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們好像都在戒備著什麼,可,我們好像沒有遇見什麼啊?」

「奇怪……」

茫然的聲音驀地從她們這一行八人的隊伍當中響起,彼此臉上的表情這一刻都是一臉的呆愣。

是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明明都沒有什麼危險,為什麼她們卻忽然快速警惕的奔跑了起來。

一行八人那是完全將蕭逸給忘記了,好似壓根不曾見過蕭逸的一般。

蕭逸並不第一次以這這等奇異形態的形態在星雲大世界行走,這樣的情況已經維持很久很久了,隨著他不停的與星雲大世界共鳴,隨著他不停的一步步行走於星雲大世界,蕭逸的身上發生了一些變化。

他發現當自己與世界越來越契合了后,只要一道旨意發出,就能將星雲大世界的其他所有人生靈屏蔽對自己的感知,哪怕就算是看到也會轉眼就忘掉,除非一些擁有著超強氣運的人,才能夠隱隱記住他。

蕭逸一邊行走,一邊感悟著星雲大世界的力量,時時刻刻都有著新穎的體會,一點一滴皆是心得。


在這之前,他作為星雲大世界的一界之主,對星雲大世界了雖然一個念頭,就能夠了解,然而那種了解是不真實的了解,脫離了世俗凡塵,就像前世普通人對電腦的系統一般,雖然能夠操作,但卻是不懂原理,僅僅只是普通的操作,而不是深入的了解,那樣的情況,一旦出問題,那麼就會悲催。

這一路行來,走在熟悉又陌生的大地上,蕭逸有著不少感悟,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這幾百年來,星雲大世界的變化。

耳聞目睹,一個個新興的勢力崛起,一個個陌生強者出現。



短短數百年間,就讓人產生了滄海桑田的感慨。

星雲大世界的變化之劇,這幾百年裡的發展之快,也是可見一斑,完全可以用天翻地覆來形容。

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蕭逸,雖然蕭逸在行走的過程當中改變了容貌,讓他們認不出來,可這麼一個普通人行走在危機四伏的大地上,多少讓人側目。

然而,只要一脫離眼界,他們對蕭逸的記憶馬上就會消失,這是蕭逸不停的契合了世界后,所掌控的一定奧義,能夠以一道法旨,讓所有看到了自己的人,在瞬間就將自己給忘記。

一路行來,蕭逸走過了不少地方,有門派重地,有市井鬧集,曾經泯然眾人默默無聞,也曾讓人緊張萬分,但是一轉眼,他引起的波瀾又是被盡數平復下去,波瀾不起。

「嘩啦啦,呼啦啦啦……」

潮水涌動,海浪滔天,蕭逸一路行走,最終來到了一處就汪洋大海。

來到了這裡后,蕭逸站在懸崖,看了看遠處,接著蕭逸微微一笑,右手一揮,只見不遠處的一棵大樹拔地而起,飛到了他的面前,然後一下子斷層兩截,枝葉什麼的紛紛脫落,接著竟是在眨眼間形成了一個普通的扁舟。

當扁舟出現了后,就見扁舟化為一支利劍向著水裡面電射了進去,而與此同時,也不見蕭逸動作什麼,他的身形就如影隨形的輕飄飄落在了扁舟上。

然後隨著扁舟乘風破浪,不論那海浪有多大,不論那海浪有多兇猛,嚇人,都不能讓他所乘坐的扁舟,有絲毫覆滅的跡象,所有海水在向著他奔襲上來了后,都會自動的左右分開。

他一路所過都非常平坦,他沒有調動什麼力量,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完全是天地自然為之。

他與星雲大世界契合,整個星雲大世界都可以說是擁有他的印記,星雲大世界的自然力量,自然也不會對他做什麼。

……

不知道過了多久,蕭逸上了岸,當他上了岸后,只見那成為扁舟的樹榦,竟是忽然從海裡面飛射了出去,接著以極快的速度竟是回到了它原先所在的位置,再次化身成為了一棵樹。

好似從來都不曾被人給變成過扁舟一般,這樣的情況非常的特殊。

忘川城,這是大海邊上的一座小村莊,平凡的一點都不起眼。

正是落日時分,殘紅如血的陽光鋪散在海面上,一群孩童在海灘上嬉戲,在沙灘上留下一個個鮮活的腳印,又在海浪的衝擊中消失無蹤。

當蕭逸來到了這裡后,他平靜的踏入了村落,無悲無喜,這數百年的時間,他已經不知道見識過多少的村落了。

來到了這裡,一路所過,雖然有人與他相遇,但卻沒有一人對他打招呼,所有人在看到了他后,都會在轉眼就忘記。

在他這樣的行走之下,忽然,蕭逸的眼中流露出了一抹詫異,之所以流露出了詫異,那是因為他看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這一處村落,竟是有著一個讓他感興趣的小子。

