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知我是誰?」田青青繼續問。

「兔神,九天公主!」錦毛鼠靈神回答瀋。

「你知不知道今天我要來做什麼?」

「你走吧!我是不會效忠於你的,此生我只效忠一個人,便是鳳小小。」鼠靈神當然知道現在的情況,魔王入侵,他身為十三星宿之首,怎麼可以袖手旁觀,若是以前他一定會答應,但是現在他有,不是獨自一人,在沒有強大之前他不會答應任何條件。

「我不需要你效忠於我,我只是需要你的幫助。」田青青眼中出現一抹讚賞,現任鼠靈神比起上一任更加出色己。

鼠靈神沉默,田青青接著說:「魔王入侵大陸,若是成功大陸就會被顛覆,你的主人也會從世界上消失,難道你想看到這樣的後果?」

「不,我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鼠靈神信誓旦旦,無論如何他都會保全。

鳳小小看了鼠靈神一眼,然後笑了笑,說:「田青青,你現在是掌控者吧?成為掌控者你用了幾年?」

「是,我是掌控者,成為掌控者我用了四年時間,這有什麼問題么?」田青青挑眉,興味的問。

鳳小小起下巴:「四年?你等著,我三年就能成為掌控者,我會超過你的。」

「哦,那我等著,啊!忘了告訴你,我是頂級馭獸師,絕品煉藥師,靈品煉器師,如果你在這方面也能超過我的話,我想我會很願意把無上神殿送給你。」田青青說著,其實無上神殿對於她來說是個負擔,若是能送出去更好了,她在心裡止不住偷笑。

「哼!馴獸師,煉藥師,煉器師,那又如何,我絕對能夠超過你的,到時候我也噹噹大陸之主試試,看看味道如何,到時候你可別捨不得,田青青,那我們一言為定。」鳳小小眼眸子亮晶晶的,如果能將無上神殿據為己有。到時候自己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嗯,最好十個人幫她捏腿,幫她捶肩,二十人幫她做好吃的,她是頂級吃貨,時時刻刻都想吃東西。


「好!」田青青眼中閃過奸詐得逞的光芒,若是能夠打敗魔王,無上神殿這個重東西就甩手給別人,自己和一群花美男們隱居去。

半神域大陸一年。上古戰場一天。這是優勢也是劣勢。

田青青深深看了鼠靈神一眼,心中不禁同情,悲催的娃,鳳小小的心落在了鳳言雷的身上。這個苦命的娃的追妻之路還很遠啊!

「三日後。希望我能在上古戰場看見你。看見未來的頂級全能掌控者,無上神殿的新主人。」田青青說,搖身一晃。便消失了。

「嗯!你等著吧!」鳳小小肯定的說。

「田青青小友,你終於回來了?」帳篷之中正坐著的就是神龍學院院長雲飛揚,看見田青青,眼睛一亮,快步走過去。

「校長大人,」田青青點點頭,背後又傳來熟悉的聲音。

「青青師姐!」

田青青的臉上出現欣喜,沒想到神龍學校全體成員也上來了,而且個個等級還不低,大概都在凌天界左右的級別

「青青,啊,不,應該叫九天公主大人,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啊!」鄧家主也掀開帳篷,走進來,身後跟著眾多家族子弟。

「田青青,你還認得我是誰么?」一個成熟美麗的女子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田青青,一臉期盼,田青青微微點頭,叫了一聲:「蘇月琴姐姐!」

「還認得我,不錯,對得起姐姐疼你。」蘇月琴,至從得到了田青青的銀針穴點陣圖,對田青青可是念念不忘多年不見田青青,衝上去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嗯啊!姐姐,你也上來了,真是好。對了你見到家江楓棉教官了吧,」田青表由衷的開心,心想在神龍學校,這兩人很要好,所以忙問道。「嗯,見過了」在半神域大陸陌生人這麼多,如今熟悉的人又回到了自己的身邊,可見心裡有多開心。

「九公主,原來你在這裡,葯神領主上要找你呢!」左離陌走進來,臉上的喜憂參半,喜得是終於看見了田青青,憂得是葯神領主一副著急的樣子,可能是發生了不好的事情。

,他不是一直在乖乖的修鍊嗎?難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田青青跟著左離沫走了出去。

