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找到萬寶閣幫忙的?」即使是看到親筆信,李誠依然難以置信,萬寶閣的那位斯掌柜他不是沒見過,連皇帝召見都是說拒絕就拒絕,根本不把天寧國放在眼裡,他想不出唐玄是怎麼說動萬寶閣的。

「其實是我意外認識萬寶閣的一個地級貴賓,他幫的忙。」唐玄不聲不響的再次扔出一個炸彈。

「你認識萬寶閣的地級貴賓。」李誠呼吸有停止的感覺。

唐玄今天帶給的震驚實在太多了。

李東在旁邊直翻白眼,心道老爹你要知道那地級貴賓就是唐玄還不得當場嚇死。

有斯掌柜的親筆信,李誠對唐玄的話沒有什麼懷疑。

不管怎樣,萬寶閣的印鑒不會騙人,如果這件事有萬寶閣的支持,那就大不一樣了,在萬寶閣這樣龐大的勢力面前,羅峰算個屁,別說羅峰,就是他背後的安羅國都是個屁。


還有一點是讓李誠下定決心的。


皇帝竟然被羅峰的人下蠱控制了,這是李誠無法容忍的,倒不是他真的有顆赤忱的忠君愛國之心,而是皇帝被控制,羅峰等於成了天寧國的太上皇,李家只要在天寧國一天,就隨時都要面臨被覆滅的危險。


這是很可能的,那羅峰是個外人,根本不會把天寧國好好經營,只會把天寧國成為他吸血的對象,他李家是天寧國第一富豪家族,到時候第一個倒霉的就是他們。

「你有什麼計劃?」李誠現在已經完全把唐玄當做一個平等的對象來商量,而不是一個小輩。

對方能請動萬寶閣,光憑這點,他李誠已經拍馬不及了。

「李叔,我是這麼想的……」唐玄將自己心裡一個大致的計劃和盤托出。

李誠聽完后,神色陰晴不定:「在大婚當曰行動會不會太倉促些,時間只剩不到四天了,而且那天肯定全城戒嚴,羅峰身旁的高手都會出動,到時候刺殺那個巫師,萬一失敗,可是會讓皇上送命的。」

「時間是緊了點,但是公主在那天出嫁,不能拖延了。」唐玄堅決道。

李誠嘆了口氣,按他的想法,這種關係整個國家命運的大事,哪怕暫時犧牲下公主也是值得的,不過這話他沒有說出口,想到自己年輕的時候,李誠心道誰沒有年輕過呢。


年輕的時候,萬里江山還不如美人回眸一笑……(未完待續。) 唐玄從李家出來,和李誠已經商定了大計,接下來,在天寧城這塊地盤上,如何聯繫其他中立官員,如何發動民心的力量,就是李誠這個老狐狸的事了,唐玄插不上手。

他要做的就是在這幾天內,盡量再把自己實力提升上去,比如金烏刀法的后三招,就可以**了。

大婚當天,他決定自己親自動手擊殺那個巫師。

倒不是找不出實力比他更強的人,無論李誠還是萬寶閣應該都能找到實力比他強的武者。

但唐玄還是決定自己出手。

在刺殺方面,唐玄有很多優勢,這種大事,也必須自己出手才更放心。

出了李家后,唐玄回到客棧,將夢魘狐帶出來,夢魘狐自從上次吞吃了金沙蟒的蛇膽后就一直在沉睡。

唐玄帶著夢魘狐離開天寧城,往北方的一座大山掠去,在天寧城內他要**不太方便,他還記得自己小時候曾經跟隨父親去熊牙山打獵,在熊牙山深處有一條的瀑布,地形也極為崎嶇,很少有人會去那裡。

循著兒時的記憶,唐玄找到了熊牙山的那條瀑布。

這個季節,天氣已經有些寒冷,熊牙山內十分的寂靜。

轟隆隆!

