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你也不用擔心,呶,你先拿著這個珠子在這裡等我們,它可以讓你暫時不會被蠻獸傷害,等我們回來的時候,你再同我們一起出去就安全了。」

「記住,一定不要亂走,在這裡等我們回來哦!」

這個叫古菡的少女歉意的遞給寧天一顆奇特的珠子之後,不等其說什麼便飛身追向之前的隊伍。

「看來獻陽城中也不全是童瑤那種女人嘛,也不知道前任靈魂什麼品味,眼前這個女人還不比那什麼童瑤好一千倍啊?」

此時寧天看著古菡遠處的背影,心中頓時好感無限,他也已經從其芳名得知,這個女子也是獻陽城武學世家之一的古家子弟。

「這是好像一枚可以掩蓋自己氣息的珠子,這樣蠻獸就不會尋著氣息找到自己,想必價值不菲吧!」 拿著手上那枚看起來就不簡單的珠子,寧天出神的掃了掃嘴角的哈喇子。

「嘖嘖,冰清玉潔,白衣飄飄,蔥蔥玉指,凹凸有致,最重要的是還有個菩薩心腸!」

「如此之女子,要是有幸能被剛才那雙完美的手牽……」

此刻的他已經現行為二十一世代的單身好男人,他那雄霸天下的意淫神功正在發功。

「不是,他們說什麼?一個剛分娩的蠻獸?」

然而就在寧天對這個有好感的女生,正要想入非非的時候,他突然似乎想到什麼!就在剛才隱約的有什麼在自己腦海一閃而過。

「對了,剛分娩的蠻獸!」寧天一拍自己的腦瓜,總算抓住了這一絲

「哈哈,小東西,小爺可以不用給你喂血了!我們這就去給你搞奶吃!」

說著,寧天停止了想歪歪,看著懷裡的小通天犼,一陣哈哈大笑,隨後真氣一轉他這便催動身法悄悄跟了上去。

且說古菡趕上隊伍之後,隊伍中的藍衣少年對那個靈活的胖子說道:「要不我們來猜猜?」

「猜什麼?」古菡疑惑的問道。

「當然是菡妹你有沒有留下什麼保命的玩意給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傻小子啊?」之前那個樹梢少年接話道。

「哦,那有什麼好猜的,他那麼弱,我當然是把我娘親給我的那個絕息珠給他了,對了,回去的時候,順便把他稍回去吧。」古菡嘟了嘟嘴道。

「神馬?菡妹你說神馬?」聽到這話,其餘的四個人全部詫異了一下,就連那個領頭的老大都不自覺的狠狠抽動了一下嘴角。

重生幸福時光 蕭晨大哥,你們怎麼了?」感覺道前面的老大在空中頓了下,古菡疑惑道,大家這是怎麼了?

「……,菡妹,你可知道你娘也就是我的姨娘給你的這枚絕息珠很重要麼?」看著這個貌似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的妹妹,這個被叫做蕭晨的少年一陣無語。

「知道啊,可是……可是,那畢竟是……一條人命嘛……」到了此時少女才覺得自己贈珠之舉是有些草率了。

「蕭大哥,要不你們等等,我胖子回去將其要回來?」胖子仗著自己靈活,想停下來回去找寧天把絕息珠要回來。

「算了!時間不多了,我們已經快到了,而且這次機會難得,還是先完成這次的目的吧,至於那珠子,想必那小子也絕不敢私吞。」

「為了避免節外生枝,我們還是速戰速決吧!」

說著這個先天十一重的蕭晨突然加速往目的地衝去,其他人聞言也都加速跟上。

而寧天則是一路優哉游哉的跟著。

很快,他們來到了一個山嶺附近停了下來,然後躡手躡腳的往裡面走,彷彿是怕驚動了什麼。

看到這一切,寧天也差不多心中有數了,想必他們這次的目標已經就在附近了。

果然,寧天很快就察覺到了在他們不遠處有一頭金背蠻熊正在休息,那十分有節奏的心跳聲彷彿在警告敢於靠近的任何生物。

只是它身邊的那個新生小生命,已經說明此時正是它這個先天十二重巔峰實力的蠻獸最為虛弱的時刻。

而古菡他們小隊也已經發現目標,而且正在悄悄靠近,準備給其致命一擊。

「等下,自己要不要上去搶呢?話說剛才那妹子還給自己一個價值連城的珠子保命呢,若是自己此刻出手搶了他們的獵物,豈不是被人家笑話?」

寧天躲在叢林中遠遠地看著,他在思忖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但是突然不知道為何,那隊伍中的胖子突然不小心踩斷了一根枯枝。


