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離婚後,蘇溫澤跟他異父異母的妹妹都已經有孩子,也有了婚約,婚事定在明年初。」(未完待續。。)

… 「木香.吉松那賤女人說得沒錯,你肚子里的這孩子就是葉庭鷹的,他很緊張你,這就夠了。」

「哈哈,現在,有你和這胎兒在手,我就算要他跪下,好好爆他菊.花,他也不得不從——」

對方明明是個地道的美國人,對著她這個身為人質的中國人,竟然荒唐地說起了漢語,刺耳。

還是那種很不流利的漢語,發音都不算標準,語調偏高,最多只能打50分,唐逐雀突然有股糾正對方發音錯誤的衝動。

爆.菊.花?她也不是那麽純潔,一無所知,很快明白對方的話甚麼意思,她此刻真有些害怕。

唐逐雀按壓住自己的那種驚恐,沉聲問道,「德克先生,其實,我先生只不過是一時壞了腦。」

「才花錢僱人搶你一批貨,我們把貨還你,另外,再給你賠個罪就是,為何要鬧得這麽大呢?」

「我們中國人常說:得饒人處且饒人,井水不犯河水,你也不想警察們追得太緊,影響生意。」

「你們的那位總統不是也說過,有自制力,寬容和道德底線的人,才能獲取更大的成就麽?」

「德克先生,你就大人有大量,不和我現實計較太多,放我離開吧?這樣,你也沒甚麼損失。」

她不知道葉庭鷹前來有沒有用,如果救不了她,反而被人扣押,備受折磨,那還不如不要來。

可是。儘管如此,她又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葉庭鷹身上,也還是心存希望,試圖說服對方。

她不想死,更不想自己的骨肉胎死腹中,一屍兩命,她那些親人絕對受不了這個沉重的打擊。

德克凝神,突然咧嘴冷笑,接著揪住面前眼神誠懇地哀求的中國女人,冷森道。「你們給我賠個罪?怎麽個賠罪法?你先生他早已經知道那些晶元的內容。再把晶元還我也沒有用處。」

「葉庭鷹他心愛的女人,未出生的孩子,跟他統統都在我面前死掉,這不就是最好的賠罪?」

對方力大如牛。唐逐雀手臂發麻乏力。放佛活生生要被人揪斷了似地。痛得她不敢再吭聲。


見狀,德克冷笑聲更為猖狂,「哎呀。對了,葉庭鷹剛才還再三警告老子別再動你一根寒毛。」

「可就操.你又如何,他能怎樣,能做甚麼?你又能怎麽樣,你想再咬舌自盡?咬啊你——」

動作遠比那些話語更快,話音未落,一把推倒女人,健壯,僵硬如鐵的軀體,猛地欺身而上。

唐逐雀的頭部已經撞上床頭板,驚恐當頭,心臟險些停止跳動,顧不得痛,她瘋了般反抗。

只是,她剛掙扎著欲起身,右邊的臉頰,便結結實實吃了兩記耳光,粗糙肥厚的手掌扇下來。

兩個耳光甩得啪啪作響,很重,打得她兩眼,頭部都開始發暈,口腔里隱約又瀰漫著血腥味。

德克健腿壓住女人踢動著的兩腳,單手開始解著襯衫紐扣,單手,粗暴地壓住女人肩膀——

那金髮女人,肖恩.布萊克,此時走進來,恭敬地提醒道,「boss,樓上,他們幾個需要你。」

德克聞言,立時翻身,躍起,語氣不爽,問道,「肖恩,沒看到我沒有時間,到底有甚麼事?」

金髮女人還是面無表情,略微停了會,便快步走到男人身邊,湊嘴到對方耳邊,低語起來。

低語后,德克粗鄙地大罵了句,「f-uck!肖恩,看著她,晚點喂她點ghb藥水,送我房裡。」

金髮女人搖頭,「boss,我調製的這些ghb強效鎮靜劑對她沒用,她體質特別,不太敏感。」

德克暴怒,應道,「身體特別到連強效鎮靜劑也沒反應,怎麽可能?肖恩,那就把藥量加大。」

金髮女人搖頭更急,「boss,8毫升就能致死,但上次我已加到5毫升,她只是昏迷幾分鐘。」

唐逐雀噤聲不語,豎耳聽著,不由得拍起額頭,又怕又怒,此時才恍然大悟,為何她總昏迷。

上次,在密室,她突然被金髮女人扎一針,叫也不叫就昏迷過去,原來那針里是強效鎮靜劑。

她懷著孕,這些東西藥理很沒人性,直接麻痹人腦神經,強迫性讓人體精神渙散,陷入昏迷。

有點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連續性,大劑量注射強效鎮靜劑,絕對會使人體腦部細胞壞死。

