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誰啊?為什麼會從姜哥屋裏出來?衣服又是怎麼回事啊?」

慕思白有些氣急地跑了過來,滿是敵意地斥責這突然冒出來的女人。

咕朵聽到這話后,原本看向墨韻的讚賞眸光也跟着變得不友好了,難忍氣火地質問道:「姜汪,你來告訴我,她是誰?」

心中敵意過於盛大,她都已經不自覺略過了姜汪受傷的事情,關注點全放到了另一邊。

姜汪意識到情況不妙了,便趕緊解釋道:「她叫墨韻,就之前有一起組隊求生過,沒想到又碰見了。你你別誤會,我跟她只是見過面的關係而已。」

「這麼焦急解釋,不是在掩飾什麼嗎?她剛才可是從你木屋裏出來的。」

姜汪瞪大眼睛看着這時過來說話的唐欣悅,低頭悶聲說,「算我求你,就別再添亂了。」

咕朵聽不清這句話,伸手把他拉了過來,有些火大地問道:「你在哪裏嘀咕什麼呢,趕緊給我說清楚,為什麼她會從你的屋子裏出來?她到底是誰!」

姜汪本想要拉她到另一邊再說清楚,可這周圍一下就站滿了人,真實的看客不嫌多啊。

他只好低頭說道:「我都說了,她叫墨韻,就只是見過面的關係,並不是你們看到的那樣。」

墨韻見自己被團團圍住,便點頭說,「對的,我跟他就只是…」

「你閉嘴!我沒讓你回答。」

「朵朵說的不錯,你連衣服扣子都沒有顧好,拿什麼來跟我們講話啊。」

「你…」

「你什麼你!給我閉嘴。」

咕朵立即出聲打斷,不讓墨韻再說走下去,而慕思白也一起跟着氣懟回去,絲毫不給對方反駁的機會。

對於那麼多個女人的「圍攻」,墨韻無力反擊,便煩躁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哪想這也會被講。

而姜汪一下皺成了苦瓜,苦澀地說道:「她是從我屋裏出來的,可我剛才並沒走進去啊,確實也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啊。」

此刻他心中更想喊一聲,「冤枉」。

咕朵扭頭看了下莎莉.喬,輕問道:「莎姐,你呢,相信他說的話嗎?」

莎姐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雖然選擇重新在一塊,但因為有被他背棄過,卻不知道該怎麼去相信了。

姜汪跟着低嘆道:「那你們要怎樣才能相信我說的嘛,總不能脫衣證明吧?」

這根本沒有的事情要怎麼證明它的不存在啊,況且他身上本來就是有「草莓」的,就算脫了衣服也不行啊。

聽到這話,咕朵跟莎姐同時撲紅的臉蛋,不好意思地垂下腦袋。

唐欣悅眼眸也跟着垂低了幾分,思考着該怎麼去證明他說的話是真是假,尋找話語中的關鍵處。

「就先說為什麼她會在你屋裏,又有誰能證明你剛才沒走進屋裏嗎?」

姜汪下意識地看向了墨韻,這個當事人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自己若跟她發生了什麼,最是清楚不過了啊。

「除了她之外,還有哪個人給你證明剛才所說的話嗎?」

聽到後面的補充,姜汪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肖默了,可這傢伙平時最煩的就是女人,怎麼會過來這女人堆里做什麼證明呢。

