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知道我是誰么?竟敢這樣偷襲我?」薛離火非常氣惱道。

葉雲俯瞰了薛離火一眼,聳肩道:「你是誰,我沒有興趣知道。」


「我是北域侯的兒子薛離火,你以如此卑劣的手段偷襲我,要淘汰我。等我出去之後,必然讓我爹給我做主!」薛離火厲聲威脅道。

葉雲看了薛離火一樣,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道:「你是不是腦袋有問題?我只是讓你們暫時留步,等我的同伴出來而已,誰要淘汰你了?」

微頓一下,葉雲很不爽道:「還有就是,你能不能像個男人?被打了就要回去找大人幫忙,這也太沒骨氣了。」

「噗嗤……」

林飛忍不住笑了,當發現眾人的眼神都鎖定在他的身上,他不由抱歉道:「咳咳……真是忍不住想笑。嘿嘿,薛離火,我也很想知道你是不是男人?」

薛離火氣怒的瞪向林飛。

血天衣悄然運轉著先天魂力,在催動一種魂術,欲偷襲葉雲。

葉雲早已經催發了借魂訣,在觀察著林飛,血天衣,薛離火三人。

當血天衣的氣運星辰圖上的八顆星辰出現異常閃動之時,葉雲捕捉到了血天衣欲偷襲的意圖,葉雲反手拔出蛇鱗劍,劍尖指在了血天衣的眉心處。

血天衣瞬間嚇得冷汗直冒,臉上的肌肉都僵硬了。

林飛與薛離火也都嚇得顫慄了一下,林飛急忙提醒道:「選拔比試可是不能殺人的……要不然你也難逃一死。」

入學石梯上的杜泰,龔雲,游沖長老等人,又一次緊張起來,這小子拔劍而出,難到是有意殺血天衣?

杜泰導師,都已經在悄然運轉靈聖力量,準備隨時出手擊殺葉雲,救下血天衣幾人。

葉雲冷冷注視著血天衣,警告道:「你不想讓我用雷靈符篆,將你劈成重傷,就不要想著偷偷運轉先天魂力來偷襲我!」

血天衣的心神震動,他悄然運轉先天魂力,竟然被葉雲察覺?難到葉雲也修出了先天魂力,而且還非常的強?


林飛與薛離火都很吃驚的看向血天衣,他們不知道血天衣是否偷偷運轉了先天魂力?

血天衣也想要矢口否認,但是看著葉雲冰冷的目光,他感覺自己不承認,必然要承受雷霆襲擊,他可不想被雷霆重創,所以血天衣苦澀道:「我……我知道了。你是怎麼發現,我在運轉先天魂力的?」

