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找機會見到蕭焱本人,拿天賦探測器試驗一下他。」

在這烏州城裡,蕭焱也算是個名人了。

八歲才開始修練,一年之後達到練氣五重,十二歲時練氣大圓滿,這樣的修練速度,不要說在蕭家,在烏州城冠絕古今,就算在整個大秦王朝也是聞名遐邇。

蕭家雖然也是修真者家族,但不過是烏州城的地方勢力,所修習道法只是三流水平,蕭焱就能有如此驚人成就,若是修習上乘道法,那成就將更不可限量。

傳聞當時的蕭焱,名聲甚至驚動了三大聖地之一的太虛觀,準備來人考察將他收入門下。

彼時的少年,自信而且前途無量,眼看就要十三歲的年少時光,踏上無數修真者一輩子都未必能達到的築基期,並且成為聖地傳人,書寫屬於自己的傳奇。

何等意氣風發!何等神采飛揚!


但事態的發展在蕭焱十二歲這一年急轉直下。

已經打通十二重樓,練氣大圓滿的蕭焱,一身法力突然在一天之間化為烏有,原本被打通的穴竅也一個接一個重新封閉。

練氣大圓滿的境界離奇的倒退回練氣一重,蕭焱也從雲端瞬間跌落谷底。


傳言要來考察的太虛觀沒了動靜,身邊的讚歎聲變成嘆息,甚至是惡意的嘲諷。

整個烏州城的人都在用憐憫的目光注視那個曾經的天才跌落神壇。

林鋒身旁的小不點,在聽過蕭焱的遭遇后,也一臉黯然:「他也很不容易呢。」

「是啊,是啊。」林鋒不在意的隨聲附和,心中卻熱血沸騰。

尼瑪,這完全就是真命天子,主角模板啊!

用膝蓋想都能想到,這蕭焱突然從天才變廢柴,必然是有隱情的。

正所謂先抑后揚,沒有現在壓抑到極致,又怎麼可能有爆發呢?

而那慕容嫣然上門打臉退婚,就是爆發的臨界點,等到把婚一退,這蕭焱就該否極泰來,從此踏上一條大殺四方,全處全收的金光大道了。

林鋒心中盤算:「蕭焱從天才便廢柴,必然是有某種原因的,這東西也往往是蕭焱日後崛起的金手指,換言之……就是我的競爭對手了。」

慕容嫣然等人還沒有到,林鋒還有時間從容安排,先在城裡找地方住下,安置好小不點后,林鋒便徑自來到蕭家大宅附近。

轉悠了幾天,既沒見到蕭焱,也沒等到慕容嫣然上門,林鋒不由得心焦起來。

林鋒考慮過直接上門裝高人,不等慕容嫣然退婚,就先把蕭焱收了。

輪回開端

玄幻一點的說法,就是沒有退婚事件,蕭焱的氣運未必會發生轉折。

實際一點的,沒有退婚事件,蕭焱本人對於力量的渴求也不會那麼急迫,不會因為被退婚打臉而自尊受創,怒火攻心。

不同於小不點,蕭焱已經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了,擁有最基本的判斷力,若是不等他被退婚後火冒三丈失去冷靜,恐怕沒那麼好忽悠。

林鋒思索之後,決定還是靜等慕容嫣然上門后再行動。

正想著,腦海中突然響起系統提示音:「發現目標,適合成為宿主親傳弟子。」

林鋒愣了一下:「我靠!」連忙抬頭,就見一個黑衣少年從蕭家大宅中走出來。

見到黑衣少年出來, 總裁的百位新娘 ,竊竊私語聲響起,顯然都在議論黑衣少年。

少年人五官清秀,面無表情,看見街上眾人的反應,他的嘴角露出些許自嘲的笑意,腳步不停向前走去。

林鋒的視線始終落在黑衣少年身上,系統提示音在林鋒腦海中不停響起。

「天賦系統整理完畢,二號目標資料如下。」


「根骨—>8;悟性—>9;心志—>9;福緣—>8。」

「總結:目標天賦極高,建議收入門下,悉心教導,必為宗門棟樑。」

林鋒深吸一口氣,臉上露出溫暖和煦如陽光般的笑容:「第二個!」

他的目光開始在蕭焱身上尋找,這要有什麼金手指的話,出於方便攜帶的需要,多半是戒指手鐲項鏈什麼的……

手上,沒有東西。

脖子上,嗯,有根繩子,繩子上套著兩枚戒指,黑不溜秋,很不起眼。

林鋒摸著自己鼻子笑了:「果然有戒指,還是兩枚,我敢打賭,這裡面絕逼住著一個老爺……爺……」

等等,好像哪裡不對……

兩枚戒指?

