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弟弟,殺人誅心。就這麼放過她,把她交給警察,怎麼對得起那些無辜的孩子?」 昭陵城修仙坊市,虎牙坐在煉器店鋪的櫃枱,擺弄著一件形狀有些奇特的圓筒狀物品。

全然沒有注意到張合此時已經走了進來。

張合見虎牙擺弄得認真,便也好奇地走到近前觀看。

虎牙手裏的圓筒通體由紫銅打造,上面刻畫了許多陣法紋路,在一些陣法結點上還鑲嵌了靈石。

張合在煉器方面已經有了比較深的造詣,通過陣法紋路,也能看出一些大概。

這些紋路可以快速吸取靈石中的靈氣,然後將靈氣轉化模仿法術施展。

根據陣法構思,這應該是一件靈具。

虎牙將手裏的物品擺弄了許久,終於發現站在身前的張合,慌忙把手裏東西扔下,站起身行禮。

「見過公子!」

張合不以為意地擺擺手,昭陵城煉器生意本來就很冷清,一天也不見得能有一件生意上門,他倒是對這件圓筒更感興趣。

「這是你煉製的?」

「讓公子見笑了,此物正是屬下仿製,只是一件無法使用的廢品。」

煉製靈具也屬於煉器的一種,張合雖然會煉器,但對於靈具煉製方面,卻沒有任何現成資料。

他張合都不會的東西,手下的虎牙自然也不會。

「前段時間店裏收到一件靈具,屬下就琢磨著,想要試着仿製。

這件仿製品上面的陣紋都一模一樣,裝上靈石之後卻無法使用,也不知道原因出在什麼地方。」

虎牙愁眉苦臉地將仿製品放在櫃枱上,張合順手拿起,神識探入其中仔細觀察了一陣。

又從虎牙手裏接過原品,兩相比較之下,還是從中發現不少差別。

首先這兩者的材質就不一樣,每種煉器材料的性質還是有所差別的。

其次,在靈具內部的符紋也有一些差別,這是因為虎牙的神識不夠,無法發現。

張合看完之後,隨便為虎牙指出其中的問題,若是虎牙能夠成功煉製出靈具,對於他的勢力有着極大的意義。

靈具與法器之間最大的差別,就是法器只能使用修士體內的法力催動。

而靈具的動力來源卻是靈石,只需要鑲嵌靈石,吸收靈石中的靈力,就能通過符文模仿法術施放出來。

在張合眼裏,他覺得靈具的發明是修仙界的一大進步,使用靈具無需法力,任何一個普通人都可以施展出法術來。

然而靈具在大周王朝並沒有得到推廣,反而被各種限制,以至於會煉製靈器的煉器師也很少。

原因除了靈石供能利用率差,陣法轉換出來的法術威能偏弱之外。

最主要的是,不利於大周王朝的安定。

大周王朝貴族掌握各種資源,特別是修練方面絕對掌控在大貴族手裏,底層的佃戶,小地主,小貴族們,那怕被盤剝至死,也是無法反抗的。

高階修士隨手一擊就能擺平一切。

但若是靈具這種東西泛濫起來,後果就不一定了。

隨便一個普通人,用一件靈具就有打黑槍的可能。

所以既得利益的大貴族,對於這種東西是不可能支持的。