當然,她就算倖免一死,保住了性命,腹中的胎兒也肯定受到了影響,腦體發育可能不正常。

這些果然是販.毒集團裡面的人,根本沒人性,她還試圖跟人家談判講道理,白痴,豬腦袋。

唐逐雀摸了摸嘴角,手指沾上些血跡,口腔里那股濃烈,揮之不去的血腥味又包圍著她味覺。

只是,舌苔處的流血和那股劇痛壓不住無邊的憤懣和驚懼,她摸著平坦的腹部,驚惶失措。

德克就是禽.獸,剛才壓住她,像千斤巨石,腹中的胎兒還在不在呢,胎兒會不會真出事了?

因為,她最近似乎也沒怎麽嘔吐過,只是,渾身乏力,疲倦,提不起精神,整天昏昏欲睡。

這貪睡,疲倦,渾身發冷的反應,很陌生又很熟悉,已不知是極度的飢餓導致還是懷孕所致。

待德克那個藍眼男人快步離開后,警鐘靜止后,唐逐雀的心才沒因為驚恐,才不再失控狂跳。

方才,驚恐到了極點,小心臟幾乎要蹦出她的胸口了,唐逐雀抹了把脖頸,額頭的那些冷汗。

金髮女人坐到床沿,微笑道,「對不起,boss很忙,小姐,你餓不餓,我能給你熬點粥吃。」

唐逐雀點頭,起身,道謝,「謝謝,但我可以自己動手熬粥,我想活動活動,不睡太長時間。」

她不太明白金髮女人此刻說對不起是甚麼意思,她真巴不得德克那暴戾的大毒.梟儘快死掉,或是整天忙碌不停,起碼,不要再來對她粗.暴地毛.手毛.腳。

葉庭鷹不久前的柔聲叮嚀還不斷在她腦海迴響,沒錯,她不能罔顧胎兒,得先把肚子照顧好。(未完待續。。)