當他們陷入沉默的僵局中時,一個冷冽的聲音打破了局面。

「可真是帥氣風流,讓這麼多女人為你爭相吃醋,我這個順水推舟的人有沒有什麼獎勵啊?」

姜汪抬頭望過去,這個肖默不知何時爬到了大樹上,悠閑愜意地翹著二郎腿側躺着看熱鬧。

他氣喊道:「你快給她們說清楚,墨韻會在那個木屋裏都是你安排的,跟我沒關係。」

。 此界,曾經擁有無比輝煌的文明。

但是,羅青山卻發現,這世界在毀滅之前,是一個封閉的大世界。

無限地索取天地靈氣,最後,迎來誅仙劫,造成了仙道動蕩。

而罪魁禍首,就是預知之神在背後推波助瀾。

因為,這仙道大世界,若是繼續閉環發展,按照老方式參悟大道,最後說不得真的會成為不朽仙界。

可惜,預知之神給這世界帶來了一絲歪道理念,那就是如何快速掠奪世界資源,壯大自身。

當力量無限膨脹,而外界的時空被封鎖,天地的成長跟不上眾生的需求,於是矛盾爆發,造成了眾生毀滅,天道被仙道取代。

至於仙道如何取代天道,最後淪為這荒蕪的世界,這涉及到了莫仙的佈局。

這位精通輪迴、天機之術的大賢者,他與預知之神鬥了一百輩子,最後落在自己的手中。

「時空之路,才是文明的唯一出路。」

羅青山很明白修鍊文明與神秘的科技文明,是完全不同的時空維度線的。

但無論修鍊文明還是科技文明,對於能量的渴求,都是無止盡。

羅青山對於能量的渴求,同樣是無止盡的。

他需要的力量,已經難以用單純的靈氣去滿足。

道韻、本源等才是他追逐的更高級能量。

「一切都結束了。」

只剩下莫仙的靈識在咆哮。

想要磨滅莫仙的靈識,以羅青山如今的修為,他做不到。

是的。

見識過莫仙的靈識后,羅青山已經明白,莫仙所走的不朽之路或許與其他修鍊者不同。

他修鍊的極有可能是輪迴之道。

百世輪迴,經過百次輪迴的磨滅,他的靈識依然能完好無缺,不受到任何的損害,並能尋找回以往的底蘊。

可見,這莫仙老怪,在輪迴中琢磨出一絲玄妙,他的靈識之中,已經蘊含着一股不朽的味道。

儘管只是一絲玄妙。

但,卻讓羅青山很是震驚。

百世佈局,果然是有點東西。

以羅青山如今的修為,他很快就能推演出莫仙老怪的道路。

「藉助輪迴之力淬鍊靈魂最核心的靈識,若靈識不朽,誕生的不朽之光足可以讓靈魂晉陞不朽。」

「難怪老一輩的煉道師,都相信莫仙的話。」

很快莫仙的靈識,也陷入了自我保護狀態,混元一體,外力根本接觸不到他靈識最核心的印記。

「百世輪迴的人,我如今磨滅不了。」

羅青山搖了搖頭,一股莫名的力量降臨,接引之力越來越強大,以他現在的力量抵抗不了這股接引之力,很快莫仙的靈識被吸納進入輪迴,前往某處他預留的後手處投胎轉世。

羅青山也沒有阻止,他在靈識之中依附了一絲功德之力,這股功德之力已經侵染了他某種秘法,隨着莫仙靈識深入某世界的地府,他感受到的信息越來越多。

但很快就受到了干擾,陷入了暗黑中,信號中斷。

「陰天子神職,終究是我建立摸索出來的,只能在玄黃這一畝三分地上,有所建樹,真正影響不到其他時空位面。」

「所以,我在輪迴中的權柄很微弱,接觸不到更深層次的輪迴奧妙。」

思索中,羅青山一路回到了地球。

此時的【盛天】集團大廈,很熱鬧,大量的特殊戰鬥人員被已經堆積在這棟大廈,正在調查剛才發生的事兒。

「這幾個老怪物的遺產倒是豐富,閑來無事,倒是可以製造幾尊傀儡靈身於地球,鎮守此地,等待不朽光芒的出現。」

吸納了這些老怪物的記憶片段,羅青山製造出七位傀儡靈身,取代莫仙他們七位在永生會的地位,成為永生會的首腦。

「天地靈氣誕生,並不是好事。」

「靈氣誕生,伴隨着一系列的詭異事件。單純詭異事件危害不高,可是製造的恐慌,引發的社會混亂,已經超越了力量本身。」

「所以,好好經營這個宇宙,那天找點科技側技術投放在地球,也能解決你們的焦磊,至少能讓你們活數百萬年。」

羅青山說完,虛空寫了兩個字。

絕法!