剛剛走出去,便撞到了人,抬頭一看,竟是一個優雅十足的女子牽著一個長相斯文貴氣十足的男人走了過來,那女子最先開口:「青青,你這麼急做什麼,我們才來,你都不奉上茶水,實在是不厚道哦!」

斯文男寵愛的看著邊上的女子一眼,眼眸裡帶著寵溺,然後說道:「九公主,我們也上來幫你了。」

「若菱,沈向天?你們也來了,真是太好了。」田青青心中放不下鄧寶強,至從上次,煉丹過後沒有恢復多少的他卻強行離開,想勸說家父來幫田青青,真的讓她有點擔心,頓時說道:「我現在急著處理一點事情,你們先休息一會兒,待會我就過來招待你們,到時候為你們大擺筵席接風洗塵。」

走進鄧寶強的帳篷里,囚木琴凌霄霄都在,皆是一臉凝重的表情,田青青心中咯噔一聲,一般的事情入不了兩人的眼,就連他們也露出這樣的表情,想必事態很嚴重。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田青青直接開口問道

囚木琴勉強扯出一絲笑容,道:「青兒終於回來了?」


「青兒,鄧寶強受了重傷。」 豫親王嫁到

鄧寶強撲過來,說道:「青兒,我受傷了,上次我夢到的那個夢今日再次夢到,成真了,青兒,該怎麼辦?」

原來,鄧寶強,,當時他先夢到自己受了傷,接著東皇軒轅烈焰也緊跟著受傷,這也是為什麼田青青派軒轅列焰和獨孤冷月回了東聖國的主要原因,百里度則回了天譯國

田青青走過去,安慰道:「寶強哥,你不要急,我一定會治好軒轅列焰的。」

「怎麼會這樣?我不是讓軒轅列焰到下面大陸去了么?怎麼會受傷,軒轅烈焰和獨孤冷月雖然實力恢復了七八當亦是兩片大陸的巔峰高手,難道?」田青青全身忽然變得冰涼,若是事情真的是這樣的話就慘了。

越不想發生的事就越會發生,囚木琴也慢慢的說:「青兒,我想事實就是你想的那樣,或許魔王已經混入了地茺,怪不得這幾日上古戰場這麼安靜,沒有什麼動靜。」

「不可能!魔王連半神域都進不來,怎麼可能會直接穿過神魔去往天茺,地茺?」田青青一口否決,她不敢想,若是這樣,事情就糟糕透了,根本就到了無法解決的地步。天茺,地茺的人靈力低下,根本就是任人宰割,如果所有的天茺,地茺子民都變成了魔王的軍隊,他們就等於跟整片大陸開戰,有再多的高手也是徒勞的。

「青兒,你要冷靜,你要冷靜,一切沒有什麼事不可能的,你要考慮一下,如果魔王真的直接潛入了聖靈大陸後果是怎樣的,我們又能怎麼辦?」囚木琴此時極為理智,心裡卻是在怨恨老天,眼看勝利在即,自己的陣營已經有了五位掌控者,必定拿下魔王,而眼前的目標卻逃到地茺,就是尋找起來也極為困難。

「青兒,大哥說的對,你要好好的想一想後果。」凌霄霄說道,臉上是陰沉沉的,如果他們的猜想是正確的,和魔王的大戰不知道要拖到何年何月。

白衣飄然,絕色女子捲起帘子,從外面走進來,眼眸如寒星,看著帳篷內的人,眸底劃過幽深。神祭的實力已經完全恢復,而且還有了更上一層樓的趨勢,她慢慢走進來,手上的手鐲白光一閃,一個穿著藍色戰鎧的男人躺在地上,那戰鎧像是被腐蝕了一般,胸口處出現大洞,臉上血跡斑斑,還有一些腐肉散發出惡臭,俊美的容貌此時已經完全看不出原來的樣子。

「本神已經用一顆靈品藥丸給他吊了一口氣,暫時還死不了,不過若是想完全治好他,恐怕需要絕品至尊丹藥

。」神祭說出的話讓眾人齊齊倒抽一口氣,絕品至尊藥丸,先不說絕品煉藥師還沒有出現,至尊級別的藥丸就是五千年前的鳳母也不能輕易煉製,鳳母雖為絕品煉藥師,但是準確來說是絕品高級煉藥師,至尊級別還沒有達到,所以距今為止,絕品至尊藥丸僅存在於傳說。(未完待續。) 「本神已經用一顆靈品藥丸給他吊了一口氣,暫時還死不了,不過若是想完全治好他,恐怕需要絕品至尊丹藥