據說以前曾經有一個小家族研究出一種大威力的靈具,很快就被神秘勢力滅了滿門。

所以在整個大周王朝,經歷了上萬年,靈具一直都只處於萌芽狀態,並沒多少發展。

少數掌握這門技術的勢力,也都當成個寶,絕對不會外傳。

張合見虎牙感興趣,便從儲物袋裏掏出一件有大腿粗的靈具,正是當年從谷粱商隊手裏得到的那一件。

「我這裏還有一件靈具,你且拿去一起研究吧。」

虎牙接過這件大腿粗,上面還佈滿了裂紋的靈具,眼睛裏露出了亮光,一隻手輕輕撫摸著上面的符文。

「公子,這件靈具應該能施展築基法術了吧?」

虎牙這幾年全心鑽研煉器,現在技術一般,眼力倒是練出來了。

「確實如此!已經只能用一次就要報廢了,若是有需要,你拆了也可以。

不過,我這次來是有其他任務要交給你去做。」

「不知公子有何吩咐?」

「我要你為黑水軍打造全套裝備,包括飛劍,盾牌,長槍,弓箭,甲胄……」

虎牙聽到張合的話,眼睛已經瞪得老大,黑水軍可是有1000人,他一個人起碼得不眠不休十多年才能完成。

他喜歡煉器是沒錯,但這種重複又繁重的活他無論如何也喜歡不起來。

張合自然也知道虎牙的想法,他也沒打算讓虎牙一個人從頭到尾地煉製。

「你可以從學堂畢業的學員中挑選合適的人手,做你的助手或學徒,只要將這些學員培訓出來,你就無需親自煉製了。」

這一次為黑水軍換裝,除了增強黑水軍戰鬥力之外,還可以順便給自己培養出一批煉器師。

至於煉器材料,他現在每個月都能分到兩千多斤紫銅礦,完全夠用了。

在這種亂世里,手上的錢財再多,也需要實力守護。

得到張合的批准之後,虎牙鬆了一口氣,還隱隱有些興奮,他又可以帶小弟了。

張合給虎牙佈置了任務之後,就出了煉器店鋪,培養煉器師方面終於有了眉目。

現在只差煉丹師的培養了,目前手下沒有這方面的人才,他只能從學堂里挑選了十名畢業生。

這十人都二十來歲,已經有練氣中期的修為,都是修練資質還不錯的苗子,有培養價值。

他就是培養煉丹師需要大量的靈藥,是一筆很大的消耗。

張合特意空間里培育了大量二十多年的五葉培元草,用於給這些學員練手。

於他而言這些靈藥也就是二十多天的事,培養起來倒也容易。

這十人的煉丹術都由張合親自教導。

一段時間過後,他真在十名學員里找到了煉丹天賦不錯者,一名叫做孟田田的年輕女學員。

修仙者記憶比較好,張合對這名學員還有一點點印象。

多年前他在一隻禿鷲的嘴下撿回來一個快要餓死的小姑娘,帶回黑水鎮之後就扔進了到了學堂里。

如今小姑娘長成大姑娘,沒想到還是一個資質不錯的。

張合將孟田田收做了煉丹方面的記名弟子,擔任煉丹主事。

。 這是要陪她一起吃。

結果,走過去正無比驚艷的欣賞著餐桌上的美食的時候,就聽蘇木溪對靳承國道,「你不是早就吃過了嗎,你去忙你的,不要在這裏影響我和女兒說悄悄話,女人間的話題,你不要參與。」