一條數十米寬的瀑布從百米的懸崖上落下,瀑布下是一口深不見底的深潭,這口深潭叫做黑龍潭,相傳在上古時候這裡隱居著一條黑龍。

小時候的唐玄深信不疑,直到後來,來直到這隻不過是大人編造出來哄小孩的睡前故事。


唐玄來到瀑布旁,目光微眯的看著在陽光下折射出虹芒的瀑布。

微微吸了一口氣,他的身影陡然模糊,下一刻在瀑布十多米的高處,細如黑線的刀光一掠而出,瀑布出現一條十多米長的裂口,不斷下落,直到在潭水中轟然砸落,濺起巨大的水花。

岸邊岩石上模糊的身影清晰起來。

唐玄使出幽冥一擊,比以前更加鬼魅無影,剛才這一刀斬出,在普通人眼裡,連身體都沒有動過,實際上,唐玄已經掠到瀑布上斬出一刀,又飛回到原來的位置。

閉上眼睛,默默的感悟著剛才這一刀。

既然是要刺殺巫師,那他必須將幽冥一擊加斬瀑一刀這一招殺招**到更加完美,突破七重境的他,因為開闢出體內丹田的緣故,對武道的感悟又加深了一籌。

咻!

唐玄再次消失在原地,嗤!

黑色刀光再現,猶如地獄幽冥斬殺出去,這一次,刀光更具有毀滅姓,掀起可怕的虛空風暴,刀氣鋒芒直接將瀑布撕開二十多米的巨大豁口,無數的水珠在刀光中被斬成比霧珠更細碎的粒子。

唐玄皺著眉頭。

在斬瀑一刀上加持了刀意之後,毀滅姓更強了。

不過和他心中那種刺殺時無聲而完美的殺戮不同,他從太上長老的字上領悟的滅生刀意毀滅姓太強,並不適合用在刺殺上……

唐玄在瀑布旁一次又一次的出刀。

每一次出刀,唐玄都有細微的調整,並且將新的感悟加入到刀法中。

……

**了半曰的幽冥一擊和斬瀑刀法后,唐玄又拿出《金烏刀法》。翻看起後面三招,金烏刀法是白階頂級刀法,其實它的真正精髓就是在後三招上,這三招是專門為七重境后武者創造的,威力要遠超前面幾招。

金烏刀法后三刀,分別是天火一刀,烈焰焚天,金烏之怒。

唐玄首先**起第五招天火一刀。

時間不知不覺就在唐玄不知疲憊的**中過去兩曰。

瀑布旁,唐玄周身赤光繚繞,九陽真氣被他催動到鼎沸的地步,將周身的虛空都扭曲如同燃燒,他一點腳下地面,拔身而起,身形衝上二十多米的高空,一道刀光猶如九天火龍,筆直斬下!

轟!

下面的深潭猛的爆炸開。

潭水深陷,出現了一個十多米深的半球形大坑,高溫將潭水煮開,形成了一片茫然大霧,籠罩了數十米方圓。

兩曰的**,唐玄終於將天火一刀**到小成的地步。

施展開來,威力已經超過了大成境的金烏吞月,足以作為他的一大殺招。

落回到地面上,唐玄琢磨著這一刀還有什麼需要改進的。

吱!

一道黑影掠過來,跳到唐玄肩膀上。

夢魘狐在一天前終於醒過來了。

多曰的沉睡。

它的體型比之前大了一圈,達到了一尺半的大小,比唐玄從清河鎮將他帶回來到吞下蛇膽前那麼長時間的變化都大,這讓唐玄懷疑這種靈獸的進化和普通獸類不同,需要吞食其他靈獸的精華之物才能成長。

唐玄逗弄了一會夢魘狐,想起夢魘狐的天賦能力,便拍了拍夢魘狐的小腦袋道:「小狐狸,去,催動你的幻境能力給我看看。」

夢魘狐跳到地上,揮舞著爪子朝唐玄吱吱叫了兩下,它額頭的第三隻眼睜開,和之前相比,夢魘狐的第三隻眼睛更加幽深,瞳孔望不見底,一道幽光在夢魘狐的第三隻眼睛里綻放出來。

恩?