葉雲收回蛇鱗劍,冷酷道:「這個你就沒有必要知道了。」

林飛與薛離火二人,很驚疑的對視一眼,他們本來也想等葉雲放鬆警惕,來以先天魂術對付葉雲。可是這葉雲似乎對先天魂力有所察覺,這讓他們二人謹慎的不敢嘗試。


入學石梯上的杜泰導師,散去了凝聚的靈聖力量,他誇讚道:「此子必然已經修出了先天魂力,真是一個可造之材。」

「很奇怪,他就算修成了先天魂力,又如何在血天衣未曾出手之前,斷定血天衣欲以先天魂力的秘術來偷襲他?」龔雲非常不解的問道。

杜泰導師淡然道:「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機緣,這或許是此子過去得到的機緣。」

……

嗖,嗖。

考驗之路的石門又有動靜,武道石門與丹道石門閃爍著,有一男一女出來。

薛離火見到這一男一女立刻大喊道:「魏庭朝,穆小蟬,你們小心一點,這個人手中有高級雷靈符篆,為人更是卑鄙無恥,剛才將我們三個給偷襲了。」

魏庭朝,鎮南大將軍的兒子,他身高八尺,魁梧如熊,一張臉長得非常英武。

穆小蟬,並非侯爺與大將軍的後人,她是宰相之女,出生於書香門第之中。不過她能通過丹道之路的考驗,顯然不是一個傳統的香閨淑女。

不過,穆小蟬的容顏很小家碧玉形,而且看起來很溫柔的樣子,那一雙靈動的大眼睛中,水霧飄然,天生就有讓男人心軟的優勢。

魏庭朝與穆小蟬顯然與薛離火,林飛,血天衣三個都認識,見到他們三人嘴角流血的躺在地上。魏庭朝非常的吃驚,而後用警惕的目光盯著葉雲。

穆小蟬則掩嘴輕笑,聲音清脆動聽的說道:「咯咯,你們三個也會有被人給偷襲擊敗的時候?」

「哎,誰讓我們太輕敵,太小看人了。」

林飛感嘆一聲,他覺得這是一個巨大的教訓,以後他絕對不會再輕視任何人。

魏庭朝瞪著葉雲,威嚴問道:「你是誰?為什麼要偷襲他們?」

「我只是想要讓他們暫時留步而已。」葉雲聳肩道。

「這可惡的傢伙,在等他的同伴出來,在他的同伴未出來之前,他不會讓我們上去,也不會讓你們上去。」薛離火非常憋屈的說道。

魏庭朝還未說話,穆小蟬用水霧閃爍的大眼睛,看向葉雲淺笑道:「聽起來很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意思。」

「穆小蟬,你這句話非常不對。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是來形容英雄的,不是來形容可恥的偷襲者的。」薛離火窩火罵咧道。

葉雲很不爽的瞪了薛離火一眼,不屑道:「行了,我以符篆攻擊了你,你足夠強大自然可以安然無恙。自己弱了,就別在這裡廢話,一個男人首先就得有輸得起的心胸。」

「你……你敢跟我公平對決一場嗎?」薛離火氣得臉漲得發黑,道。

「等入了神帝學院之後,我自然會與你公平的戰一場。但是以你現在的實力,公平對決結局也是一樣的。」葉雲不在意的點頭道。

「狂妄!」薛離火出離憤怒了,他向魏庭朝大喊道:「魏庭朝,你今天給我痛揍這個混蛋,我免費送你一瓶培元丹。」

「真的么?」魏庭朝欣喜問道。

「當然是真的,你要給我狠狠的揍他,揍到他的同伴待會兒都認出來他來為止!」薛離火厲聲道。

霹靂!

一聲驚雷響起,薛離火身上被一道雷霆擊中,他口中噴出幾口鮮血,身體都痙攣了起來。

魏庭朝,穆小蟬二人臉色大變,沒有想到葉雲如此肆無忌憚,又給薛離火傷上加傷。

葉雲俯瞰著林飛與血天衣二人,冷哼道:「我與這二人對決之時,一樣可以操控雷靈符篆,你們二個要是有所異動,就別怪我不留情面!」

林飛與血天衣看著薛離火的慘狀,對葉雲又有了新的了解,他可不管你是爹是誰,要動手就動手了,毫不留情。

穆小蟬盯著葉雲問道:「你知道薛離火的爹是誰嗎?」

「知道,他爹是北域侯,他剛才已經說過了。」葉雲聳肩道。

魏庭朝與穆小蟬表情都是微變,他們忽然意識到,這是遇上了渾人,完全不會在乎他們這些人的身份。 薛離火被重創的口吐鮮血,身體痙攣無法說話,如果他還能開口,一定會讓魏庭朝與穆小蟬不要與葉雲廢話,馬上將其痛揍一頓。

入學石梯上,神帝學院的導師與長老們,都在目不轉睛的盯著手中的銅鏡,在注視著入學石梯下發生的這一幕。

「魏庭朝據說已經盡得鎮南大將軍魏厚德的真傳,一手霸王槍術極為犀利。不知道他是否能靠近這一個手持高級雷靈符篆的人,用霸王劍術將其擊敗?」一個神帝學院的長老說道。

「楚南長老,你這話什麼意思?是對符篆有偏見么?」龔雲導師不滿的皺起眉頭道。

「龔雲導師,我並非對符篆有意見。我只是覺得實力不強的人,卻拿著高級符篆擊敗許多有天賦的人,這非常的不公平。」楚南長老說出了心中的想法。

龔雲不屑道:「楚南長老,這怎麼可能有絕對公平的事情?符篆師與丹藥師的戰鬥力都較弱,在第一輪與第二輪的選拔比試中,是絕對的弱勢。而武道修者們,還能用上威力極強的靈性法寶,這是不是也算不公平?」