… 金髮女人笑容中多了份欣賞,「好,那請跟我來,看看廚房,你舌苔傷了,要吃點軟糯的粥。」

唐逐雀感激對方的善意提醒,同時,實在很不明白金髮女人這種相貌氣質斯文,整天微笑的女人為何竟是販.毒集團里的制.藥專家。

唐逐雀撐著疲累的身子,按照桃姐的教導,在廚房裡搗鼓了半個多鍾,才熬了三碗的魚片粥。

熬的那些魚片粥跟桃姐精心熬的相比,真的很難吃,但她實在是餓了,吃得也很香,兩碗粥下肚后,肚子沒那麽空落落,手腳才沒那麼冰冷。

金髮女人熟練地煮了些義大利面,她使用的是義大利面肉醬,非常省事,簡單,廚藝不咋樣。

唐逐雀為了討好金髮女人,吃完粥后,就戴上手套,替對方把放在一邊的所有碗碟都洗乾淨。

整個下午,金髮女人寸步不離地跟著她,即便在廚房,去洗手間,回去卧房,也不曾離開過。

唐逐雀暗忖:根本沒機會出去屋外,更沒機會逃離,外面肯定還有人看著,她要怎麽做才好。

午後,可能是因為天氣太過炎熱,金髮女人當她的面,竟然不遮不掩,直接換了件很薄的白襯衫,破舊的牛仔短褲。

換完衣服,又從兔籠里抱了個肥胖的白兔出來,一邊絮絮叨叨跟白兔說話,麻利地抽起血來。

百無聊賴的唐逐雀湊了過去,用英文。語氣禮貌又有些畏懼,戰戰兢兢問起要不要幫甚麼忙。

金髮女人立即抬頭,有些驚訝地微笑,然後,讓她幫忙從藥箱里拿兩支抗.凝管,和棉棒等。

唐逐雀這才注意到對方用采血針扎的竟然是白兔的動脈,不一會,粗大的針筒便布滿了鮮血。

金髮女人換支抗.凝管,繼續采血,還哼著小調。「小白兔乖乖。獻點血出來,媽咪愛你——」

白兔卻不乖,金髮女人懷裡的那隻大白兔不安分掙扎,扭動著白絨絨的身子。耳朵豎了起來。

其實。兔血就成分跟人血差不多。估計五分鐘后就能凝固了,尤其是這麽炎熱悶熱的天氣。

果然,一會兒。那些沒加抗.凝劑的兔血,上下已分了層,上為血清,下為血細胞,很鮮艷。

金髮女人手腳麻利地用抗凝管再采了四個大針筒的兔血,才處理下白兔的傷口,放回兔籠去。


唐逐雀望著透明采血管裡面沉澱分層的兔血,突生噁心,葉庭鷹曾讓她喝過灌了鹽水的兔血。

舌苔不知覺碰上了牙齒,那清晰,難以忽略的揪痛,再次蔓延到全身,痛得她渾身打顫不已。

金髮女人再次取了抗凝管,走過來,微笑道,「小姐,我要從你身上采80毫升的血液,化驗。」

化驗甚麼,這話一點都不好聽,唐逐雀滿臉驚疑之色,下意識往後躲避,和急聲詢問為甚麼。

金髮女人臉上還是維持著可人的微笑,坦白解釋道,「對不起,我得弄清楚為何之前給你扎的那些高效g.h.b鎮.定劑,以及烈.性情.愛興.奮劑為何都完全不起作用。」

「木香.吉松上次被我扎了針,情.難自控,變為淫.盪.婊.子,足足跟boss肉.搏戰整天整夜。」

「因為,如果受藥方體內的欲.火太過強烈,沒消退,恐怕心臟就承受不住,會爆血管而死。」

「放心,這些采血針高溫消毒過,是一次性的,很安全,很乾凈,不會被感染甚麼傳.染病。」


這金髮女人若不坦白解釋,唐逐雀還沒那麽怕,對方這樣解釋,她瞬間感覺頭皮都發麻了。

原來,木香.吉松不久前掐她脖頸,說那些話都是真的,木香被德克那大毒梟粗.暴地對待過。

唐逐雀突然覺得擁有可人微笑的這金髮女人,像那些恐.怖懸.疑電影演的嗜.血變.態女醫生。

自知身嬌體弱,根本就反抗不了,更逃避不了,索性點頭,乖乖地伸手過去,好討個印象分。

尖利的采血針扎進她手臂上的靜脈,待真空采血管充滿鮮紅的液體,金髮女人才作罷,微笑。

接著,金髮女人整理完藥箱里那些亂七八糟的醫藥品,讓她返回卧室休息,鎖了門,離去。

*****

第十天。

唐逐雀被人抓去的第十天。

葉宅。

明月半山,那棟藏匿於茂密樹林,環山,原本就靜謐的雪白別墅,充斥著股更為死寂的沉悶。

只是,那種沉悶,靜謐的氣氛只是白天的景象,到了晚上八點之後,葉宅,主宅里便換上老人家偶爾罵罵咧咧的訓人話。

四十歲左右的葉黎民,小心翼翼扶著自家老父親,下樓來客廳,在沙發椅坐下,準備用晚餐。

葉庭鷹剛從外面忙完公事回來,見到他爺爺突然怒瞪的凌厲雙眼,握了握拳頭,走過去,沉聲道,「爺爺,您怎麽這麽晚還沒吃晚飯?小桃她們不懂事,你餓著的話,不好——」

葉博宏啪地猛敲了一下茶桌,打斷孫子的話,怒罵起來,「我呸!小桃她們不懂事?我葉家,從來就你一個混小子不懂事!」

「都已經一個多星期了,完全沒小雀的下落,小畜生,你老婆生死不明,我的曾孫也不知有沒事,還吃甚麼吃,都餓死得了。」

「早讓你別招惹像凌霄綸那些不知都甚麼底子的黑.社會分子,好好打理好公司就行,你偏不聽,心眼那麼多,不成大器。」

「你開賭場,開夜.總會,牛.郎俱樂部,足.浴城,娛.樂城,這些倒還無所謂,畢竟能掙點錢,你也都30歲的人了,做事一向有分寸。」

「我老了,管不住你,可是,有甚麼民事糾紛,宋叔叔,警察那邊,你蔡叔叔還可以幫你。」

「但你這混小子偏偏不聽,竟然吃了豹子膽,敢去招惹甚麼全球大.毒梟,白.粉大莊家,恐怖.分子頭頭,是不是真想老子我白髮人送黑髮人?」

「我孫媳,曾孫有甚麼事的話,你別再想能沾手公司的事,老子一個崩兒也不給你,全捐了,再給你腦袋開個瓢——」(未完待續。。)

