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這裡是傳承空間!」神秘聲音回答。

緊接著,唰得一下,眼前景色一變,米洛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熟悉的房間。

米洛愣愣的揉了揉眼睛,確定沒有看錯,輕吁了口氣。沒想到這麼簡單,只要說一句出來就可以了!

趕忙看了眼時間,還好,時間很寬裕。

左右看了看,發現胖子的床上居然沒人,不由得驚奇,「胖子今天怎麼這麼出息,起得這麼早!」

喊了兩聲,沒人回應,米洛心想,不會是因為沒看到自己去找自己了吧。

米洛也沒多想,起床疊被,洗漱,他驚奇的發現自己昨天被艾澤等人打傷的地方都好了,一點也看不出來受傷的痕迹!

記得以前受傷都要好幾天才能好的,難道又是神秘空間和捲軸的關係?

胡亂猜測了一會,米洛看看時間嘀咕道。「這麼久,怎麼還沒回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開始擔心,著急,「去哪了?怎麼還沒回來?找不到我也該回來看看我是不是在家呀,這個死胖子,沒有一點腦子!」

眼看快要到啟靈測試的時間了,米洛猜測胖子和撒拉蜜找不到自己有可能直接去學院了。


想到這種可能,他趕忙出門,急急忙忙得朝著學院跑去。 米洛直接來到進行啟靈測試的廣場,一路上都在左右尋找胖子和撒拉蜜的身影,可並沒有看到二人。

廣場上已經搭建起了四座高台。此時人已經很多了,都站在高台前排隊等待,排隊的隊伍共分為四排,每排隊伍分別對應一座高台。

「希望我可以順利的激活精神力吧,等以後畢業了,可以加入一個大點的傭兵團,家裡父母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你小子還擔心什麼,你父親是劍士,你繼承你父親的血脈,肯定也會成功的,怎麼樣?想好沒有,準備銘刻哪種職業的精神烙印?」

「保佑保佑,保佑我一定順利通過……」

廣場上的同學們三三兩兩的談論著,所有的內容都跟今天的啟靈測試有關。

米洛心急得四下尋找,仍然看不到二人的影子。

米洛三人都是孤兒,平時在學院里,因為艾澤的關係,其他人都不太敢跟米洛三人接觸,因此,在基礎學院里都沒有什麼朋友,平時做什麼三人都是一起,這次突然間胖子和撒拉蜜不見了,米洛分外著急!

廣場上的學生越聚越多,所有人都排好了隊伍。

米洛見狀,只能無奈的找了個隊伍的末尾站定。焦急得看著周圍以及學院大門的方向。

米洛只顧著張望,並沒有發現,離他不遠處,一名艾澤的小弟在確定米洛排隊的位置后就匆匆離開了。

不一會,該名小弟跑到艾澤面前,「老大,確定了,米洛那小子站在了三號隊伍,但是沒看到死胖子和他妹妹!」

艾澤聽到小弟的彙報后,奇怪道:「只有米洛一個人?奇怪,他們三個不是從來都一起行動的,那死胖子和臭丫頭哪去了?」

小弟點頭,「老大,確定過了,我們守了好久,只見到米洛一個人。」

艾澤點點頭,「哼,不管了,得罪本少爺,看本少爺怎麼玩死你。」說完艾澤就離開了。

艾澤走到廣場外一個角落,不一會一名身穿基礎學院教師服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艾澤小聲道:「二叔,確定了,那小子在三號隊伍,二叔千萬別讓他通過測試!」

被艾澤叫做二叔的男人叫艾德,是艾澤的一個遠房叔叔,在艾家混得並不怎麼樣,是基礎學院的一名老師,正巧負責此次的啟靈測試。

艾澤知道后就打起了歪主意,對艾德來說,族長的小少爺發話,自己當然得聽了,沒準趁此機會能讓自己在艾家的地位更上一步,到時候隨便分給自己一處產業,也就不用在基礎學院做一個小小的老師了。