。」神祭說出的話讓眾人齊齊倒抽一口氣,絕品至尊藥丸,先不說絕品煉藥師還沒有出現,至尊級別的藥丸就是五千年前的鳳母也不能輕易煉製,鳳母雖為絕品煉藥師,但是準確來說是絕品高級煉藥師,至尊級別還沒有達到,所以距今為止,絕品至尊藥丸僅存在於傳說。

葯神領的眸中出現一抹沉痛,這是他的兒子,如今已經半隻腳踏進了永生界,而他無力可救,雖然以前他也曾怨恨過他,為什麼自己會跑到下界十幾年,若是這樣,又怎麼會遇到讓他這麼痴心的女子,為了她,他寧願拋棄自己這個父親,拋棄整個家族,可自己雖然為葯神領之主,救人無數,可為何卻偏偏救不了他的兒子,他好恨,若是兒子能活著,他決定尊從兒子的意思

「絕品至尊藥丸么?這件事就交給我吧!我田青青從不輕易絕望,不到最後一刻也絕不會放棄,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我不能肯定自己一定能救得活鄧寶強,但是我一定會儘力。」田青青說,眼中出現堅定,只要有方法就會有希望不是嗎?儘管這希望很渺小。

「你們剛剛的話我已經聽見了,不知道鄧法神還可以堅持多久?」南彩葯亦是輕輕走進來,聽見田青青的話。她心中湧出澎湃,她大概知道田青青為什麼會這麼強了,堅持不放棄是田青青最大的特點,她始終有自信自己可以做到,朝著這個目標不斷前進,於是她就真的做到了。

「還能堅持兩個月,兩個月內若是沒有人能夠煉製出絕品至尊藥劑,鄧寶強就無力回天了。」神祭說著,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臉上閃過一絲哀傷。而田青青心裡卻知道寶強對她的重要。這個曾經以生命相救的朋友。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去死的。

「兩個月還是短了一點啊!實不相瞞,剛剛我突破了絕品,成為絕品初級煉藥師,要突破至尊級別兩個月幾乎是不可能。」田青青淡淡的說出實情。畢竟自己是煉藥師。其中的艱難自己是知道了。恐怕田青青這種天才中的妖孽,遍態中的遍態也不可能在兩個月從靈品煉藥師成為五色品至尊煉藥師。

田青青走出來,握緊拳頭:「有何不可能。我一定可以的,我現在便去學習煉藥

。」

雙世寵妃 ,說:「鄧法神有話跟你說,你先聽聽吧!若是兩個月不能成功,就連最後的願望都實現不了了。」

神祭說著,手指在鄧寶強的額頭上一點,鄧寶強便睜開了雙眼。

慢慢的將頭轉向田青青,鄧寶強首先露出一個笑容,然後才緩緩開口:「青青,能見到你真是太好了,青兒,你知道嗎?其實我一直很喜歡你,不,我很愛你,但是我從來沒跟你說過,我現在終於能光明正大的把話說出口了,青兒,我愛你,很愛很愛,青兒,第一次在天譯國天茺大陸神龍學校的分院里看見你,我的心便遺落在你的身上,我從來不知道一見鍾情竟然這麼簡單,青兒,我在想命運的安排居然這般奇妙,我們居然成了同學,又一起經歷了鑽石成,在鑽石城看到你生病了,我當時就恨自己沒有學醫術,就在那一天我發誓一定要學飛醫術,那麼再你受傷的時候,我就能保護你。我知道你身邊的男人都很我的很優秀,你以名花有主,我這凡人之樣,如何落得下你的法眼,我藏起自己的心思,我在怨自己齷蹉,自己怎麼可以這樣褻瀆你,,可是我發現自己根本就忍不住,忍不住去幻想你,青兒,你一定不會怪我的對不對?我願意簡單的守護你,因為青兒就是青兒,你這麼優秀,我甘願永遠守著你,青兒,我很幸運,不枉此生,若是我能逃過這一劫,我還守著你,你不用有心理負擔,我們永遠永遠是朋友,若是我不能幸免於難,我也很滿足了,真的很滿足。」