尼瑪,這是什麼情況?

林鋒眼睛有些發直,目光獃滯的看著蕭焱胸前兩枚戒指一晃一晃的,還碰在一起,發出低沉的脆響。 看來這雪山跟琉玄島還是有共同之處的,他們的百姓和權貴似乎沒有像雲州大陸那裡一樣,等級森嚴,百姓見了貴人都不敢說話的,甚至要躲著走。

這裡的感覺很不錯。

「是啊,老伯,我第一次來,你們整天都往返是去山上做什麼呢?」

七七好奇。

問完之後,她猛然想起來了。

記得聽雪爾說,他們雪山上都有人種植雪蓮的,這些人莫不是。。。。

「雪山上有我們種的雪蓮花,雪蓮花嬌貴,我們會經常來照料,更何況還要採摘出賣,自然要每日都有人看守。」

老伯也實誠,直接回答了出來。

而且他似乎猜到這些貴人來的目的,也是繼續道:「幾位貴人莫不是就是來採買雪蓮的?」

貴人們是不會種植雪蓮的,如今那些天然的雪蓮都長在懸崖峭壁上,根本無法採摘,所以貴人們需要雪蓮會來採買。

他們種植的雪蓮跟天然的沒什麼區別,幾乎也都是放養狀態,讓雪蓮自己生長的。

一樣的效果,自然不會再冒險去懸崖採摘了。

這雪山的懸崖可是最危險的地方,那裡那麼滑,根本沒人敢靠近。

一般貴人們若不是來採買雪蓮,也很少沒事跑到這裡來。

「對呀對呀,我們就是來買雪蓮的。」

七七點頭,能遇到種植雪蓮的人,還真是挺高興的。

「順著這兒一直上去,再走約摸半個時辰就到了。我們這邊先走了,一會兒見。」

老伯指了指路,對於來採買的貴人,他們也是十分友好而且十分歡迎的。

當然,貴人們走的慢,他們自然也不會跟著,率先往山上走去了,不多一會兒便消失在七七他們的視線中。

「他們走的還真是快啊。」

七七忍不住又感嘆一句。

「他們也著實不易,整日來回奔波。」

侯紅英也是感嘆。

「我們不著急,慢慢的走。」

雪爾害怕七七因此要趕速度,立馬交代了一句。

七七雖然這兩日吃了安胎藥,看起來好受了很多,沒有再出現嘔吐的現象,可難不保經過這麼長途跋涉的,再次有了反應。

一定不能讓七七對自己的身體有所懷疑。

「是啊,我們又不著急,就慢慢的走唄,這山路不好走,還是小心一點為上。」

侯紅英也附和一句,七七這邊吐了吐舌頭:「我想快也快不了啊。」

她這動作十分的可愛,看的一旁的侯紅英都有些痴迷了。

也難怪太子殿下會喜歡雲七七,若是她是個男人,怕是也會忍不住去喜歡她。

不知為何,太子喜歡雲七七這個事情,她雖然心裡有些不舒服,卻根本沒有一點嫉妒什麼的心思。

只覺得太子喜歡雲七七再正常不過。

連她都覺得奇怪。

想當初太子跟那白慕雪定親,她可是恨不得去殺了那白慕雪的。

想起那白慕雪,又想到七七的身份,自然就是先前白慕雪的身份,這個身份可是跟太子有婚約的。。。。

看來他們兩個人是跑不了要成婚的。。。。 直至蕭焱的背影漸漸遠去,林鋒才回過神來,連忙跟了上去。

蕭焱居然有兩枚戒指,這是林鋒之前沒預料到的情況,心裡惴惴不安:「難道這蕭焱竟然隨身攜帶兩個老爺爺?」

尼瑪,教練,我要舉報,這完全是犯規啊!

或許只有一枚戒指里有老爺爺,另外一個只是很普通的戒指?

林鋒思索著,並非沒有這個可能,甚至兩個戒指都很普通,一個老爺爺都沒有?

或者一個裡面住著老爺爺,另外一個是什麼隱藏神器之類的東西?