只聽「啪!」的那一下清脆響聲,徹底宣告小隊的突襲計劃告破。

「潘峰,你搞什麼玩意?!」眼看計劃就這樣前功盡棄,隊伍中那個樹梢少年,頓時就不滿了。

「哎,金塵算了,反正以我們的實力也不怕這剛分娩的金背蠻熊,大不了多費一番功夫罷了!」隊伍的老大蕭晨及時和解道。

「好吧,既然已經驚醒了它,那我們就就光明正大的合力將其擊殺吧!」藍衣少年也是附和道。

就這樣,在金背蠻熊死死盯著的目光中,古菡他們五個大搖大擺的走出了草叢。

「廢話少說了!速戰速決!上!」說罷蕭晨第一個就衝殺向了金背蠻熊,畢竟藝高人膽大。

隨後其他人也都不甘落後,依次圍攻而上,畢竟他們這樣的實力,肯定從小就是處處被人尊敬的仙武天才,除了蕭晨他們誰又服氣誰呢?

當然古菡沒有上,她只是在看著,並負責警戒四周,之所以不讓她上,也是蕭晨知道這妮子心軟,不會痛下殺手。

要知道這樣的生死搏殺中,只要是片刻的猶豫都會被這瘋狂的金背蠻熊撕成碎肉的!

所以還不如不讓她上。

話說這群少年也的確不簡單,各家的絕技都練得非常厲害了。

那個藍衣少年劈掌之間就會射出一道火焰刀,想必就是獻陽城方氏家族的傳人了,因為方家就是靠這『火焰刀』的絕技名揚天下的。

而那靈活的胖子,也就是那個被稱作潘峰的少年,已經是將潘家的『風神腿』練到了至極了。

再說那樹梢少年金塵更是不簡單,別看他其貌不揚,但是其一柄長劍,所到之處冰封一切!

不用說這肯定就是獻陽城金氏家族大名鼎鼎的『冰魄劍心』術了。

而身為隊伍中最強的蕭晨,不但修為已達先天十一重巔峰,甚至隨時都有可能突破,那一雙有著開山裂石之威的『天崩地裂拳』更是讓這本身就是以蠻力著稱的金背蠻熊忌憚不已。


「看來獻陽城這一代的天才比較多啊!也不知道那楊劍現在是何等實力了……」想起楊劍,寧天眼中的殺機一閃而逝。

雖然蕭晨他們有備而來,但是他們還是有些低估這蠻獸的實力了,畢竟先天十二重巔峰的蠻獸,就算是在虛弱時期,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隨著時間流逝,久攻不下的蕭晨已經察覺到了危機了,因為這樣下去自己等人的體力肯定是耗不過這金背蠻熊的。

「看來自己等這次是失算了,這等蠻獸的確不好惹啊,只是現在進退兩難,該如何是好呢?」蕭晨此刻已經在想別的法子了。

突然,他無意間注意到了那個剛出生不久的小金背蠻熊,頓時靈機一動,對了!蠻獸都護犢子!

此時只要有人攻擊小金背蠻熊,這金背蠻熊必定緊張,只要它一緊張,就必然會露出破綻,也會讓自己等人有機可乘,給予其致命一擊!

念罷,他對一邊警戒的古菡說道:「菡菡,我們很可能打不過這傢伙,你趕緊朝著那小金背蠻熊發出一道劍氣,這樣我們好將這大的擊殺!」

「啊?哦……那好吧……」古菡愣了一下之後,最終還是不敢看的向小蠻獸發出了一道劍氣。

此時的蕭晨也十分慶幸帶來了這個非要跟著的表妹,他也知道表妹不會忍心真的殺了這小蠻獸,但是他只要一道隨意的攻擊即可。

但是寧天卻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頭泛起了不詳的預感:「不好,這下可能古菡危險了!」

一開始,事實證明蕭晨的策略是有效的。

在被古菡一道劍氣閃過之後,此時還很脆弱的小金背蠻熊痛苦的發出了一聲「啊唔……」

大金背蠻熊也正如蕭晨所猜測的一樣,頓時亂了方寸,接連被火焰刀,風神腿,冰魄劍心擊中,瞬間傷痕纍纍。

但是接下來,還沒等蕭晨高興來第二輪攻擊時,現場確正如寧天之前感知到的一樣,突然發生了變化。

只見那金背蠻熊在看到自己的孩子被眼前的這些人傷害了之後,它雖然接連被重創,但是眼睛卻發紅了。

緊接著,它的身體突生變異,體積暴漲了原來了一倍,四肢也是肌肉青筋暴起,猩紅的大眼珠下面就那變得更長更鋒利的獠牙!