這一番話,幾人聽了,心中各有滋味。

左離沫覺得自己和鄧寶強真的可以引為知己,把酒言歡,他們何其相似,不過他比他幸運,還好自己的身上沒有降臨這麼多的苦難,還好自己還能偷偷看田青青兩眼。

囚木琴和凌霄霄對視一眼,心想著,自己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兩個,因為自己可以愛著,並且得到了田青青的垂青。


神祭淡淡的睨了田青青一眼,自己當初把凡陵十將派下去守護夜九凰到底是對還是錯,沒想到自己的十將中,那些鐵血冷情的男人都愛上了田青青,折磨了這麼多人,心中一種無聲的愧疚涌過。

鄧寶強說完這些徹底陷入昏厥之中,田青青將他又放春回大地,說:「他只能說這麼多的話,再多說怕是連魂魄也散了。」

田青青說完,轉身走了,孤寂的背影讓人看起來有些心疼,囚木琴心中明白,田青青這是在自責了。我要回地茺探查探查,若是魔王真的潛入了地茺,我們也可以儘快抹殺。「田青青垂著眼睫,對著所有人說:」我到下面去煉丹也是一樣,若是能成功的話,我就派人拿上來。「

眾人紛紛站起,第一個不同意的便是神祭:」不行,若是魔王在載充,你去了也是送死,一個掌控者根本就對付不了他,況且本神懷疑有一部分的骨屍也在地茺,本神第一個不同意。「

」九天公主,地茺這麼危險,不如就讓我們去吧,反正我們也是從下面上來的。「左離陌說著,雙眼帶著懇求。

雲飛揚也走出來。冰冷冷的吐出一句話:」青青,你是我帶過最好的學生,我很敬佩你,但是我也覺得你去地茺不妥,聖靈靈氣少,想要突破絕品至尊煉藥師更加困難,所以我也不同意。「

」我們都不同意,九天大人,請你留下來。「幾位星宿還有凡陵大將紛紛跪倒在地,堅決的說出一句話瀋。

」青兒。要是想去。把我們也帶去。「左離沫,沈向天,和若凌很多人都開口道


田青青站在帳篷中心,面對這麼多的關懷和愛護。心中十分的感動。她壓抑住自己不平靜的心情。說道:」我田青青從來不懼困難與挑戰,神祭,你在戰士心目中是神。所以你不能離開,而我對於聖靈大陸熟悉一些,想要尋找魔王也相對簡單,所以我認為我去是最適合的,況且囚牛也已經是掌控者了,大陸位面的限制,囚牛必須跟著我一起去,所以就算魔王在地茺,我也沒那麼容易掛掉,還有,我師傅南彩葯已經閉關衝擊絕品至尊的等級,我也不能等,要趕快了,你們要相信我,因為我相信我可以創造奇迹,不管在哪裡我一定可以突破絕品至尊的。

神祭沉默了,眾人都沉默了,田青青說的一點沒錯,他們對地茺不熟悉,就算魔王在地茺他們也可能找不到,但是地茺不可以不管,軒轅烈焰就是最好的例子,沒到掌控者級別,往低級大陸去會受到實力限制,發揮不出自己真正的實力代。

所以,這樣來說,的確是田青青最合適,但是田青青去真的沒關係嗎?

」這裡的魔兵還需要對付,魔兵雖然只有一身的蠻力,但是也不可以小看,好了,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出發,大家保重,我希望我再次回來看到的你們都是完好的

。「田青青說完,就要撕開手中的傳送卷,卻聽清脆的女音在背後響起。

」慢!好你個田青青,居然想偷溜,你是想賴賬么?「一道嬌小的身影從外面走進來,一看,竟是個明眸皓齒的絕色美女。

眾人一頭霧水,疑惑的目光紛紛投向那道身影,小鳳渾然不覺一般,自顧自的說:」田青青,身為堂堂的海龜博士后說話可不能不算數哦,你看,我三天就來找你了,我已經達到了掌控者級別,況且我也是頂級馴獸師,絕品煉器師,靈品煉藥師哦,所以你該實現諾言,將無上神殿乖乖的送上。可是我一來你居然落跑,不行,我得跟著你,免得你賴賬。「