杜泰導師沉聲道:「好了,你們是不是糊塗了?前二輪可以憑藉法寶與符篆,丹藥闖過,這考驗之路上能行嗎?可以通過考驗之路的人,就是值得肯定的人才!」

「杜泰導師所說極是。」龔雲長老反應過來,一臉歉意道。

楚南長老低頭苦澀道:「杜泰導師對不起,我不敢議論此事。」

杜泰導師搖了搖頭道:「專心觀戰吧,這二人被薛離火提醒,已經知曉此子手中有高級雷靈符篆。他們必然會想辦法避開,而與此子近身大戰,現在是我們了解此子真正實力的時候。」

杜泰導師如此說,其他導師與長老們,都開始專心透過手中的銅鏡觀察起了葉雲。

游沖長老也是滿懷期待的看著,葉雲武道修為多強,在場之人,只有他最了解。但是游沖長老不覺得葉雲可以穩贏魏庭朝。

因為霸王槍術太霸道,可以讓魄王四階的魏庭朝提升更強的力量。

魏庭朝從背後解下來分解成幾節的長槍,而後將其拼湊起來,氣勢如虹的對穆小蟬說道:「穆小嬋,你到一旁站著,讓我來解決他!」

穆小嬋點了點頭,蓮步輕移的走到一旁,而後朝葉雲說道:「符篆的確很厲害,關鍵時刻能救命。但是真正的強者對決,符篆註定只能是輔助的,無法真正的左右對決的結果。」

葉雲聳了聳肩,一手抓出十個紫色竹中竹笑道:「我不覺得你這句話是對的,如果我以高級雷靈符篆席捲附近的所有區域,你確信自己能靠近我?」

穆小嬋水霧閃爍的大眼睛,微眯搖頭道:「你覺得我會相信,你手中有十道雷靈符篆嗎?」

魏庭朝,林飛,血天衣幾人也都緊緊盯著葉雲,在這個小區域之內,葉雲如果同時催動十道高級雷靈符篆來庇護自己,他們想要擊敗葉雲將極難。

葉雲笑了笑,口念密語『急急如律令』,霎間讓十個紫色竹中竹懸浮虛空,一道道恐怖雷紋環繞而出,在紫色竹中竹上顯現的『雷靈』二字上匯聚。

嗡嗡嗡嗡嗡……

虛空中雷聲悶響,有雷電已經可以肉眼可見。

這一下魏庭朝,穆小嬋的臉色大變,這葉雲手中似乎真有十道高級雷靈符篆?這怎麼可能呢?高級雷靈符篆一道難求,價格更是高的離譜,怎麼葉雲手中有這麼多?

葉雲看著臉色變得極為難看的魏庭朝,輕笑道:「我知道,今日要是用雷靈符篆將你們全部重創,你們心中也會覺得輸得不服氣。」

「當然不服氣,你這屬於投機取巧,完全是靠別人鏤刻的符篆在取勝。」魏庭朝耿直道。

「嘿嘿,我可以不用符篆,與你武道對決。但是我有一個條件。」葉雲淡然笑道。

「什麼條件?」魏庭朝問道。


葉雲聳肩道:「這對你們來說非常的簡單。如果你敗在我的手中,你們就得給我負責,將所有從考驗之路中出來的人攔截下來,直到我的同伴出來為止,你覺得如何?」

「好!這條件我答應了!」魏庭朝立刻答應道。

穆小嬋很狡黠道:「這好像是在賭輸贏吧?你如果輸給了魏庭朝又該如何?」

魏庭朝,林飛,血天衣眼中都是一亮,如果葉雲輸了,他們可得好好報復。

葉雲搖頭道:「誰說這是賭輸贏?你們又有資格與我賭?你們不答應,我還需要廢話什麼呢?我相信這十道高級雷靈符篆,足以擊敗你們二個。」

穆小嬋瓊鼻微皺,很不滿道:「你這人,怎麼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

葉雲眯著眼睛,道:「我將你們劈得灰炭一樣,是不是能體現出男子氣概?」

穆小嬋無語相對,這葉雲根本不上她的當。

魏庭朝橫槍指向葉雲,道:「無需多言,戰一場再說!」

葉雲笑著點頭,隨後將十個雷靈符篆中的九個收入乾坤袋,還有一個插在了腰間。接著葉雲反手拔出蛇鱗劍,戰意黯然道:「來吧,讓我看一看,東帝之城的天之驕子的真正的水準。」