艾德微微點頭,就離開了……

不多時,四名基礎學院的老師依次登上了高台,艾德就在其中,徑直走向了三號台。

每名老師手裡都拿著一塊黑色木牌,走上高台後,都將木牌放到了木架上。

其中一名老師朗聲道:「同學們,現在就開始進行啟靈測試!」隨著那名老師的一聲開始,排隊等待許久的少男少女們,在學院老師的指引下,依次走上高台,將手放在黑色木牌上。

其中有些人,將手放在黑色木牌上之後,木牌會微微發亮,另一部分,木牌沒有任何變化。

黑色木牌的名字叫做:啟靈牌。木牌中被封印了一道啟靈決。每當有人觸碰到木牌,木牌便自動將啟靈決打入測試者的腦海,如果測試者憑藉啟靈訣成功激發精神力,木牌就會閃爍一下。

失敗了,木牌則毫無反應。

不停的有人伸手碰觸木牌,或明或亮。

剛開始,台下仍然在等待著的學生還在互相說話,但看著一名名學生走上高台,有的人面帶笑容的下台,有的人失魂落魄的離開,每個人都壓抑的不再說話,順著隊伍一點點的前挪,緊張的等待著。

高台上,一名少年將手放在了木牌上,木牌沒有一點反應,測試老師示意少年離開,少年卻楞在原地,無動於衷,直到老師連續喊了幾遍,少年才反應過來,格外絕望,哭喊著請求再讓自己試試,緊緊的抓住木牌不肯放手,測試老師不得不叫人將少年拖走。

四排隊伍同時開始測試,速度並不慢,隨著測試人數的增加,越來越多的人承受不住結果,當眾哭泣大喊的人也大有人在。

同樣的,那些成功的人,也有些不等下台就高興的大笑大叫,甚至有喜極而泣的人。

少年們早就沒了聊天議論的心情,都緊張的注視著高台,同時心下期待著自己可以成功通過測試!

但成功並不會因為一個人的期待而有所改變,只能等待結果降臨到自己身上,米洛心想,如果用那些傳奇故事裡的話來說,這就叫做等待命運的抉擇!

等待的同時,米洛十分心急胖子和小撒拉蜜怎麼還不來,一會錯過啟靈測試的時間了。

著急間,就聽到耳邊突然出現了艾澤令人討厭的聲音。

「讓開,媽的,給我讓開!」

米洛轉頭,看見艾澤正在一臉不耐的推開擋路的人,身後的一群小弟也在推搡著周圍的人,被推開的人滿臉憤憤,但看到是艾澤,都敢怒不敢言,遠遠的躲開,不想招惹這個素有惡名的紈絝。

艾澤故意走到米洛旁邊,陰狠地說道:「垃圾,記住我說的話,你肯定不會通過測試的!到時候一定讓你跪在地上求我!」說完就轉身離開,在一堆小弟的簇擁下朝前走去,走到隊伍的最前排就直接站在了那。

米洛沒把艾澤的話當回事,只以為是對方的詛咒發泄罷了。

很快,艾澤就登上高台,將手放在木牌上,木牌亮了一下,艾澤滿意的笑笑,在一群小弟的歡呼聲下大搖大擺的走下台去。

測試結束的艾澤走下高台,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站在台前,他要親眼看著米洛失敗后的沮喪表情。

米洛隨著隊伍慢慢靠近高台,下一個就該輪到他上台了,他仍然不時地回頭尋找胖子的身影,十分著急!

聽到旁邊的老師示意自己上台,米洛收回尋找的目光,深呼了一口氣,向高台上走去…… 來到木架前,艾德頭也不抬的問道:「姓名,班級?」

米洛答道:「米洛,五班。」


聽到米洛的回答,艾德轉頭裝作無意的看向台下艾澤的位置,見到艾澤點了點頭,心下已經確定。

眯著眼睛看了米洛一眼,心裡暗暗道:「你就是米洛了,哼,得罪誰不好,活該你倒霉!」

「將手放到啟靈木牌上吧。」艾德說話的同時,悄悄得運起精神力包裹住啟靈牌牌,如此一來,被隔絕的啟靈牌根本沒被米洛碰到,也不會將啟靈訣打入米洛的腦海,如此,啟靈牌自然不會有任何反應。