喻色便明白了,之所以這麼多菜,一定是為了給她接風,就算是浪費,也要這麼多。

被無端嫌棄的靳承國只得起身,「好,那我去書房了,吃完了叫我,我來收拾。」

「乾爹,到時我自己收拾就好,不用叫你了。」她年紀輕輕的,就算是要洗腕也是她來洗,怎麼可以勞煩靳承國洗碗呢。

她也沒想到,靳家這樣壕的家庭,居然沒有請保姆,靳承國這是全都親歷親為呢。

不過,餐桌上的菜色更加的有家的味道。

那些大廚做的,雖然色相上好看,口感上絕對是添了這樣或者那樣添加劑帶出來的好口感,所以,這一桌比大廚做的還讓人有食慾。

「呵呵,喻丫頭果然比靳崢那個兒子貼心,靳崢都沒洗過碗。」不想,靳承國聽她主動提出要洗碗,不由的感慨了起來。

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了,她這樣一句,不想直接讓靳崢躺槍了。

「行了,又羅嗦了,趕緊去書房。」蘇木溪卻是越看喻色越喜歡,就想獨霸她的模樣,微微笑的坐在喻色的對面,就看着她。

靳承國走了,喻色開動了起來。

才一入口就讚不絕口,「乾爹手藝不錯。」

「呵,他這手藝只有咱家裏人才能吃到,外面的人多少人天天盼夜夜想也沒用,你乾爹才不給做呢。」

「一下子做這麼多,乾爹一定很辛苦。」

「不辛苦,都是半加工好的食材,又不用他洗他切,他只要拿過來下鍋炒炒鈍鈍就可以了,有什麼可辛苦的。」蘇木溪卻是見慣不怪的說到。

喻色就明白了,在靳家,蘇木溪才是真正的老大。

真沒有想到,靳承國居然是個宅男。

很居家的宅男。

做的菜堪稱大廚的級別,很美味。

讓餓了的她一吃之下就吃多了。

她吃着,蘇木溪就看着,「喻色,你平時也這樣的食量?」

這話問的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了,「咳咳,是……是的。」

「別怕,乾媽不是笑話你食量大,而是羨慕你,你乾爹每次做菜的時候,我也想像你這樣撒歡的敞開了吃,可是沒辦法,為了保持身材,我每餐吃的量連你三分之一都不及,真是浪費了你乾爹的好手藝。」

喻色聽着蘇木溪的感慨,頓時不忸怩了,「那我繼續敞開了吃。」

這麼多,不吃就浪費了。

況且,她這也是給靳承國捧場。

與墨家的大廚做的味道又不一樣,但都是一樣的好吃。

「吃吧,我看着你吃我就開心,要是你從小就住進我家做我女兒多好。」蘇木溪是越看喻色越喜歡。

於是,從喻色開始吃飯到放下筷子,蘇木溪全程都沒有捨得眨眼睛的一直看着喻色。

也就是喻色心裏強大,不拘小節,否則,早就吃不下了。

吃完了晚餐,喻色真的開始收拾起了餐桌。

自然,蘇木溪是陪着她一起收拾的。

剩的菜一律都倒,然後把所有的餐具統一放進洗碗機。

那是一個全自動的很大的洗碗機。

放進去的是髒的是亂的,但是出來的時候,碗是碗,盤子是盤子,不止是洗好了,還分門別類的擺放整齊的送出來。

喻色眼看着全自動的操作,就覺得這不是在洗碗,這是在玩遊戲一樣,很有趣。

所以,只用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廚房就收拾好了。

此時再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鐘了,喻色對今晚上墨靖堯和蘇木溪的操作還是懵懵的,此一刻就想上樓回房間,然後好好的審問一下墨靖堯。

「乾媽,太晚了,十點了,一起去睡美容覺。」

「好,明早你想什麼時候起床就什麼時候起床,起晚了也不怕,我和你乾爹要是出去,就把飯菜給你煮好放進冰箱裏,你微波爐里熱一下就能吃了,千萬不要早起,就幸福的睡到自然醒,崢兒也是這樣的,所以你不要見外。」

「嗯。」喻色應了,很快回到了房間,躺到了那張圓形大床上的時候,就象是做夢一樣的望着周遭如夢幻般垂落的綴著粉鑽的紗帳。

然後,她隨即就是打開了手機。

之前從局子裏出來上車后就想看手機了。

畢竟,手機被上繳后她在格子間里要多想念手機就有多想念手機。

只是上了車,就與蘇木溪聊了起來。

所以,一直都沒有時間看手機。

現在打開,手機里無數條訊息。

不住的閃動。

不過,喻色直奔墨靖堯的號碼。

打開,卻是一條訊息都沒有。

她看着兩個人間空空如也的對話框,有一瞬間的閃神。

為什麼別人那麼多條信息發給她,他一條也沒有呢?

他說他喜歡她,難道是真的就如他之前所說的是在開玩笑?

這一刻,喻色有點患得患失了。

然後,就在她正發獃的時候,手機突兀的響了起來,看到是墨靖堯打過來的,喻色直接條件反射的接了起來,「墨靖堯,為什麼你一條信息都沒有?」

Related Articles

老人也是擡頭看一看天上的太陽,眯着眼,又低下頭繼續整理着,接着說道,神情黯然。

“怕是也不在這個世上了,一個八九歲的小姑...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