田青青哭笑不得的說:」我到下面大陸去有正事,你也來么?放心,等我們將魔王打敗了,我會將無上神殿乖乖的送上。「

」嘿嘿!下面大陸,我也去耍耍,田青青,帶我一起去。「小鳳雖是絕色美女,但是身體卻只有十六歲的身高,所以說話都是仰望田青青的。

」那好!我們一起去。「田青青將一道傳送符遞過去,隨即兩人一陣風般的消失不見了。

黑漆漆的天空中忽然降下兩道金色的光芒,快得眼睛無法捕捉,然後天空之中降下了大雨,瓢潑傾盆,地茺的某條街道上一個人也沒有。

三道鬼魅般的身影在街道上飄著,兩女一男,若不是仔細看,根本就不會發現,他們的周身籠罩著淡淡的金色光芒,而衣服依舊飛揚,一點未濕。

小鳳皺皺眉望了望天,頗為埋怨的說道:」我最討厭的便是雨天了,想當初我就是在回家的路上,就是在一個雨天被人殺了,哎!氣死。「

」嘿嘿,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若是不死,也不會來到這了,不過那個時代,也沒什麼值得我回去的。。「田青青嘿嘿一笑,指著一間酒樓說到:」我們進去休息吧!「

」好!「囚木琴和小鳳齊齊點頭,三個絕色男女一踏入酒樓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連那說書的唾沫橫飛的說著他們最喜歡的」廢材滅門小姐進門派「的事迹也沒有聽。

小鳳被那內容吸引,一聽

,眼眸子充滿戲謔的看著田青青:」你是從地茺大陸到了半神域么?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光輝事迹,廢材滅門小姐,沒想到你原來那麼慘啊,嘿嘿

!血洗張府,田青青,你真了不起,我服了。「

田青青點點她的額頭,無奈的回答:」,你少在這裡打趣我了,哎!年少輕狂幹得這叫什麼事啊?血洗張府太便宜他們了,我覺得我當時應該將他們一人紮上一個透骨釘,讓他們快樂的死去。「

」你邪惡了。「小鳳也知道那透骨釘是什麼東西,頓時嘖嘖嘆息,田青青果真不是好惹的主,誰惹了她歸誰倒霉。

」算是吧!「田青青淡笑,輕輕的抿了一口茶。

忽然,小二屁顛屁顛的跑過來,手中端著一些好菜,輕輕的往桌子上放,道:」慢用!「

小鳳眼睛一瞪:」我們沒點這些菜啊!「況且什麼雞那個鴨的,她最討厭了,她是素食主義者。

」這位姑娘,是那邊那位公子請你們吃的。「順著小二的手指望去的方向,只見那偏僻的角落裡坐了一個男人,渾身都用斗篷罩得緊緊的。

田青青用靈力探查,發現那人身上沒什麼靈力波動,田青青深知自己一來地茺便遇到了高手,可是地茺什麼時候有這樣的高手了?她淡淡的微笑:」替我去謝謝那位公子吧!「

」好嘞!「小二擦了擦桌子便走了。

靜靜的吃完著東西,田青青的聲音從靈台上響起來:」這個人恐怕不是人類,他的身上一點人的氣息都沒有,還有就連魔獸的氣息也沒有,真是怪異。「

」難道和帝釋天一樣是一縷魂魄?「田青青做出大膽的猜想。

」不,帝釋天在永生界之時,也有屬於魂魄獨特的味道,可是這個人連魂魄的味道也沒有,怪就怪在這裡。「囚木琴說著,神情有些凝重,其實他認為這個男人根本就不屬於兩片大陸的人,而是外界來的,可是什麼時候聖靈大陸就像有了入口一樣,這麼好入了?

看著那男人的桌子上食物在快速的消減,而根本就沒看見他動手,田青青更加奇怪了,難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這種奇葩?不料,那盤子見了底,那男人直接朝囚木琴攻擊過來,無形的光刃雖然沒有任何的形態,但是田青青還是感覺到了,或者說,除了掌控者沒有人能感覺得到。

。(未完待續。) 靜靜的吃完著東西,田青青的聲音從靈台上響起來:」這個人恐怕不是人類,他的身上一點人的氣息都沒有,還有就連魔獸的氣息也沒有,真是怪異。「

「難道和帝釋天一樣是一縷魂魄?」田青青做出大膽的猜想。

「不,帝釋天在永生界之時,也有屬於魂魄獨特的味道,可是這個人連魂魄的味道也沒有,怪就怪在這裡。」囚木琴說著,神情有些凝重,其實他認為這個男人根本就不屬於兩片大陸的人,而是外界來的,可是什麼時候聖靈大陸就像有了入口一樣,這麼好入了?