米洛聽到艾德的話,在褲子上使勁蹭了蹭手上的汗水,然後將手放在木牌上,雙眼充滿希望的緊盯著手下的木牌。此時此刻,他從來沒有覺得時間過得如此慢長。

可就算再慢,時間也不會停下,一秒,兩秒,三秒,木牌仍然沒有反應,艾德淡漠地開口道:「失敗,下一個!」

米洛緊張的注視著木牌,彷彿世界只存在自己和面前的木牌,根本沒有聽到艾德的話。仍然滿眼期待著盯著木牌。

艾德皺了皺眉,大聲重複道:「失敗,下一個!」

就像睡夢中被一聲驚雷嚇醒,此刻,艾德的話對米洛來說仿若驚雷。

米洛眼神失落,面色一下子變白,雖然之前有想過自己可能會失敗,以為自己做好了失敗的準備,但真正聽到那句「失敗」時,他的心都揪了起來,隨之而來的則是茫然……

在米洛進行啟靈測試的時候,基礎學院的大門口,一輛魔法機械車停下,車的外觀看上去很普通,但車上的標誌一點也不普通,因為那個標誌,代表著雷奧公國的院監會!

院監會,是雷奧公國學院監督委員會的簡稱,主要負責雷奧公國境內各大學院的評級,以及教育資源的分配等。在整個雷奧公國來說,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部門!

緊接著,車門打開,下來的人是一位老者,身材中等,笑容滿面,看起來非常和藹。

老者剛下車,早就等在門口的基礎學院院長潘森和副院長奧科就迎了上去。潘森院長有著一張標準的國字臉,平時看上去不苟言笑,頗有威嚴,此時卻滿臉笑容,張開雙臂,與那名老者熱情擁抱。

「哈哈,老郭,沒想到是你,你來當這監考老師,這規格有點太高了吧!」潘森笑著道。

眼前的老者,名叫郭天河,年輕時候跟潘森院長正好是同學關係,兩人非常熟悉。同時郭天河本身實力出眾,是一名覺醒級法師,不僅在院監會有職位,而且還是公國綜合學府的導師,一般來說,是不會被委派參與監考的。

郭天河聞言笑道:「還不是因為據說臨海城今年出了幾個好苗子,學府高層們都很重視,這才派我來看一看。我才剛到臨海城,還沒來得及去臨海學院,可就先來看你了,老同學。」

潘森玩笑道:「哈哈,得了吧,估計你是害怕肖菲那丫頭吧!」

郭天河笑罵一聲,「我怕她幹什麼,哪有老師怕學生的道理!」

「呵呵,老郭你這次可是跟肖菲搶學生來了,以她的性子,我看你這次人可不好搶嘍!」

郭天河想到肖菲魔女般的性子,也是一陣頭疼。

話音剛落,一輛印著臨海學院校徽的車停在了旁邊。

緊接著,一名擁有著完美三圍的高挑身段,面容美麗的女子下了車。

「呵呵,肖院長,我和老郭可是剛念叨完你呀。」潘森笑著道。

肖菲,雷奧公國最年輕的學院院長,同時也是雷霆大陸最年輕的覺醒級女性強者,無數少年少女崇拜的偶像。

聽了潘森的話,肖菲微微一笑,迷人的雙眼眯成了月牙狀,「老師,您來臨海城怎麼也不通知我一下,就算你是來跟我搶學生了,難道學生我還能不招待你不成?」

不等郭天河答話,肖菲繼續道:「何況,您也未必搶得過我!」

看著肖菲無害的笑容,郭天河心裡發苦,看來這次的人恐怕不好搶了。

郭天河正是肖菲在綜合學府的老師,對於這個天才學生是最了解不過了,性子上來了,那是什麼也不管不顧的。

幾人說話間,就朝著啟靈測試的廣場走去。

艾澤在台下,看到米洛面色蒼白的走下台,只覺得渾身都無比的舒坦,看著米洛蒼白的面孔,難以置信的表情,艾澤哈哈大笑。

帶領著一幫小弟走到米洛面前,「哈哈,怎麼樣,我說過你一定不會通過的!跟我作對,哼……」

奚落了米洛一番,又張口威脅道:「呵呵,不只是你,那個死胖子和臭丫頭也跑不了!」

說完,艾澤在一幫小弟的簇擁下轉身離開。

艾澤的本意只是威脅一下,放話說不會放過胖子和撒拉蜜,但聽在米洛耳中就不僅僅是這個意思了。

是艾澤抓走了胖子和撒拉蜜?對!一定是他,混蛋……

米洛緊盯著艾澤的背影,捏緊拳頭,雙目發紅!