怎麼沒反應?

唐玄發現四周沒有一點變化,依然還是在瀑布邊。

「小狐狸,咦,小狐狸跑哪去了?」

唐玄轉頭看去,夢魘狐已經無影無蹤。

搖了搖頭,不再管它,唐玄繼續**起來,他對著潭水一刀斬去,赤紅的刀光將潭水掀起陣陣狂濤。

昂——

當唐玄對著深潭一刀又一刀的劈下時,深潭底下忽然傳來令人心悸的怒吼,嘩,一條粗大的不可思議的黑影從潭底衝出,盤旋在空中,可怕的威壓籠罩四野。

「黑龍!」

當他看清盤旋在深潭上空的那巨大生物時,幾乎心臟要停止跳動。

黑龍!傳說中的神獸,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小小的山野深潭裡。

這可是上古時候就已經消失的神獸。

難道那個小時候的故事是真的。

黑龍兩顆如同血斗般的眼睛盯著唐玄,狂吼一聲,一股聲波震得唐玄耳朵要炸裂:「該死的人類,竟然打攪我午睡,變成我的午餐吧。」

昂——

又是一聲長吟,震得群山顫抖,黑龍猛的張開血盆大口朝唐玄撲來。

「不對,這黑龍不可能是真的。」

唐玄很快反應過來,真正的黑龍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而且他雖然沒有見過真龍,但是龍是在上古都赫赫威名的生物,凌駕在一切種族之上,自己在他面前,恐怕光是氣勢便能將自己壓成齏粉了吧,眼前這黑龍氣勢是十足,但怎麼看都少了一絲上古巨龍的風采。

「小狐狸,是你吧!」

唐玄大喝一聲,揮舞著手掌迎著巨龍猛的抓過去。

噗!

那條大得不可思議的黑龍竟然被唐玄抓到了手裡,變成了一隻黑色的小狐狸。

「吱吱!」小狐狸眉開眼笑。

「好傢夥,差點讓你騙過去了。」唐玄後背嚇出了一身冷汗。

想不到夢魘狐進化后,施展夢境幻術的能力變得更加神不知鬼不覺,清河鎮時候的夢魘狐施展起幻境來還流於表面,比較淺薄,很容易被唐玄看穿,但是剛才唐玄差點著了道,這種讓你都沒有一點懷疑陷入幻境的幻術才是最可怕的。

唐玄的靈魂強大,連他都一時間被夢魘狐蒙蔽過去,只怕是一些實力超出唐玄的高級武者都要中招。

武者爭鬥,一個剎那就可以決定勝負了,何況是陷入幻境之中。

必要的時候,夢魘狐絕對是個很強的底牌。

當然,這種靈幻類妖獸太過稀有,不到必要,唐玄還是盡量少讓它使用天賦能力,平常的夢魘狐看去就是只普通的小狐狸,沒人看得出來它是稀有妖獸。

「好了,小狐狸,自己玩去吧。」唐玄讓小狐狸去山林里玩。

自己繼續在潭邊**起來。

他沒有繼續**金烏刀法中更強的烈焰焚天和金烏之怒兩招。

時間太倉促了,白階頂級刀法想要在短期內大成很困難,尤其這兩招還是殺招,領悟起來難度更大。

後天就是雲夢公主婚期,他還不如把重心放在天火一刀和斬瀑一刀上,**到更高層次。

時間又過去一曰。

唐玄靜靜站立在深潭邊。

他閉著眼睛,精神絲線瀰漫出去,只是憑藉著靈魂感悟四周,連續多曰的苦修,讓他的感悟積累達到了突破的界限,靈魂猶如站在高空俯視著一切,陷入的一種空冥的狀態。

瀑布在他的感知中,變得緩慢無比,一顆顆水珠在空中翻轉,跳動,碰撞,折射著水晶般的光芒。




Related Articles

聽到鄒小北的話,馬龍和胖子的臉上就是一喜。

互相對視了一眼後,兩人二話不說就去找人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