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聽我說完,我還有一些話沒有說。」她是真的還有一些話還沒有說,為什麼就不能先聽他說完呢?

「你說!「竹葉青停了下來。

她也想聽聽閑庭到底想要說些什麼?而且她也不是很想就此放棄,若是可以的話,她也不想放棄喜歡了這麼多年的人。

說放手容易,但心真正放下,卻沒有那麼容易。

「我是想說,一開始的時候我沒有發現你對我的那份感情,我會慢慢的讓自己去體會,等到我明白自己的心的時候,我會去找你。」現在她還不清楚自己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所以,他不能答應竹葉青,更加不能因此而給竹葉青不可能的答覆。

有些事情,只要一答應了,那麼就要對這件事情負責,而不能當成玩笑一般。

畢竟,他沒有想過拿這種事情來玩。 竹葉青聽到閑庭的話時,並沒有過多的開心,反倒是凄涼一笑,既然如此,那就是無情,這樣子比直接拒絕她,還要更加讓人難受,若是直接的拒絕,反倒是更加舒服,

而他這麼做,又好似給她留了一絲的希望,讓她抱著那一絲的希望,等待著他。

她又何必要如此的對待自己呢?

她是喜歡她沒錯,可並不是可以讓他如此的作踐她。

她也是有自尊的,閑庭不懂感情的話,她可以理解,可像閑庭這樣的男子,又怎麼可能不懂得感情呢?

「還是算了吧!」言罷,竹葉青已經來到她認定的那一堵牆邊上。

直接將身上所有的法力以及怒意,全部都聚在了手上。

她知道破壞冥宮之中的東西不對,可是今天她已經顧不了這麼多,在這兒難過,還不如早些離開。

結結實實的一拳,打在牆上,便聽到「砰」的一聲,牆便應聲而倒。

看著一邊站在那兒,目瞪口呆的望海,竹葉青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拳頭,恨不能直接一拳下去,讓他知道睚己做錯了什麼。

但最終還是沒有這麼做,帶著自己受傷的雙手,便打算離開。

「竹大人,你的手……」閑庭趕緊上前,想要幫她查看一下手0。

「沒什麼大不了。」這種傷對她而言,算不是什麼?

像比這種更為嚴重的傷,她同樣也是受過的,如今這點兒的小傷,又算得什麼呢?

「可是,流了很多的血啊。」流了這麼多的血,怎麼可能會沒事呢?

一看就不像是沒事的樣子啊,她是真的很擔心她,只是希望可以幫著她把傷口給清理一下,可看竹葉青頭也不回的就此離開。

閑庭想要追上去看一眼,卻被望海一把給拉住了。

「你到底是真的傻,還是假的傻?怎麼可以說這樣的話,你知道你剛剛那一句話,有多麼的傷人嗎?」望海真是覺是得閑庭沒救了,自己都已經這麼幫她了,她居然還不知道該要怎麼做,這要讓她怎麼說他啊?

「我做什麼了?」可是他並不覺得如何,而也沒有覺得自己哪兒說錯了啊!

「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望海很是無奈,他都幫他這麼多了,而他居然還不知道。

「你剛說什麼來著?我想起來了』你說『一開始的時候我沒有發現你對我的那份感情,我會慢慢的讓自己去體會,等到我明白自己的心的時候,我會去找你。』我可一句都沒有說錯啊,這麼說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她的感受啊?你知道你直接拒絕她,也比這樣更加的好嗎?」望海當時別提有多想出聲。

可是竹葉青已起身,聚了一手的法力,嚇得她都沒有反應了。

异世廚神

「這話說錯了嗎?」他還是不明白。

「你還不覺得你說錯了啊,我問你啊,如果你喜歡上一個人,然後那個人不喜歡你,卻又要讓你去等他,你會是什麼感覺?」

這種留一點兒的希望,是最為難受的了。 在秦榮的帶領下,四人穿過熱鬧的街區,越長越偏僻,直到走到天策城的一個偏角落之處,又開始有些店鋪了。

楊寒知道,穿過這片鋪子之後,應該就到白鹿洞學院了。

終於要到期待已久之地,徐方趕緊催促秦榮到道:“榮哥,快些。”

秦榮啞然一笑,“前方便是了。”

穿過一片稍熱鬧的街區,前方頓時出現一片方圓三百多米的草坪,草坪裏站滿了孩子和他們的雙親,很多人都在排隊着等待報名考覈。校方安排了十五個報名點,儘管如此還是遠遠不能滿足,從報名點處排成了十五條長龍。

現在已是下午時分,太陽已不是很炎熱,但是現場人聲鼎沸,到處堆滿了人,讓人感覺身處炙熱的熔爐之中,滿身的不適。

“不會每年都是這樣一種情況吧!這種陣容太強大了吧!”楊寒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頗具感慨的道。

“每年白鹿洞的招生現場都是如此的熱鬧,不過這也是有原因的。”秦榮點頭表示肯定,繼續說道,”白鹿洞學院面向平民階層的孩子,來這裏修習是不需要學費的,因此這裏每年都吸引大量的平民的孩子來這裏參加考覈。”

“不用交學費?”樊虎滿是驚訝的道。他不是很瞭解白鹿洞學院的情況,也沒有人跟他提前過。

徐方也驚了一下,“那學院怎麼還辦得下去?”