之所以感興趣,那是因為他明顯的感受到了一股無比驚人的氣運。

見得這樣的情況,蕭逸眸光一動,然後向著感受到氣運的地方行了去。

他所行去的地方,是一處巨石所在位置,在那巨石之上,做著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少年,但他雖然普他卻給了蕭逸一種非常不一樣的感覺。

這會這普通少年,正坐在巨石上講著故事,在他的下方,有著不少的小夥伴在傾聽。

「話說那一年,無極宗出了一個無比驚人的絕世天才,他原先和我們一樣,僅僅只是一個普通少年,可,卻忽然時來運轉,得到了滔天奇遇,不但練就了一身絕世神功,更是娶了好幾個匈部很大的妹紙……」少年口若懸河的坐在巨石上面大聲開口。

「哈哈哈,小龍,你就知道匈部大的妹紙……」一個小夥伴對小龍打趣道。

「小龍,你看雖然我現在匈部很小,但我娘說過,以後我的匈部肯定會長大的,所以,你要是想要娶老婆的話,可一定要找我啊……」隨著小夥伴的打趣,緊跟著只見一個扎著小辮子的青澀丫頭,對少年開口

「對對對,小花的匈部,一定會長大的,小龍你一定要娶小花啊……」

「是啊,是啊,小龍我也覺得你和小花最配了……」

「……」

伴隨著青澀丫頭的開口,只見下方的其他少年們紛紛開口打趣了起來。

而在他們打趣的時候,少年臉上也沒有什麼尷尬,反而是有著一定得意,不過緊跟著他的瞳孔就是一縮,一下子看到了蕭逸。

「這位先生,你是誰啊?以前好像沒有見過你。」小龍好奇的對蕭逸問道。

「我只是一個過路人。」蕭逸聳了聳肩,接著轉身踏步向著其他地方行去。

「小龍你在和誰說話啊,先生,什麼先生,這裡除了我們不是沒有別人么?」有小夥伴不解的對小龍說道。

「是啊,小龍,你這都在說什麼呢?」又有小夥伴對小龍說道。

隨著旁邊小夥伴們的話,小龍的瞳孔猛地一縮,接著忽然快速從巨石上跳了下來,然後向著蕭逸所在位置追了上去,而在他向著蕭逸所在位置追上去的時候,卻見其他的小夥伴,竟是都沒有阻攔他什麼,好似一個個都忽然忽視了小龍一般,彼此相互開口交談了起來,臉上都帶著微笑。

直到過了那麼十來分鐘后,他們才反應過來……

「咦,小龍怎麼不見了,剛剛不是還在唉這裡么?」

「嘻嘻,肯定是小花剛才的告白把他給嚇著了!」

「是啊,是啊,我也這麼認為,小花,看來你想要讓小龍娶你,還得努力呢!!!」

小夥伴們反應過來了呼,彼此詫異了一下,然後紛紛交談了那麼一下,就彼此分開了,完全沒有在意小龍為什麼忽然消失不見。

小龍,全名韓小龍,這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名字,給他取名字的父母也都是老實巴交的漁民,起不出什麼風花雪月的雅名,他們只求小龍能夠平平安安就行。

小龍雖然年僅十歲但自幼聰穎,平時經常聽村口的大叔講故事,而他也會將這些聽到的故事,來告訴自己的小夥伴,是忘川城的孩子王,每次小龍在說著故事當中的那些強者的時候,小龍的眼睛就會忍不住發亮,他非常羨慕那些的強者縱橫天地、快意人生的生活。

然而,現實卻是殘酷的,以他的卑微出身,將來最大的可能,是子承父業,當上一名出色的漁夫,接著娶一個平凡的姑娘度過餘生。

不過韓小龍並不甘心這樣碌碌無為的度過一生,他現在的年紀,也是最愛幻想的時候,眼見著蕭逸這個不認識的人忽然出現在了他們這個小漁村,與此同時自己明明看到了這個先生,而其他人卻偏偏看不到。

心智聰穎的他,頓時覺得自己有可能遇見了奇遇。

像那些故事當中的一樣的奇遇。

另外不論是不是,他也想要跟上去看看,驗證一下自己的猜想。


隨著小龍這樣的追趕,他很快就發現不論他怎麼樣的奔跑,怎麼樣的努力,竟是都無法接近眼前的先生,都無法靠近對方。

哪怕他將吃奶的力氣給施展出來,都同樣是如此。

在他這樣的追趕下,很快,他們走出了忘川村。

在走出了忘川村后,他們一路上遇見了不少人,其中有韓小龍的長輩,也有一些普通的村民,但不論是誰,在看到了蕭逸后,他們卻都好似完全沒有看到蕭逸一般,同時也沒有人讓他回去,好似都沒有將他和眼前的先生給看到一般。