… 葉博宏直起腰板,一邊怒氣沖沖地破口大罵孫子不成器,惹是生非,邊捂住胸口,喘氣些急。

站在一旁的葉黎民只是扶著葉博宏這位再次破口大罵的老人家,也不打算開勸自己老父親。

反正,這些天來,他已經苦口婆心地勸說很多次:血壓高,要顧著自己身體,千萬彆氣著了。

可是,他這位70多的老父親,葉博宏的脾氣很臭,硬.梆梆,比頑石還倔強,根本勸不住。

唉,老火難消,何況這次老人家擔心的還是未出生的曾孫,或許隨老父親罵罵,才能消氣吧。

葉庭鷹站在一邊,垂眸,身軀站得跟挺拔的楊樹般,不卑不亢,任由他爺爺大罵,悶聲不吭。

葉博宏就那樣氣急敗壞地再罵了好一會,不到五分鐘,呼吸就急促起來,臉色開始不太好看。

葉庭鷹那雙黑眸可是銳利得很,見了,急忙喊叫,提醒道,「忠叔,爺爺犯病了,快拿葯來!」

一早候在一邊的忠叔從懷裡掏了救心丸出來,葉黎民接過,手腳利索地為老父親順氣,喂葯。

他們已做好準備功夫,醫院裡沒大手術,葉黎民都趕回家來住,照顧老父親,忠叔葯不離身。

葉博宏吃了葯,方才氣息不順,很快呼吸便順了些,擺手說已經沒事,要開飯去,肚子太餓。

葉黎民鬆了口氣,臉色緩下來。趕緊讓管家幫忙扶著老父親前去飯廳,他快步走到侄子身邊。

搖頭,嘆了口氣,沉重開口,「庭鷹,別怪你爺爺。他是真著急了,現在有沒侄媳婦的下落?」

葉庭鷹搖頭,毫無生氣地淡然道,「還沒,爺爺罵完會好點。我沒事。從小到大,被罵慣了。」

葉黎民一臉堪憂,再嘆了口氣,卻安慰道。「大哥大嫂都看著呢。肯定會保佑侄媳婦沒事。」

「庭鷹。你也別太擔心,聽說蘇探員和警察們也查得很緊,應該很快就抓得到德克那毒梟了。」

聞言。葉庭鷹一挑濃眉,黑眸里閃過淡淡的慍怒之色,國際刑警的人根本就不懂德克的為人。

還有,正是因為蘇溫澤與掃黑組的人敲鑼打鼓般,先前在傳媒面前呼籲人們重點留意有藍眼,行蹤藏藏秘密的幾位美國男人,提供線索者重重賞。

為此,他爺爺才猜得到唐逐雀那女人失蹤此事與德克有關,他爺爺人年邁不少,但精明得很。

葉黎民猶豫了會,毅然開口道,「還有,庭鷹,聽我朋友提過,德克那人最喜歡打了興.奮藥劑,然後再使勁折騰漂亮女人,這事很多人都知道,你說,侄媳婦她和胎兒會不會也有事?」

葉庭鷹蹙眉,「不,她絕不會有事,她很潔身自愛,不輕易讓人碰。小叔,你到底想說甚麼?」

葉黎民搖頭,嘆氣,「庭鷹,你老婆她有宮寒,這問題值得重視,造成的不良影響可大可小。」

「從醫學角度講,腎陽不足,子宮溫度偏低,本來就不適合胎兒生長。當然,德克帶著她,車途顛簸,也會比普通女性孕母更容易流產。」

「我本來準備讓李醫生為你倆做完系列孕前檢查,就給你老婆先調理好子宮環境,服用些中草藥溫陽化氣,等她身子好點,你們再考慮生孩子的事,沒想到趕不及。」

葉庭鷹臉色沉下來,「小叔,你是懷疑她有可能已經流產了?宮寒而已,難道真有那麽嚴重?」




Related Articles

差一點,還差一點!

望着面前不足百米的八腳駿馬,巴溫的眼角開...
Read more

所以當凌老有意無意的暗示時,他只能轉移話題,或者是裝糊塗。(未完待續。。)

... 在房間里,蘇哲和凌老聊了一會家常...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