諸多疑問在林鋒腦海中盤旋,百思不得其解,一邊想著,一邊已經跟在蕭焱身後來到城北一個小湖邊上。

林鋒觀察了一下周圍環境,人很少,看來這是那蕭焱的自留地,不順心的時候會一個人來這裡獨處。

把這裡記下,林鋒暗暗點頭,等到退婚之後,蕭焱八成會一個人躲到這裡舔傷口,然後就是老爺爺登場了。


湖邊,黑衣少年雙手背在頭後面,腦袋枕著手,就這麼在草地上躺了下來,嘴裡叼著一根青草梗,一晃一晃的。

林鋒站在遠處望著蕭焱,神色陰晴不定。

他現在開始認真思索如何在慕容嫣然退婚前,就先把蕭焱收入門下,否則等到退婚事件發生,萬一一次性激活了兩個老爺爺,那壓力就太大了。

林鋒正想著,就見幾個少年人向著蕭焱走去,看樣子不懷好意。

暗嘆一聲,林鋒搖搖頭,一臉憐憫。

他可不是憐憫蕭焱虎落平陽被犬欺,而是感概那幾人不知死活。

是,沒錯,蕭焱現在正倒霉,看上去很好欺負,但要知道,欺負這種真命天子是要付出代價的。

等到退婚之後,蕭焱立刻就會鹹魚翻身,眼前這些小角色,到時候人家打個噴嚏,都能崩飛幾百個。

但無需等到蕭焱鹹魚翻身,這些人現在就占不到便宜。

對於林鋒來說,這完全是送上門來的機會。

低頭檢查了一下道袍,再扶正頭上的星冠,確定自己的形象毫無瑕疵后,林鋒乾咳一聲,準備出場。

「你們想切磋的話,無需蕭焱哥哥出手,真兒跟你們過兩招好了。」

林鋒聞言險些踩在道袍上絆倒,連忙停下腳步,遠遠望去,就見一個身著紫色衣裙的少女,正俏生生的站在蕭焱身前,靜靜看著那幾個挑釁蕭焱的人。

少女清冷淡然的氣質,猶如清蓮初綻,小小年紀,卻已初具脫俗氣質,難以想象,日後若是長大,少女將會如何的傾國傾城。

遠處觀望的林鋒也暗贊了一聲,此女小小年紀,已堪稱絕色,更勝慕容嫣然半分,直逼那桃樹妖朧夜,等到這個真兒再長大一些,怕是可以跟朧夜媲美了。

只是來的真不是時候。

林鋒還沒來得及遺憾,突然聽見系統提示音響起:「發現目標,適合成為宿主親傳弟子。」

「嗯?難道說我轉運了?」林鋒一呆,繼而大喜,目光再看向紫衣少女,就彷彿看著一隻會下金蛋的金雞。

「天賦系統整理完畢,三號目標資料如下。」

「根骨—>9;悟性—>8;心志—>7;福緣—>6。」

「總結:目標天賦高,建議收入門下,悉心教導,必為宗門棟樑。」

「特殊備註:目標目前修為高出宿主一個大境界。」

林鋒樂呵呵的聽著系統提示音,卻在聽到最後一句時愣住了。

高出我一個大境界,那不就是築基期修士了?

林鋒咽了咽口水,仔細觀察紫衣少女,只見她周身法力充盈,形成一個循環,彷彿無窮無盡,正是練氣十二層大圓滿的標誌。

練氣十二層大圓滿,十二個穴竅全部打通,整個連為一體, 恰逢梨花開 ,在修真者體內不停運轉。

一般來說,練氣十二層的修真者,要遠強於練氣十一層。

但築基期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如果說練氣十二層大圓滿是河的話,那築基期就是大海了,兩者不可同日而語。

雖然不管林鋒怎麼看,紫衣少女都是練氣巔峰的修為,但既然系統說她是築基期,林鋒還是決定相信,誰知這小妮子有沒有某種隱藏修為的手段?

知道這妮子是築基期實力,林鋒立刻打消了近期內設法收她為徒的念頭。

原因無他,這妮子肯定是有大背景的。

十三、四歲就達到築基期,這修練速度甚至比蕭焱還要恐怖,兩人的根骨和悟性相差不大,那就說明這紫衣少女從小得到的修練資源要比蕭焱強出許多。



Related Articles

侍神參賽者微微一楞。

「叫到號碼而沒有出場的,主持人會直接判定...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