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核對一下,看看是否有缺失。」

「是!」

付然大手虛張,隨後猛的攥拳。

「嘭!」

一聲嘭響,殿中的二百個箱子,同時敞開。

付然依次核對,大概半個時辰,抱拳道;「烈王殿下,所有的東西全部齊全,並無缺失。」

烈王點了點頭;「那就好,你將東西全都收起來吧,然後傍晚的時候,將全部東西都送去斷魂谷,不要耽擱了進程。」

「屬下遵命!」付然猛的伸出自己的大手,大手虛張,殿中的二百箱東西,全部進到了他的乾坤戒內。

交接算是真正的完畢,古塵和秦榮剛欲請辭,突然,一個羅剎慌忙的奔進了大殿。

「轟!」

奔進大殿的羅剎直接單膝跪地,忙道;「烈王殿下,大事不好了,出事了。」

烈王凝眉;「什麼出事了?竟然如此慌慌張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夜,夜叉!」跪在地上的羅剎忍俊不禁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道,「烈王殿下,夜叉族來人,而且還是,還是……。」

烈王眉心凝在一起,沉聲道;「還是什麼?」

「是夜叉族的大皇子!」

「什麼?夜叉族的大皇子?」

「沒錯,人已經在幽魂山了!」

「多少人?」烈王忙道。

「一個。」

「一個?只有夜叉族的大皇子自己?」

「沒錯,只有他自己。」

聞言,烈王臉上不禁的浮現一抹疑惑,喃喃道;「夜叉族和我們項來恩怨不斷,如今這個夜叉族的大皇子竟然隻身一人前來,這是打的什麼主意?」

「烈王殿下!」付然道,「夜叉族的大皇子,一項被稱為是夜叉族內萬年不出的修鍊天才,但是他和我們羅剎族之間的仇恨,可謂是不共戴天,他不可能是一個人前來的,背後必然還有支援。」

「可是他的目的是什麼?」

「或者是我們封族了五年的消息,傳到了他們的耳中,想必,他們是來打探消息的吧?」

烈王緩緩的點了點頭;「確實有這個可能,但是我們要開啟通道的事情,萬萬不能讓他知道,既然他只身前來,必然是作為使者的身份,傳令下去,所有的族人不準談論通道之事,擺出我們羅剎族的氣派,迎接他!」

「是!」

付然抱拳,轉身離開大殿。

烈王看了兒一眼古塵和秦榮,道;「你們兄妹兩人項來有些計謀,既然今日遇到,你們兩人就暫且做我的侍衛,幫我看看,這夜叉族的大皇子,到底有什麼來意。」

古塵和秦榮對視了一眼,然後抱拳;「屬下遵命!」

秦榮傳音古塵;「好險,幸好我們搶先一步,不然,怕是要麻煩了。」

古塵微微的點了點頭;「沒想到,他們的速度竟然比我預料的要快這麼多,看來,還是低估了他們,記住,千萬不要被發現了異常,若是被發現異常,我們可是必死了。」

秦榮點頭,不再傳音。

……

什麼叫做大族的排場?

羅剎族完美詮釋!

成千上萬整裝待發的羅剎族族人,從大殿開始,五步一崗十步一哨,排成一條人形通道,一直到羅剎城數十里之外。

而烈王身穿亮銀戰甲,身披雪色大氅,將華貴氣息和英武氣息完美融合。

上百身高將近兩米的羅剎前方開路,之後便是烈王,然後就是古塵和秦榮。

排場之宏大,能直接讓一些沒有見過世面之人嚇的癱瘓。

古塵和秦榮兩人緊緊的跟在烈王身後,突然,古塵發現前方開路的上百羅剎,直接分道兩側,之後,一個魁梧的身軀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是一個身高將近三丈的夜叉!

魁梧的身軀,像是一座小山,雙眼散發金色光芒,強悍的氣息隨之散發,給人一種無法撼動的感覺。

這就是夜叉族的大皇子?

烈王身材已然非常的魁梧,但是和夜叉族的大皇子相比,無疑還要差的太多,一個身高兩米,另外一個身高三丈,簡直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不過,身軀相差如此之大,烈王臉色毫無變化,在來到的夜叉族的大皇子面前之後,抱拳一禮;「沒想到今日竟然能迎來夜叉族的大皇子殿下,倒是讓人沒有想到。」


