她非常喜愛,但是如今卻因修鍊出了岔子變成這般的兒媳。一邊是她九年未見,心中滿是愧疚的兒子。若是夏侯仙還如以前那般漂亮,秦雲依自然會極力促成這件婚事,但如今,她不能夠委屈了自己從小就沒照顧過的孩子。

原本任何人都會認為王凡不會道歉,不過王凡的行為,又是令所有人都震驚住了。

只見王凡連忙上前幾步,來到了夏侯仙的身前,根本不熟悉但還有模樣的作揖道:「媳婦,我錯了,我不該說你漂亮。」

所有人聞言,都呆愣的情況下,該憤怒的還是憤怒著。

這算是哪門子道歉?

還有,王凡憑什麼一口一個媳婦,難道閑羞辱的還不夠么?

「小依,你看,要不然,就算了吧。」坐在首座上的中年人終於開口說道。

秦雲依此時也是眉頭微蹙,她心中對自己的兒子雖然非常信任,但王凡的做法,的確讓她也有些不舒服了。

「岳父大人……您是岳父大人吧?您說的什麼算了?難道是我與仙兒的婚事算了?那怎麼行。您說,您哪裡看不上我了,我如今有著風雷境修為,還成為了蠻將,即便是金剛王境的強者,一般也不是我的對手,我今年九歲,這般修為,應該不算低了吧?您到底哪裡看不上我了?」王凡一副很不願意的樣子。

還未進殿門的秦玄風三人紛紛暗中豎起了大拇指,這個大外甥牛,雖然他們已經確定王凡並不是在羞辱夏侯仙了,不過他們沒有說明,而是靜靜的看著這場好戲,心中說著若是有些零嘴吃著,那才好呢。

秦昊還是一臉懵懂的樣子,不知道他們的對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就在中年人還要發作,秦玄依都要訓斥王凡的時候,夏侯武大笑著邁步走了進來。

看到大笑的夏侯武,尤其是夏侯武在大笑著,中年人憤怒的直接隔空一掌,扇在了夏侯武的臉上,弄得夏侯武的大笑直接止住,像是一個深閨怨婦一般的看向自己的父親。

即便他是金剛王境的強者,在自己的父親面前,他也不敢有絲毫的造次,別看父親對夏侯仙寵愛有加,對他這個兒子,確實嚴厲的很。

「你個孽子,你笑什麼?你還笑得出口?你……你……我宰了你個孽子……」說著,中年人又要動手,卻被中年美婦給攔了下來。

夏侯武這才得空說話,道:「父親,您也不問清楚,憑什麼打我?」

說著,夏侯武一臉委屈的指著王凡道:「我這個妹婿看著仙兒漂亮難道不好么?難道非得我這個妹婿看著仙兒丑你們才願意?」


「你……」中年人剛想發作,不過回頭一想,臉上一愣,旋即對著王凡問道:「你剛才的話,可是出自真心?」

「岳父大人,您這是什麼意思?」王凡一臉不解。

這個時候,所有人的憤怒都消失了,有的只是呆愣。

就連夏侯仙都愣住了,不再憤怒,反而臉上出現了一抹羞紅。

中年人和中年美婦對視了一眼,只見中年美婦叫來了一個女子,這個女子長得非常修理,身段婀娜,算得上千中無一的美人兒。

中年美婦這才對王凡問道:「若是讓你在她們兩人中選一個做媳婦,你選誰?」

王凡看了看那個剛進來的美人兒,看著那細的還沒自己手臂粗的腰身,看著那細的簡直讓他難以容忍的胳膊腿,王凡咧嘴搖了搖頭,指著夏侯仙道:「當然選她,你們莫要騙我,反正我就認為她是仙兒了,如果這位是仙兒,我還真得考慮考慮了,即便是娶了她,我也還是喜歡不起來。」

王凡以為這是考驗,他選的,自然就是站在秦雲依身前,修鍊出了岔子的真正仙兒,至於剛進來的那位美人兒,卻是一個長得不錯的丫鬟,不過在王凡看來,這個丫鬟簡直丑的要命了。

這一下,所有人心中的憤怒終於消失的無影無蹤,夏侯仙則是臉色羞紅的把臉埋在了秦雲依的懷中,不敢看人,簡直就是衣服新媳婦見公婆的模樣。

「父親,您剛才打的我那一巴掌我可記著呢,下次我犯了錯,可就得少一回打了。」夏侯武滿臉笑容的說道。

中年人,也就是夏侯武和夏侯仙的父親夏光虎瞥了夏侯武一眼,根本就沒搭理夏侯武,而是一臉滿意的看向了王凡。

這個女婿,傻是傻了點,不過若是不傻的話,怕是不會真心對待自己的女兒了。



Related Articles

「當時我在現場,景年的臉色簡直太難看了!」

「呵,那種上不得檯面的貨色,也不知道用了...
Read more

他站在無數的舟前,意氣風發。

神佑:…… 她忍無可忍……抬手就捏著他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