當他見得了這樣的情況后,韓小龍更是覺得自己有可能獲得了氣運,當即,更加的不願意這麼退縮了。

他這一刻有著一種非常明顯的感覺,自己是真的遇見奇遇了,若是能夠抓住這一次的機遇,那麼他也有可能縱橫天地,快意恩仇。

在這樣的奔跑下,很快,夜晚來臨了,而他們早已經離開了村路,如果不天空月亮高掛,絕對早已經伸手不見五指五指,當夜幕降臨了后,隨著不停的奔跑,韓小龍忽然有些害怕了。

因為他忽然發現,在自己的奔跑之下,能夠聽到一些野獸的叫聲,某些時候,更是直接從野獸的身邊通過,這讓他的腿下意識的打顫,但為了奇遇,卻是死死的跟上了蕭逸,因為,他從始至終都清楚的看到,蕭逸就在他的前面,不快不慢的行走著,好似只要他再努力,再堅持一下就能夠追上先生一般。

如此又過了一段時間后,韓小龍又累又餓,另外,他更是驚駭欲絕的發現,一直跟著的青年男子不見了。

難道是在他意識模糊的時候,沒有及時跟上?

韓小龍大驚,慌忙察看四周,才發現在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座道觀,道觀當中有著火光出現。

「這附近有道觀?我以前怎麼沒有聽說過啊。不會是忽然遇見了鬼吧。」韓小龍疑惑的看著眼前的道觀,瞳孔下意識的一縮,然後又往自己身後看了看,心中下意識的有了害怕,他不知道自己是該繼續向前,還是該立馬轉身回頭。

當很多年後,韓小龍再次回憶起來這樣的事情后,他非常的慶幸,慶幸自己沒有選擇離開,因為,他一旦離開了的話,他當時也會遺失掉自己這一身最大的奇遇。

他在原地略微遲疑了一下,然後就向著道觀行了去,很快就來到了道觀,當他來到了這裡后,他看到了蕭逸,只見蕭逸正坐在道觀的大廳的蒲團上,在他的面前,有著一團篝火,篝火上靠著兩隻野雞。

「不愧是身懷大氣運之人。」蕭微笑的看著韓小龍,心中對韓小龍點了點頭。

以他如今的情況,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發現他的存在,而韓小龍卻所發現了,更是不但發現了,還一直追上了他。

這是韓小龍的氣運對韓小龍的指引,提示。

當然更多的還是蕭逸對韓小龍有了一定的興趣。

如今的蕭逸行走在星雲大世界,既體會世界之妙,又體會紅塵俗世之情,更關注星雲大世界的個個天驕,感受他們的氣運之力。

雖然在這之前,蕭逸看過不少氣運強大的人,但還是頭一次看到韓小龍這般氣運強大的人,所以他選擇了給韓小龍一個機會。

眼前的韓小龍,氣運之強,非常的嚇人,蕭逸清楚的感受到,哪怕沒有他給韓小龍機會,眼前的韓小龍也會很快會迎來氣運勃發的時期,一旦他離開小漁村,必然會趁勢而起,一遇風雲便化龍,未來有一定的可能,縱橫無敵,君臨世界,成為界主之一。

當年,蕭逸滅八大聖地,成就一界界主,說起來還是系統的幫助,雖然他當時也有氣運,但論氣運,蕭逸發現自己當時的氣運還比不上眼前這小子,而眼前這小子的氣運之力那是非常非常的強大,比蕭逸以前所見到的其他任何人所具備的氣運都強,就連仙雲谷第九代掌門人都不一定能夠比得上,只要不隕落,成為至強者絕對沒有絲毫的問題。

因為如此緣故,蕭逸自然就忍不住想要觀察這小子的命運軌跡,自然也是蕭逸想要觀察的對象,他要借著觀察這樣的天驕來更進一步的契合世界。

前面的一番考驗,也是初步證明了,韓小龍有這個資格,畢竟,氣運籠罩也不是絕對的,僅是一個高起點,以及更廣闊的未來,不代表未來一定有大成就,韓小龍能不能成為一代天驕,也要看他以後自己的努力和心性。

況且,在一界之主面前說什麼氣運,也是毫無意義。

略微看了一眼韓小龍,緊跟著蕭逸就閉目繼續感悟起來了星雲大世界,隨著數百年的過去,蕭逸對點燃神火比之數百年以前有了更大的把握。

以前他認為神火的點燃只需要消耗生命之力,但隨著這些年的體悟,蕭逸卻是發現,其實想要點燃生活,不僅僅只是對生命力的消耗,與此同時,還需要信仰之力。

他是一界界主,每個大型洲域都有建立他的雕像,在這樣的情況下,數百年的吸收,這些雕像也是給他帶來了很大的一筆信仰的。

如果不是他想要多多積累一下,且一步登天,如今已經完全可以點燃神火了。

按照蕭逸如今的腳程,過不了多久他就將星雲大世界給完全踏遍,一旦他踏遍星雲大世界的時候,也就是他開闢神國的時候。

他到底是必然是要在點燃神火的霎間,就煉化星雲大世界,讓整個星雲大世界都融入己身,讓其成為自身力量。 坐在篝火旁,看著那吃著燒雞的蕭逸,韓小龍本就飢餓的肚子,更是咕咕叫了起來,隨著肚子叫出聲來,韓小龍的來拿驀地一紅。