“能來這裏修習的學生都是很感激學院的,他們畢業之後會向學院無常援助大量資金,以幫助更多像他們一樣沒錢上學的孩子。”秦榮滿臉驕傲的徐徐道來,曾經,他也是這裏的一員。

在每個報名點的最前端,都擺放着一個透明的的水晶球,前來報名的孩子都要上前,握住水晶球數十秒鐘,而後水晶球發出不同的顏色。

“榮哥哥,像這樣一個水晶球我們村子也有一個,上次村裏考覈的時候,我們見過一次。”楊寒不知道這個水晶球有什麼用,但是他曾經在村裏見過同樣的東西。

樊虎和徐方也是知道這事,不過就是不知道這水晶球有什麼作用,當時曾追問過,不過沒人肯告訴他們。像這樣的事他們已經習慣了,也沒把它放在心上,雖然村裏的人刻意瞞着三人很多事,三人也只是心裏明白,也不捅破,畢竟想給你聽的自然有人會跟你說。

秦榮看着前方的水晶球,看向三人,“這是測量孩子潛力的一個重要的物品,名叫潛力水晶,用手握住它,把注意力集中在潛力水晶上,凝神靜氣感受它,便可使潛力水晶閃現光芒。人們通過分別出現光芒的顏色,來區別所測試孩子習武潛力的的高低。”

“潛力水晶又叫五色水晶,潛力水晶是平民一層和一些低弱皇天士的叫法,實力強的人都喜歡叫它五色水晶。之所以叫五色水晶,是因爲五色水晶測試的時候會發出五種顏色的光芒,從低到高級分別是灰色、黃色、藍色、紅色、紫色。”

“灰色代表僅比普通人高一點的資質,可以成爲一個實力低弱的皇天士;黃色代表資質非凡,在皇天大陸上行走的皇天士,大多是這一種資質;而藍色資質就代表着未來有可能成爲一方諸侯的資質,會成爲皇天大陸上強大的存在;”

“而紅色,它代表的是百年一遇的天才資質,擁有這樣一種資質的人往往會成爲高官貴族的拉攏對象;不用說也知道,紫色是最罕見的一種資質,擁有這樣一種資質的人往往會成爲大勢力的抹殺對象,因爲擁有這一種資質的人,成長起來是極爲恐怖的,將成爲威脅大勢力的存在。”

楊寒是越聽越有滋味,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緊皺着眉頭,“我們在村裏測試的時候,水晶球是沒有顏色的!”

樊虎頓時反應過來,大嚇一跳,“那……那不是說我們沒有資質,連成爲一個皇天士的潛力都沒有。”

“豬頭,你想一下,當時是什麼一種情形,還有爲什麼我們通過了,村長還叫我們來白鹿洞學院修習,各中必有原因。”徐方很冷靜,他也想知道這是什麼一種情況。

“等我們進院,尋個安靜沒人的地方在說,這裏人多口雜,不方便說話,到時候再叫榮哥哥詳細說給我們聽就是,沒必要急於一時。”周圍盡是人羣,楊寒知道,祕密是不應該在公共場合說的。

秦榮點頭認同,“你們先按我說的做,我父親是這麼安排的,之後你們有什麼疑問可以問我,到時我也會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

四人邊走邊談,很快就要輪到他們了。

“你們上去吧,上次你們怎麼做等下就怎麼做,不要顧忌什麼,沒問題的。”秦榮鼓勵道。

詳細觀察了一陣,楊寒清楚的知道,大部分人都是灰色資質,黃色資質的人則少了很多,藍色資質的就更少,紅色資質的甚至沒有見到一個,紫色的就更不用說了。

器焰囂張 ,接受下一步的考覈。

“下一個,快一些。”一個負責這個招生點的中年男子催促道。

樊虎第一個大搖大擺的走上前,他在這一羣人中,算是一個特殊的存在,雖然小小年紀,但也有高大魁梧的身板,有他在,楊寒一夥不會擔心有人敢插他們的隊。

大手一揮,旋即慢慢的貼上五色水晶,樊虎漸漸安靜下來,過了半分鐘,水晶球還是沒有一絲變化,樊虎感覺丟臉,聳着臉,悻悻的走了下來。

“這麼威風的大塊頭,配上如此的的資質,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哈哈哈……”