大皇子抱拳;「烈王,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呵呵,一切安好,大皇子,請!」

秦榮傳音給古塵;「這夜叉族的大皇子叫什麼?」

「就是大皇子。」

秦榮微微的點了點頭,隨後和古塵散開兩側,讓烈王和大皇子並排走了過去。

……

偌大的大殿中,烈王坐於上方,古塵和秦榮站在他的兩側,而夜叉族的大皇子則是坐在殿下一側的座椅上。

大皇子輕輕的品了一口茶,道;「來的匆忙,剛剛得知你們羅剎族封族已經五年的時間,希望沒有打擾。」

烈王笑了一下;「大皇子言重了,不過我很好奇,何事大皇子殿下不能派人來,反而要親自跑一趟呢?」

「我怕來人說不清楚,更擔心你們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

烈王一笑;「大皇子直說吧,您這次來,肯定不是自己來的吧?」

大皇子點了點頭;「確實還帶了五百的隨從,但是我讓他們停在了奪魂海附近。」

「只有五百?」

「不然呢?」大皇子笑了一下,「莫非烈王以為我是來挑釁的?」

烈王搖了搖頭;「夜叉族和羅剎族之間雖然項來不合,但是這距離我們的上一次戰鬥也已經過去了千年,現在一片大好局面,我自然不會以為大皇子是來挑釁的,但是你這次來的目的是什麼?」

「有人可能要挑起我們兩族之間的爭鬥,我怕被他得逞,所以便親自來一趟。」

「有人要挑起我們兩族之間的爭鬥?」烈王不禁的眯了一下眼睛,笑道,「大皇子莫非是在開玩笑?什麼人有這麼大的能耐,能挑起我們兩族之間的戰爭?」

「我也不太相信,但是,此人貌似確實有這個能力,為了安全起見,所以我便親自來了一趟,我此行的主要目的,一是為了讓那個人的計劃無法成功,二,是想讓烈王配合我,抓住那個人。」

「怎麼?聽大皇子的意思,你要找的那個人,現在在我們羅剎族的地盤?」

「他比我速度快,時間上早上不少,如果不出意外,他肯定到了你們的領地,甚至,還可能混進了你們的族群中。」

烈王猛的眯起了眼睛;「大皇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莫非你當我們羅剎族是紙糊的不成?想進就能進?」

「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說,確實有這個可能,此人實力雖然一般,但是擁有詭異的變化之術,他能變身成任何的種族和人,他若是混進你們的族群,只要找到機會,輕而易舉!」

「變化之術?」烈王不禁的皺起了額頭,「大皇子,你不是在危言聳聽吧,我怎麼從來沒聽過有什麼種族,還能有這種本領?你要找的這個人,到底是什麼種族?」

「這個……。」大皇子稍稍遲疑,「這個我不能告訴你,但是我可以確定的告訴你,確實有這麼一個人。」

身份不能說,還確定有這麼一個人? 烈王一臉懷疑的看著大皇子,但是看大皇子不像是說謊的樣子,眉心不禁的皺了起來。

難道真的存在這麼一個人?


可是,他在冥界這麼多年,為什麼從未聽過有什麼種族能隨便的變身?

烈王沉思了一陣,道;「大皇子的回答,確實讓人不能滿意,但是我想問問,你不遠千萬里來到我們羅剎族只是為了抓他?那他和你們夜叉族有什麼恩怨?」

大皇子想了一下,道;「他殺了我們的族人,這只是原因之一,主要的原因我說了,我不想讓他挑起我們兩族的爭鬥。」

烈王點了點頭;「那大皇子可以放心的走了,我向你保證,沒人能挑起我們兩族的爭鬥。」

大皇子端茶杯的動作一頓,放下道;「其實我是帶著誠意來合作的,但是,既然烈王沒這個意思,那麼我也不強求,不過,我既然來了,一定會將那個傢伙抓走的,你放心,期間絕對不會做任何不利於我們兩族之間的事情的。」

大皇子直爽,說罷這番話,直接轉身大步離去,而烈王的臉色則是一片陰沉。

大皇子的意思很明顯,是要在他們的地盤撒野!

待到大皇子離開之後,烈王緊緊的攥起了拳頭,道;「這群狂妄自大的傢伙,沒想到現在依然如此,竟然還想在我羅剎族撒野,我看他們真的是活夠了!」

「烈王息怒,屬下看,這件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一旁的古塵突然開口。

烈王一愣,看向古塵道;「索羅雲,你難道也覺得此事有蹊蹺?」

「肯定有蹊蹺。」古塵道,「殿下,您想啊,您剛才問他,那人是什麼種族,是什麼來歷,他全部是搪塞,好像……好像是準備的不充分。」

「準備的不充分?你的意思是,這是他虛構的?」

「難道殿下不這麼覺的嗎?屬下的見識雖然短淺,但是也是有一些見識的人,但是卻從未聽說過這世間有什麼人,能隨意的變化模樣和種族,難道殿下知道這種人?」

烈王搖了搖頭;「冥界中,從未聽過這種傳聞。」

「這是第一個疑點!」古塵道,「虛構出一個不存在的人,然後說確實存在,除了本人自己知道真假之外,誰能驗證?像他那樣的人物,我也可以編造,我說我見過一個怪人,身高二十丈,左手施展火焰,右手施展寒冰,稍稍跺腳,天崩地裂,但是這個怪人實際不存在,可是烈王殿下怎麼反駁我?我一口咬定,就是存在,您怎麼辦?」