葉雲捨棄符篆,拔出蛇鱗劍要與魏庭朝武道對決的一幕,讓入學石梯上的導師們與長老們,都不由皺起了眉頭,許多人都覺得葉雲捨棄掉雷靈符篆,屬於自斷雙臂,必然大敗。

「這小子真是太沒腦子了。手中有高級雷靈符篆,直接轟敗對手就好,怎麼還如此傻乎乎的要與對方武道對決?」符篆導師龔雲,不滿的低聲道。

「龔雲導師,難到你覺得一個年輕小子的手中,真能有十個高級雷靈符篆,我看他手中最多就一道高級雷靈符篆,其他幾道必然是濫竽充數,只是他用來唬人的。」楚南長老嘲諷道。

「楚南長老所言甚是,高級雷靈符篆豈是能輕易得到的?」另外一個符篆導師插嘴道。

「……」

游沖長老不去聽眾人議論之語,他的內心大駭。因為他是知曉葉雲在符篆上的逆天天賦的。但是游沖長老,也無法相信,葉雲以現在這個年齡,就已經一步登天,成了高級雷靈符篆?

但是他又覺得這是有可能的,因為游沖長老親眼看到過葉雲鏤刻雷靈符篆的場景,他是那樣的風輕雲淡,一筆成符篆,毫不脫離帶水。

「如果葉雲真能鏤刻高級雷靈符篆,老朽豈不是賺大了?」游沖長老在心中低語。

……


魏庭朝感應到葉雲濃烈的戰意,他毫不猶豫的出招了,他的長槍橫空而擊,瞬間如活了過來一般,翻天覆地的攪動風雲,衝散了葉雲身體周圍的天地之精。

葉雲暗道一聲『厲害』。

因為對方的槍術還未真正展現,就已經以槍氣破壞了他身邊的天地之精。

葉雲快速後撤,要遠離被魏庭朝槍氣所破壞的區域。

這一刻,魏庭朝如風而動,速度真是快如閃電!

葉雲未曾反應過來之時,魏庭朝已經騰在虛空中,寒槍的槍尖直刺葉雲的胸口。葉雲倉促提劍阻攔,同時運轉了水木經中,水柔融萬物的秘術。

轟!

寒槍的槍尖轟在蛇鱗劍上,打出一串火花。

蛇鱗劍的劍身,被寒槍集中狠狠撞擊在葉雲的胸口,葉雲整個人瞬間被擊退了五步,嘴中更是溢出了鮮血。

這就是魏家的霸王槍術,極速殺伐,力量無窮!

穆小嬋,林飛,血天衣三人見魏庭朝一擊就讓葉雲嘴中飆血,無不興奮起來。這葉雲的真實實力,真正不足為慮,魏庭朝肯定是贏定了。

魏庭朝自己卻深深皺起眉頭,他剛才這一擊,乃是霸王劍術中,最可怕的殺招。他施展這一招的時候,力量翻了數倍,可是這樣霸道的一擊,卻沒有能擊敗一個魄將級的人,這讓魏庭朝感覺不可思議。

葉雲是以水柔融萬物的秘術,泄掉了一半的攻擊力量,才沒有狼狽的倒飛出去。這也讓葉雲認識到了,法術的強弱也非常影響勝負。

「好槍術!」

葉雲誇讚一聲,而後忍不住催發出龍蛇並起的命魄成形的異象,在龍蛇並起的命魄成形的法相之中,他仰天長嘯,揮斬出了狂暴劍術。

霎間,龍蛇嘶吼,化為一道道狂暴的劍氣,撕裂空間一般,轟向了魏庭朝。

魏庭朝亦是熱血沸騰,他長槍揮舞,演化出無盡槍影,逆襲而上,對轟上了傾斜而下狂暴劍氣。

鏗鏘,鏗鏘…

轟轟轟……

魏庭朝與葉雲的身旁,劍氣與槍影狂暴炸裂!

穆小嬋,林飛,血天衣三人都看呆了,這不用符篆的葉雲,居然也如此可怕,這樣的劍術真是狂暴之極,與霸王槍術都能一拼。

魏庭朝的衣服在這一次對決之中,碎裂大半,但是他毫不在意,此時此刻他心中只有霸王槍術的一個『霸』字!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