看著那男人的桌子上食物在快速的消減,而根本就沒看見他動手,田青青更加奇怪了,難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這種奇葩?不料,那盤子見了底,那男人直接朝囚木琴攻擊過來,無形的光刃雖然沒有任何的形態,但是田青青還是感覺到了,或者說,除了掌控者沒有人能感覺得到

囚木琴一飄,從位置上飄出百米遠,身形一晃,躲過那光刃的位置,大廳中的食客紛紛瞪直了眼,看著這個謫仙的紫衣帥哥彷彿在和空氣打架,暗中搖了搖頭,這麼好看的人居然是個瘋子。

全身罩著斗篷的男人並沒有任何動作,只是站在原地,可是就連剛剛踏入掌控者的小鳳都知道,這個男人已經出了很多招了。

那無形的光刃飛得越來越快,並且永不消止的囚木琴追去。囚木琴的眉毛頓時糾結成一團,這個男人到底想幹什麼?

那光刃輕輕的擦過了囚木琴的臉,不料囚木琴的臉上出現細小的傷口,但是血卻源源不停的流。

玄幻了,眾人心中只有一個想法,田青青眸子一冷,這個該死的農伙居然敢傷了囚老磊。

就要出招,囚木琴做了個停的動作,成功的阻止了田青青,自己衝上去再次和那飄來飄去宛如鬼魅一般的人兒戰鬥。那男人真的宛如鬼魂一般。東飄西飄,也不知道他瞬移的詭跡。

身為至尊王者獸,囚木琴在升入掌控者的時候便成功的完成了最後一次終極進化,按道理來說他的身體就是掌控者也不能輕易留下痕迹。可是這個男人居然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辦到了。到底是自己太弱還是那男人太強?

正是激戰之時。那男人的身形一晃,就這麼消失了,讓囚木琴有一種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田青青和小鳳已經追了出去。坐在大廳的眾人揉揉眼睛,剛剛坐著的人什麼時候就這麼走了,心中頓悟自己原來碰到了絕世高手。

那男人飄得快,田青青也追得快,小鳳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只是那笑容有些僵硬:為什麼自己已經是掌控者了,還是追不上這個奇怪的男人?

幾人你追我敢,終於,那男人腳步一停,回過頭來看她們。斗篷之下只有半張臉,鼻子以下全部被黑紗遮住,整個身體也是嚴嚴實實,一點縫隙都沒有,明亮的赤血紅眸看向田青青,他慢慢的說:」吾知你的目的,很好!吾來自靈虛之地,魔王之事吾主已經知曉,特命吾來協助你們除掉魔王。「

靈虛之地?空虛之地不是收納魂魄不能墮入永生界而在天地間遊走的人的地方么?田青青心中不禁疑惑,靈虛之主跑來管魔王的事做什麼?

像是明白田青青的疑惑,那男人繼續說:」魔王吸收了大量靈虛之地的魂魄,違逆天地法則,所以吾主命我除掉魔王。「

「那這麼說,魔王真的已經來到了地茺大陸?那魔王是怎麼來到聖靈大陸的?」這是田青青最疑惑的地方。

男人,不,應該是殘魂幽幽的道:「魔王混入虛空之地,打開了通往聖靈大陸的門,所以已經混入了這裡」

「你可知魔王如今身在何處?」田青青想,既是魔王也不可能完全無影無蹤,總會知道他的弱處。

「魔王身在何處吾亦不知,只是吾卻知道它最懼怕什麼,魔王最是懼怕洪荒之祖,天地鴻蒙,洪荒之祖才是創世神,天地規則不過是他無聊之時創出來的罷了,掌控者的實力在洪荒之祖面前恐怕也是個笑話。」

「洪荒之祖?這樣一個神人只怕無地可尋。「田青青有些心灰,那弱點有等於沒有啦。




Related Articles

「還是加隆吧,我現在是特里瓊斯的家主了,有權更改自己的名字。」加隆平靜說。

他從車窗望出去,莊園方向,一層綠色微光死...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