隨着他的字落下,首先消失的是詭異,以及某些詭異的物品。

很快,某些擁有異常能力的人,他的力量正在漸漸流失。

很快,這天地再也不能擁有異常能量。

這造成了很多人的不適應,甚至,一些異常能力的非法強者,正在囂張跋扈,進行破壞行動,殺戮世俗的武裝力量,結果悲催了。

喪失了能力的他,當場被人砌生豬肉,被人打得他母親都不認識的豬頭,驚恐萬分之餘,內心充滿著失落感。

不止是他,有一些擁有飛翔能力的異常強者,差點摔成肉醬,幸好他覺察不妙,在能力徹底消失前,安全降落地面。

這也是羅青山考慮周到,讓他們撿回了一條命。

能力漸漸地消失,強者消失得慢,但是在三天之後,地球恢復最初的模樣。

剛剛誕生的靈氣復甦流,就被人按下停止鍵。

反應最激烈的就是永生會。

很多人加入永生會,就是為了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才為之貢獻。

現在力量消失了,老子還倒給你錢?發夢吧!

很多富豪立即反叛,暗殺、雇傭兵襲擊,就是想要將傳說中永生會七位長老給滅了。

結果悲催了。

先不說,這絕法是羅青山寫的道令,就算不是,作為半生物態,半智械態的傀儡,強大的肉身就足夠讓他們喝一壺。

羅青山可不管他們,直接用詛咒將他們控制,敢出頭的就要做好被殺雞儆猴的準備。

「不朽光芒,今年之內,必定出現。」

羅青山通過傀儡製造大量的儀器,將整個地球都監視起來。

莫仙也有不擅長的一面,而羅青山獲取了時雨巫師的記憶,將這偉大的鍊金術師的記憶得到,結合煉器之道,他對於器道的掌控能力,在玄黃可謂數一數二。

「當星光落入地球之時,就是我捕抓到你之時。」

羅青山再次回到了玄黃大世界。

天機閣,弔掛在天機島上的天機鐘敲響。

鐘聲響起玄黃時空,這屬於大賢者莫仙的榮耀。

無數真宗弟子默哀。

鎮守在域外的弟子,在九聲天機鍾落寞后,不少弟子露出笑容。

「這老傢伙,終於離開了玄黃。」

「再次輪迴,不知是敵是友?」

「執掌玄黃的舵手已經換人,仙道大世界的最終徹底消滅了。」

「這一次,再次向不朽之路發起衝鋒,吾等不會再畏縮不全。」

「道體的出現,彌補了六煉凡胎最後一塊缺憾,作為曾經的武者,武道之心依舊在我內心沸騰。」

「對,無論鍊氣,還是武道,道心向武,吾等就是武者。」

諸多弟子氣息浮沉,終於露出他們的真面容。

「玄妙,太不小心了,竟然被莫仙這老怪物發現。」

「放心,我已經感覺到她的氣息,這一世,她投胎轉世了一戶好人家,也解決了宿慧的問題。」

「闊別千年,再世為人,玄黃還是玄黃。就是不知道,玄黃還是吾等認識中的玄黃否?」

一道道的氣機出現,從玄黃各大宗門統治的界域暴露。

「不管他們認不認識,老祖的意志還在,吾等就是玄黃中人。」

「老祖的意志提前覺醒,比吾等預設的快很多。」

「這一次,吾等歸來,目標是…深淵…詛咒…還是洪荒……」

「為何要分目標?吾等鍊氣士,煉天,煉地,煉道,煉神,煉仙,煉妖,又有何不能煉?」

「混元宗的掌教,口氣很大,還是想着如何恢復你們混元宗元氣再說。」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