有些忐忑的看了看蕭逸,接著,鼓足勇氣,走到了蕭逸面前,噗通一下跪倒在了蕭逸的面前,然後也不說話,就那麼跪著磕頭。

「想吃燒雞,自己拿,不需要對我磕頭什麼。」蕭逸淡淡開口。

「不,先生,我,我,我不想吃燒雞,也不是,我是想吃燒雞,呃,還是不對,我……我我想拜您為師跟你學習本領,還請先生教我……」韓小龍抬起頭,滿臉通紅的看著蕭逸,語無倫次的說道,他這一刻的他非常忐忑,他很怕自己被拒絕,很怕自己所做的一起都是無用功。

「吃了燒雞再說。」

蕭逸看了看韓小龍,微笑著說道,說出這話的時候,左手一揮,就見其中一隻燒雞向著韓小龍落了上去,說來也怪,這明明在火上燒烤,因該非常滾燙的燒雞,韓小龍接在了手裡后,卻是清楚的發現,自己竟是不覺得燙什麼。

另外,接過了燒雞后,韓小龍也是有著一定的傻眼,他不明白蕭逸的話是什麼意思,先生到底是準備收下他,還是不準備收下他,有心再說兩句,但眼看著蕭逸把燒雞丟給他了后,就不再理會他,而是大快朵頤了起來,他也是不由自禁的被手中的燒雞給吸引,然後在肚皮抗議的情況下,吃起來了燒雞。

「好吃!」


「好想啊,這是我所吃的最美味的燒雞!」

「真的是太香了,謝謝你先生……」

到底是小孩心性,當他吃了一口燒雞后,立馬就眼睛發光了起來,然後對蕭逸感激的說道。

蕭逸可不是什麼普通人,雖然他沒有去研究過廚藝,但以他如今的造詣,正所謂一法通萬法通,烤個燒雞自然也是最美味的。

如此很快韓小龍就把燒雞給吃完,當吃完了燒雞后,隨著奔跑的疲憊,加上美食果腹,他很快就沉沉睡了過去。

當韓小龍醒來的時候,早已經是第二天,而隨著他醒來,他猛地已經,只見原本所在的道觀,竟是消失不見了,讓他不由自禁的睜大眼睛,難不成昨天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覺。

先生是不存在的。

道觀也是不存在的?

自己所當即的燒雞也同樣是不存在的?

不,不是這樣,自己這會都還能明顯的感覺到美味的燒雞味道。

這不可能是假的。

就在韓小龍大驚失色的時候,蕭逸的聲音忽然傳入了韓小龍的耳中,讓他的眼睛驀地一亮,只見不知道什麼時候,蕭逸竟是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先生!」

再次看到了蕭逸,韓小龍激動的喚道,與此同時就一下子跪倒在地,準備繼續拜蕭逸為師,但這一次不待他跪倒,一股奇特的力量就拖著他的雙腿,讓他沒能跪倒下去。

「走吧。」

蕭逸對韓小龍落下一句,接著向著遠處行走了起來。

見狀,韓小龍滿臉的疑惑,仍舊是不知道眼前的先生,到底是收還是不收他,不過,他也只是以後了一下,然後就快速的將心中的疑惑埋下,趕緊跟了上去,臉上的神情又是驚喜又是迷茫,不論怎麼說先生都讓他繼續跟上了不是,只要先生讓他繼續跟著呃,那麼他就也許有可能成為先生的徒弟。

兩人一前一後,在蕭逸的帶領下,他們走出了忘川村。

在行走的過程當中,韓小龍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感覺到渾身充滿了力氣,跟在蕭逸後面一點都不費力。和昨晚截然相反,等到前方一座大型城鎮出現在面前。韓小龍才悚然驚醒。

「這是富貴鎮?我們一下子來到了富貴鎮,天啊,這不不是真的吧?」看著鎮上有些熟悉的場景,韓小龍張大了嘴巴,完全被眼前這一幕給震驚到了,簡直不敢形象這樣的事情是真的。




Related Articles

【急事!我在閻氏對過的書吧】

狄笙眸色一緊,難道是他又發現了什麼? 她...
Read more

「真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上次全班第一已經是逆天,這次竟然全校第七!」

更是有同學調侃: 「不是考零分把老師氣死...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