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了?」風可柔的聲音響起,她的眸光閃爍著,想到她年紀輕輕突破高玄,心底還是有幾分忌憚,尤其是,前幾日才剛剛發生了那樣的事情……

東方凌薇卻是不搭理她,只是眸光掃過四周,「這是怎麼了?」

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既然宮政沉香將她拉了過來,那肯定是和她有關的吧?

聽著東方凌薇問話,一邊一個男子上前,說道:「小師妹,我們這邊都是支持你的一派,彙集在這裡有事商討,哪裡曉得可柔師姐會來砸場子?非要與我們搶了這場地不可。」

原來,自那日測試之後的事情,東方凌薇這一邊也有了徹底的擁護者。

可是,風可柔哪裡能容忍自己看不慣的人被這麼護著?

於是刻意找茬來了。

聽著那男子的話,東方凌薇微微搖頭。

「師姐這是幹嘛?您現在至少是師姐,怎麼也該樹立典範才是,這般恣意妄為,不怕被人笑話?」

風可柔瞪眼,「就算你實力不錯,你一個剛剛進入靈殿的丫頭也有資格說我?再說了,靈殿是大家的誰規定我不能來這裡了,今日,我們還非要了這地方不成!」

「有沒有資格一個月後,自然見分曉,你說是嗎師姐——」

東方凌薇卻只是一勾唇,繼續道。

「哦,對了,還請師姐您這些天好好養傷,若是一不小心比試的時候出了什麼岔子,師姐您就得滾去三班了,到時候,在場的很多人都會是師姐您的同班同學。」

沒錯在場的都是二班與三班的人,風可柔再強勢也只能使喚使喚實力比她低的人。

實際上,一班內部高手甚多,只是沒有哪一個像風可柔這般囂張罷了。

風可柔站在一邊,面色不見好。

身後,水雲召上前意欲支招,卻被風可柔瞪了回去。

風可柔算是發現了,自從這個水雲召接近她后,就再沒好事發生了。

這樣威脅到她的人,不能留!

… 風可柔眸上湧上了一絲殺意。

她轉過身去,冷冷地瞥了眼一邊的水雲召。


她怎能繼續呆在這裡?想起前幾日東方凌薇突破了!她就很不爽!

輕咬牙,風可柔冷聲開口,「走!」

看著他們離去的身影,宮政沉香忍不住叫出了聲來,「哇塞,凌薇,你剛可是太帥了,剛才那醜八怪的臉,可臭了。」

「是啊,小師妹,沒想到可柔師姐在你跟前果然只有吃癟的份兒。」一邊的男生上前道。

「對,果然我們支持小師妹是對的!」

「……」

一時間,眾人言語紛紛。

就在此時,一陣清冽的聲音響起。

「是啊,我們的小師妹,倒是有幾分本事。」

那是一個穿著白色院服的女子。

女子滿頭的青絲利索地束在腦後,絕色的姿容絲毫不輸那風可柔。

她的胸前,那個金色的牌子,在陽光下,燁燁發光。

「啊,是虞師姐。」有人一聲驚呼。

瞬時,人群中,再次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凌薇,她倒也不像是什麼簡單的人物。」察覺到周邊的低呼,宮政沉香靠近了東方凌薇,低聲開口道。

驚呼微眯起眼,看向了來人。

見著對方這般警惕,虞南湘笑出了聲來。

她的笑容很好看,一雙大眼眯成了好看的弧度,很有親和力。

伸出手,她笑道,「你好,小師妹,我是虞南湘。」

東方凌薇眉頭一挑,繼而也伸出手去。

如此,兩雙手,握在了一起。東方凌薇分明探查到了虞南湘掌心處所散發出來的靈氣。

她知道,這是她在試探她!

不過,試探又如何?她東方凌薇本就不曾打算低調地活著!


倒也毫不懼她,她反擊了回去。

探查到了東方凌薇的實力,虞南湘的眸中一閃而逝的訝異。

這幾日來在靈殿里四處都能聽到這個小師妹的名字,沒想到,倒真是人如其名,真的有這麼兩下子。

虞南湘鬆開了手,看著眼前這個已經長得風華絕代的女子,微微頷首。

她算是知道了那一向心高氣傲的風可柔,為何會再三地栽在眼前之人的手上了。實力不佳,自然是個軟腳蝦。

「喂,你想幹嘛?」見著虞南湘一直打量著東方凌薇,宮政沉香不樂意了,她上前,直接攔在了東方凌薇的面前。

虞南湘先一怔,繼而笑了,「哈哈,這屆的新生倒都是不簡單。」

說罷,視線繞過宮政沉香,看向了東方凌薇,「小師妹,我期待你一個月後的表現……」待說完,再是不停留,徑直離去。

「她是誰?」等虞南湘離去后,宮政沉香拽過一邊一個男生,問起。

「她啊,是逍遙子的孫女。不過,也是那風可柔的死對頭。」


「對,就是。虞師姐一直看可柔師姐不順眼,可是礙於可柔師姐是逍遙子的愛徒,一直對她容忍著。」

「就是沒想到,一向甚少露面的逍遙子,今天也出來了啊……」

逍遙子……?

東方凌薇眸中閃過几絲興味。

這事情,似乎越來越好玩了呢……香拽過一邊一個男生,問起。

「她啊,是逍遙子的孫女。不過,也是那風可柔的死對頭。」

「對,就是。虞師姐一直看可柔師姐不順眼,可是礙於可柔師姐是逍遙子的愛徒,一直對她容忍著。」

「就是沒想到,一向甚少露面的逍遙子,今天也出來了啊……」

逍遙子……?