突然大吼一聲,在所有人驚訝的注視下,瘋了一般朝艾澤沖了過去。

艾澤聽到背後聲音,轉頭看去,就見到米洛一雙泛紅的雙眼,隨後就被米洛狠狠得撲倒在地。

「啊!你他媽幹什麼,放開我,快放開我,敢襲擊本少爺,不要命了你!」

「胖子和小蜜蜜呢,在哪,你把他們弄哪去了!」米洛緊緊揪著艾澤的領子喝問。

艾澤身邊的小弟們也被這突然的情況弄得愣在了原地。

「你他媽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你們這些蠢貨還看著幹什麼,快給我拉開他!」直到艾澤出聲命令,一群小弟才反應過來。

急忙上前伸手抓住米洛的胳膊就向後拉,米洛緊緊的抓住艾澤的衣服,同時將膝蓋用力地頂在艾澤肚子上。


一群人越用力拉拽米洛,米洛就更用力的掙扎,頂在艾澤身上的力氣也就越大。

艾澤痛得大叫,導致小弟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鬆開了米洛,不知所措的在旁邊干著急。

「天啊,這傢伙誰啊,不要命了,敢這麼對艾家的少爺!」

「是啊,艾澤跋扈慣了,估計這小子一會有得受了!」

周圍人都被米洛舉動嚇了一跳,驚訝得議論紛紛。 米洛紅著雙眼瞪著艾澤,沒有了其他人的限制,米洛瘋狂的揮動拳頭打向艾澤,「告訴我,胖子和小蜜蜜被你怎麼了?不然我弄不死你也要廢了你。」

「你他媽瘋了吧,敢如此對我,少爺我弄死你……」

「啊,別打了,別打了,疼死我了!」艾澤被打得大叫。

米洛惡狠狠道:「告訴我,他們在哪?」

「好,你不說,看我廢了你!」見艾澤不說話,米洛將膝蓋朝著艾澤兩腿之間挪去,並一點點用力。

艾澤感覺到米洛的動作,嚇得臉都白了,哀嚎道:「等等,米洛,求求你,千萬不要,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在哪啊!」

米洛聽到艾澤的回答,仍是不信,「在臨海城只有你會找我們麻煩,現在他們不見了,除了你,還有誰!」

「你不說實話,我現在就廢了你!」

聽到米洛的話,感受到米洛越來越用力,艾澤嚇得哇一聲哭了出來,「求求你了,米洛,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

附近人的議論聲,以及艾澤的吶喊聲,早就引起了老師們的注意,台上的艾德見此,自然是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艾澤的一幫小弟拿米洛沒有辦法,但對身為三級魔修的艾德來說在簡單不過。

艾德一出手就輕易得打暈了米洛,轉眼看向艾澤,此時已經嚇得不像樣子,褲子也早已濕透,躺在地上不停的哆嗦!

艾德內心鄙視,面上仍是一副關心的樣子,讓人將艾澤扶起。

一旁的小弟們此時也反應過來,連忙上前攙扶起了艾澤,艾澤受到驚嚇,此時還沒緩過勁來,仍然不停的喊道:「米洛,我錯了,饒了我吧!」

圍觀的學生見到艾澤此時的樣子,都一臉的嫌棄,同時心裡也十分痛快,但也害怕過後艾澤的報復,都忍著沒有說出口!

艾澤平時的作風飛揚跋扈慣了,很多人都對他不滿,只不過礙於他的家族勢力不敢反抗!

「啊,二叔,救我救我!」看清眼前的艾德,艾澤大聲道。

「好了,沒事了!」艾德輸送了一股精神力,平復了艾澤的情緒。艾澤好半響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