周圍的人看樊虎吃癟,隨意的調笑着,他們測試情況不理想,也樂得找有趣。

“你們要找死嗎?”樊虎惡目相向,頓時嚇得那一班人心驚膽戰。

中年男子畢竟見多識廣,一眼便看出了楊寒四人的不同尋常,通常厲害的皇天士都有很敏銳的感覺,能感覺到普通人所不知道的東西。樊虎那一句話蘊含的威勢,連中年男子都嚇了一跳,那應該是一種底蘊,是深藏在樊虎身上的潛質。

‘說不定,這四人是世家裏來的人。’中年男子暗自判斷。於是對於楊寒四人熱情了起來,對於這樣的人最好是不要得罪的好。

接下來到楊寒了,只見楊寒不漏聲色的漫步向五色水晶,輕輕的拿起,旋即仔細的端詳起來。這個半掌大的用來測試孩子修武潛能的水晶球,似乎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不過通過秦榮的語氣,這種水晶球應該是一種比較稀罕的物品,不然偌大的白鹿洞學院不會僅安排十五個五色水晶,應付如此的大場面還是有些捉襟見肘。



楊寒也不多想,寧心靜氣,慢慢的感覺起這五色水晶來。在楊寒腦裏漸漸地出現了一個廣闊的空間,他不清楚這空間有多大,有些虛幻般的感覺,沒過多久這虛幻般的感覺漸漸變弱,而楊寒也漸漸覺得自己愈加充滿力量。

шшш ☢t tkan ☢CO

“嗤嗤嗤……”

五色水晶開始出現裂痕,隨即碎裂成數小塊,那種虛幻般的感覺終於從楊寒的腦海徹底消失。

中年男子大吃一驚,迅速制止楊寒,瞬間就把剛碎裂成數小塊的五色水晶奪了過去,他的手開始有些發抖了。

“多少年了,我白鹿洞學院終於又有一個裂開的五色水晶了,未來白鹿洞學院會更加的輝煌,哈哈哈。”中年男子已經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大笑起來。

楊寒還沉浸在五色水晶給他帶來的力量感,五色水晶便裂開了,隨即連裂開的五色水晶也被中年男子給奪走了,而後又聽到中年男子的大笑聲,他不禁定定的呆住了,眼神一片迷茫。 閑庭一聽望海這麼一解釋,心裡也便明白自己到底說錯了什麼。

現在這個時候,只有趕緊去找竹葉青道歉,那才是正理。

「幫我跟大長老請個假,我有事情要去辦。」言罷,閑庭已經跑了出去。

現在這個時候,竹葉青應該是往醫生那邊去,找他們給她包紮手,現在她的手傷成那個樣子,若不趕緊的止血的話,一定會留下疤的。

雖說竹葉青不似其它女子一般的扭扭捏捏,可這手上留了疤,終歸也是不太好看。

現如今就連同男子也很在意自己的容貌了,更何況是女子呢?

竹葉青平日里看著好似一點兒都不在意這些似的,可這無非只是她在外人面前所表現的,她至於是不是真的一點兒都不在意,他的心裡多多少少也有一些的清楚。

姑娘嗎?


怎能不在意?

女以悅己者容。

就算是長年穿著中性,成天打打殺殺的竹葉青,異是如此。

雖說平日里他們其少見竹葉青一身女裝,可最近竹葉青的服裝,也有了一定的改變,雖然都是勁裝,可明顯已經越來越女性化了。


所以,就算她以前的性子再怎麼爺們,可她終歸是一個女子。

「竹葉青竹大人,可有來過?」 總裁的還債戀人 ,進去便直接問道。

「並未來過!」葯童對閑庭先是行了一禮,這才回道。

「確定?」閑庭覺得,竹葉青如今都已經受傷了,若是不來的話,她又能往哪兒去呢?

畢竟現在竹葉青身上還有傷,她也不能就這麼直接離開宮裡啊。

「大人,每日進出的人員,屬下都是有記錄的,很確定竹大人並未來過。」

閑庭這才想起,每天進出太醫院的人,都是經達記錄在冊,在裡面拿了什麼葯,也是清楚的記錄起來。

如此一來,到時若有什麼事情,從冊子里查便可以查得出來。

閑庭見竹葉青沒來,那竹葉青現在又往哪兒去了?她的手上還有傷,不可能就這麼直接的回竹府了吧。

閑庭轉身離開太醫院,或許真該去竹府看看,或許竹葉青真的已經回府了也是說不準的,若是不去看看的話,他也找不著竹葉青。

先去一趟竹府,若是竹葉青沒回竹府,他就再問問竹府里的人,看看他們是否知道,竹葉青能去什麼地方?