烈王眉心緊緊的皺在一起,然後緩緩的搖了搖頭;「若是你一口咬定存在,我沒法反駁你。」

「這就是了。」古塵道,「那夜叉族的大皇子就是如此,甚至他連那人的子丑寅某都說不出,卻說確實存在這麼一個能變化的怪人,換做我,我實在不能相信,還有。」

「還有什麼?」烈王道。

「那夜叉族的大皇子說,那個人的實力一般,但是卻擁有詭異的變化之術,這也不合理。」

「這怎麼不合理?」

「烈王殿下,您不要忘了,我們和夜叉族之間相隔了多少危險,亂流戈壁,奪魂海還有各種勢力等等,就算是那人擁有變化之術,可是他的實力不能也隨著變化吧?他就算是變成一個神靈,但是他能闖過奪魂海?奪魂海的冥獸可不給他這個面子,管他是什麼東西,實力不夠,只有死路一條。「

烈王緩緩的點了點頭;「你說的對,實力不足,不管是什麼人,都不可能跨越奪魂海,看來,他確實是在撒謊。」

「不止,他說那人擁有變化之術,可能已經混進了我們的族群中,這不是開玩笑嗎?羅剎城一直都是在殿下您的控制之中,有多嚴密,我們自己人清楚,我們已經封族了五年,斷絕了一切和外界的聯繫,那人就算是一隻蒼蠅也飛不進來,這不是擺明的胡扯嗎?」

烈王再次點了點頭;「你分析的在理,很對,這必定是他的謊言,但是,他的目的是什麼呢?」


古塵做出一副沉思的樣子,道;「殿下,有句話我不知當說不當說。」

「但說無妨!」

「他們這次可能是來打探我們的虛實的。」

「打探虛實?」

「沒錯,我們封族了五年,時間已然不短,甚至外界都傳聞我們羅剎族遭遇了變故,難保這消息不會傳到夜叉族的耳中,所以他們帶著一個幼稚的借口,來試探我們的虛實,看看傳言是否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就趁機滅了我們,如果是假的,對他們也無所謂不是?」

烈王再次點了點頭;「你的意思是,他們這次來的主要目的,只是為了試探我們的虛實?」

古塵點了點頭;「屬下只想到這一種可能,至於那追殺什麼人的借口,我覺的太過虛假了。」

烈王呢喃;「沒錯,你說的很對,什麼追殺能變幻之人,我看也是一個借口,不過,如果他們是來試探我們虛實的,倒是真的麻煩,現在我們族群有一半的力量,都在斷魂谷待命,萬一被他們知道了通道的事情,肯定對我們不利,付然!」

「屬下在!」

「你馬上安排,讓我們的人從現在開始,外出巡邏,一旦發現夜叉族進入我們的領地,直接驅趕出去,最好不要和他們交手,趕走就好!」

「是!」付然抱拳,轉身大步的離開了大殿。

待到付然離去之後,烈王不禁的長出一口氣,道;「索羅雲索羅倩。」

「屬下在!」

古塵和秦榮抱拳。

「今日你們兩人辛苦了,我有些疲倦,想一個人靜一靜。」

「是!屬下告退!」

古塵和秦榮對視一眼,隨後離開了大殿。

待到兩人離開之後,烈王不禁的眯起了眼睛,喃喃道;「眼看通道即將要被打開,竟然在這個時候夜叉族上門了,真是煩惱,還不能直接動手驅趕他們,看來,只有先拖延住他們,等待通道的消息了。」


……

羅剎城,一座別緻的院子中,房門緊閉,而古塵和秦榮兩人正在昏暗的油燈下商量下一步的計劃。

「今天的事情好險,幸虧你花言巧語,讓列王沒有相信那夜叉族的大皇子。」


古塵淡笑了一下;「其實說到底,還是天賜機緣,今天我們的機會抓的太好了,正好親眼見證了這一切,而恰好,夜叉族的大皇子也不能說他們已經打通了通道,說我是來自人界的人類,如此便會曝光他們,我也正好利用他不能直說的這一點,反駁了他。」

「恩,今天的機會確實難得,現在烈王斷定了夜叉族的大皇子在騙自己,對我們而言是好事,起碼我們安全了,但是,下一步要這麼做?」

「不急。」古塵道,「夜叉族的大皇子走的時候,不是放下了話?就算是烈王不和他合作,他也不會放棄,你放心吧,他是不會帶人走的,只要他不帶人走,對我們來說就是機會,我們要做的,無非就是將這灘渾水攪起來,現在烈王也開始派人出去巡查了,這對我們來說,全部是大好的機會,不過,我們先不要有什麼動作,先靜等一段時間,然後再行動。」




Related Articles

“哦?”

楚老爺子一聽,神情不悅的說道:“你這話是...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