東方凌薇眸中閃過几絲興味。

這事情,似乎越來越好玩了呢……

… 《頭號甜妻:老公,快躺好!》

南城算了酒吧,昏暗的燈光,嘈雜的環境,給人瘋狂的感覺。

黎相思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安靜的角落坐下來,屁股還沒坐熱,就被旁邊的人一把拽起來碰杯。

「真沒想到我們黎大美女就要嫁人了,恭喜恭喜呀!」

「對呀對呀,咱們的黎美人就要步入少婦的行列了,早點生娃哦,我們這些人可都盼著呢!」

「我連小孩的紅包都準備好了。」

「不是吧?」黎相思詫異,冷汗冒了一身。

又一個人拉著她說道:「哈哈,早做打算早準備嘛,你們說是不是呀?」

幾個女孩笑成一團,黎相思無語。

迷離的燈光,酒精的迷醉,香煙的麻醉,曖/昧的氣氛,一切的一切都令黎相思眩暈。


不錯,今天就是她的單身派對。

一周后,她就結婚了。

新郎官還是個洋小伙,可真是羨煞了她的同學。

「咦,新郎官怎麼唱了一首歌就走了啊?我說黎美人,難不成他還要過單身夜?這都結婚的人了,你以後可要看緊點,我聽說老外那方面可開放了。」說話的人尖銳的聲音惹得黎相思很不舒服。

她叫什麼名字黎相思也記不起來了,可說話很沖。

「輕輕,你瞎說什麼呢?黎美人,輕輕喝醉了,真是不好意思。」

可是蔚輕輕不甘心,她指著黎相思的胸口冷喝:「你這個沒良心的女人,當初學長不顧一切泡到你,你都做了什麼事?不辭而別,呵呵,四年不見居然說結婚了!找誰不好,非找個洋鬼子,你是嫌棄學長器大活不好嗎!」

「輕輕,你在說什麼啊?」和輕輕一起的秋佳怡趕緊捂著她的嘴,這說下去可就真的掉節操了。

「呵呵……你讓她說。」黎相思借著酒勁,薄唇剜出一抹冷笑,眼底蘊含著陰森以及淺淺的曖/昧。

蔚輕輕推開秋佳怡,大笑道:「不要臉的臭女人,你這個二手玫瑰留學回來還能鑲金了不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當年的那些事,勾/引學長的……」

「輕輕!你別說了……」秋佳怡打斷她的話,拽著她就要走。

誰料,蔚輕輕扔掉秋佳怡的手,憤惱道:「秋佳怡,我才沒醉呢,我清醒得很,就是要罵死這個賤女人!」

「不要臉的賤人,佳怡,你不知道吧,就是這個女人害得學長喝酒喝到胃出血的。可她呢?莫名其妙的分手,現在回來了,竟然說要和別人結婚?學長這綠帽子真是戴夠了,我都看不下去了,你說她賤不賤啊?……」

黎相思眼睛瞪圓,很是驚訝。

他居然胃出血?

在她的印象里時以謙是一個很能控制度量的人,竟然會喝的爛醉,進醫院。

黎相思動了動唇瓣,想問清楚,誰知道沒等著她開口,蔚輕輕醉倒在朋友懷裡。

蔚輕輕喃喃罵道:「賤人,臭婊/子,你……學長瞎了眼才一直等你回來……賤人,賤人!」

喃喃的聲音聽得不真切,黎相思怔住,心像是被挖空一般,難受。

黎相思苦澀一笑,算了,都已經是前任了。

現在的關心也毫無意義。

… 她失魂落魄般的走到麥克風前,舉著麥,頭髮凌亂,纖細的身形像是觸摸不到的幽靈般!

整個人顯得脆弱和感性,眼角深深眯著。

黎相思高高舉杯,滄桑的笑著:「單身快樂!cheers!」


「單身快樂!」

在場的人紛紛舉杯,碰杯的聲音,尖叫聲,口哨聲稀里嘩啦的碎成一片。

黎相思也不知道這些人什麼時候才走,正欲坐下休息。剛才拽著蔚輕輕的女孩就走了過來。

「黎美人,你老公好帥哦,你們怎麼相識的呀?」秋佳怡一臉羨慕的看著她。

黎相思歪頭回答:「大學同學。」

「哇,真棒啊,這可是純愛哦……」

「呵呵,算是吧……」黎相思苦澀的笑著,如果不是因為那件事,她也不可能和tony結婚。

「哼,鬼才信!」蔚輕輕就連睡著了也還能接話,也是蠻拼的。

秋佳怡大紅色的長裙在黎相思的眼前晃了晃,她抓著黎相思的手,擔心地說:「相思,你要長個心眼啊,我聽說那些長得好看又多金,身材還很棒的男人,很有可能是gay呢!」

黎相思:「……」

尷尬一笑,她回答:「你想多了。」

果然就不應該舉辦這個單身派對,秋佳怡的話瞬間讓那一幕噁心的畫面浮現在黎相思的腦海。

「tony,啊……再深一點,再用力一點!」

「夠了嗎?」陰鷙的眼底閃著挑逗。

「不夠!」

「夠了嗎!」聲音抬高,對方甚至顫抖了一下。

「唔,tony,不要和那個女人結婚,我討厭她。」

「乖啦,我和她結婚只是為了保護你,忘了么?」

瘋狂的親吻,幾乎讓人看得血脈膨脹。

「嗯……」呻/吟聲不絕於耳,「快進來啊,人家都要爆炸了。」

「你個小妖精!」




Related Articles

周明禮的語氣很差。

能讓一個彬彬有禮的紳士如此說話,說明易淳...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