閑庭很快的便趕到了竹府,竹府的守衛先前見過閑庭,此時見到他的時候,便是恭敬的上前。

卻也直接說明了竹葉青並未回府的事情。

「二位小哥可是知道,竹大人平日里除了府上,還能去什麼地方?」說實話,他真的很不了解竹葉青,更不清楚竹葉青可以去些什麼地方,此時問起的時候,他也覺得自己有很多不對的地方,若是知道竹葉青待在什麼地方的話,那麼他可能也就不必到處的跑了。

「屬下只是守門的,並不清楚大小姐平日都會去哪兒?不過大小姐平時都是在宮中與府上,鮮少見大小姐去別的地方。」 中年男子的大笑聲頓時吸引了衆人的圍觀,周圍的招生處甚至派了人過來。此次招生點的負責人,全部是由中年老師擔任,正是基於他們的穩重,然而現在,身爲負責人的中年男子竟然大笑了起來,竟然也有些瘋狂的意味,想不叫人關注都很難。

“喂喂!你看到了嗎,又有一個水晶球碎裂了,真是難以置信,白鹿洞學院的底蘊越來越深厚了。”

“是啊!這已經是今年碎裂的第三顆五色水晶了,太恐怖了,白鹿洞學院的人才真是一年比一年多啊!”

……

現場氛圍開始沸騰起來,不少人都開始討論起來,白鹿洞學院的未來開始成爲現在最熱門的話題。

楊寒漸漸開始緩過神來,機會難得,他索性閉上眼睛,拋開雜念,仔細體會剛纔從五色水晶得來的充滿力量的感覺。

楊寒感覺自己全身力量開始沸騰起來,不斷的有力量從血液涌出來,整個腦袋被狂熱的戰鬥意志所包圍,有種想要發泄的衝動。

楊寒深知眼前情況極爲危險,他索性咬緊牙關,運足全身的力氣,把所有的不適壓制了下來,背後的衣衫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溼透了,充滿力量的感覺終於徹底消失,做完這一切,楊寒已經是一臉的蒼白,整個人快要癱軟下來,幸好被樊虎拖住了。

秦榮、樊虎、徐方三人從三個方位把楊寒團團圍住,都是一臉擔憂的看着自己。楊寒這才知道,他們三人很好的掩護了自己,以剛纔的情況,一定都很多雙眼睛看着自己,要是自己一個人鶴立羣端,不免成爲衆矢之的。然而秦榮三人很好的擋住了周圍人羣的視線,衆人的焦點都集中在中年男子身上了。

雖然激動,可測試還要繼續下去,中年男子看了下週圍,楊寒已經消失不見,他便把這一個招生點撤了,安排這他所在那一排的人過旁邊招生點排隊去了。

楊寒四人趁着混亂走出外面來,尋一個角落坐下。


“榮哥,什麼情況,五色水晶爲何會碎,又爲何引起如此大的動靜?”剛坐下,樊虎便迫不及待的向秦榮提問道。

秦榮笑眯眯的看着楊寒,旋即對着樊虎道:“其實每個人都可以從五色水晶吸收能量,不過有多有少罷了,資質越好的人一般可以越多的吸收五色水晶裏的的能量,而資質越厲害,通過五色水晶吸收能量就越危險,因爲測試的人一般都是小孩子,身體的承受能力有限,如果吸收過多很可能造成身體的嚴重損傷。”

樊虎瞪着眼睛,深呼一口濁氣,“怪不得我感覺剛纔渾身是勁,甚至全身都有些腫脹的感覺,現在還有些不舒服。”

“呵呵,得了便宜還賣乖,你這種情況人家想遇都沒有辦法,如你所說的話,你的資質真是非同尋常。”秦榮瞪得兩眼發亮,看來跟他預料的所差不多,但是面對事實,他也震驚了,不免有些難以置信的感覺。

徐方看着臉色還有些發白的楊寒,一臉的擔憂,“榮哥,你看小寒,這可非同一般啊,他這樣會不會有問題啊?”

“像小寒和小虎的情況實屬罕見,他們測得的五色水晶還是無色的,竟也吸收了那麼多的五色水晶能量,看來需要一些藥物調理方可恢復起來,不然的話,會影響未來的發展。”秦榮滿臉凝靜,看不出有任何的擔憂之情。

樊虎略有所懂,有一個問題他還是不太清楚,“剛纔他們說白鹿洞學院的底蘊是什麼,

那個五色水晶破了不是說明很多有潛力的孩子來這裏修習了嗎?”




Related Articles

陸無憂理所當然道:“我在休沐,自然沒有。”

賀蘭瓷站起身道:“那剛好,這邊還有不少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