在發出了一陣傳出很遠的仰天長嘯后,它將剛剛還在圍攻自己的四個人類直接一巴掌拍飛。

然後滿眼仇恨的狂奔向此時還不知道逃走的古菡!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他們這些小傢伙哪裡見過這樣的情形,而且他們作為獻陽城整天被人羨慕被人吹噓的新一代,哪裡知道這蠻獸潛藏危險。

「不好,居然護子心切,竟將其激的『獸化』了,這下古菡危險了!」寧天心中一驚。

此時出手已經有些晚了,因為這金背蠻熊依靠獸化實力飆升到了可以匹配仙武者武元境界的實力了。

也不知道他剛剛才修鍊的炎龍訣能不能制止它,但不管怎樣此時自己已經不能再袖手旁觀了。

「不要啊!」蕭晨在被拍飛的同時,也看到了這獸化的金背蠻熊真正目標,只是被此刻已經有著武元實力的金背蠻熊拍飛的他,只怕自身都難保!

「不要啊!噗!」四口鮮血衝天而起,就算他們喊破了嗓子,此時也只能無力回天。

「蕭晨哥哥!」此時被金背蠻熊鎖定的古菡,卻在擔心自己的表哥,但是此時她自己已經自身難保。

「啊……」看著巨大的身影撲了過來,古菡這才驚叫了一聲,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馬上就要結束年輕的生命了。

「難道我就要這樣結束自己的生命了么?爹娘,女兒貪玩,不孝了……」

只是看著那幾乎盡在咫尺的熊掌,她此刻那泛著淚花的眼睛里,卻微微笑了一下,但見那清澈的眼眸里浮現的,是之前寧天的樣子。

「好在他沒有跟來……」感受著熊掌帶起的罡風已經吹起了自己的衣裙,她慢慢閉上了眼睛。

…… 但十分慶幸的是,就在此刻,全力出擊的寧天總算是趕到了古菡的前面,瞬間站在兩者之間,宛如那天降神兵一般。

只見他也不管那正在往後倒飛的四人,是不是被自己出現的速度驚掉了下巴。

面對那已經要拍到自己胸膛的一擊,他抬臂就是全力的一拳轟出,一道火龍形狀的真氣應聲而出,直接長嘯著迎向變異的熊掌。

炎龍訣之仙武之術篇一共有三式,剛才這一擊就是其中的第一式:炎龍轟天!

然後,一個連當事人也不敢相信的奇迹發生了!

但見那獸化了,已經擁有了匹敵仙武者武元境界實力,且出了名力量無敵的金背蠻熊含恨的一擊,居然突然蹦出來的寧天這一拳震的,鏘鏘鏘往後直退三步!

「嘶!」四個還在半空中飛著噴血天才看到這一幕,都下意識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只是不揉還好,這一揉反倒是看清了這個逆天存在的樣子。

「這可不就是之前,在林子里被我們拋棄的廢物么?只是廢物怎麼可能一點真氣都沒有被自己等人察覺到?除非,原來他……」

身為獻陽城有名的武學世家子弟,都不是傻子,想到這裡,都已經知道了個中緣由,對方就是強過自己太多,才沒有被自己等人察覺到實力啊。

人家此時出現,自然是為了救之前好心而結緣的古菡啊,也慶幸當時自己等人的行為沒有激怒這樣一個變態的存在。

只是他現在這也還是太變態了啊,人類怎麼可以單獨和一頭獸化了的金背蠻熊單挑?就算修為高的仙武者也不敢啊,難道他的修為還要更高?

這可能嘛?可要是不可能,眼前的這一切又怎麼解釋呢?

「吼……嗯」被突如其來的這一擊震的一聲悶吼,此刻的金背蠻熊頓時有些暈呼呼的,獸化的負面影響也暫時消弱了幾分。

「我靠,真不愧是傳說中的單挑神術啊,威力居然這樣強大,能作為寧家立族之根本,的確名副其實啊!」

看著這麼強大的金背蠻熊都被自己震得變成了乖孫子,寧天頓時自信心也是迅速膨脹起來。

而此時,沒有等到熊掌的古菡,正好剛剛睜開眼睛發現了眼前發生的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哇,原來是你,謝謝你來救我們?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啊?」 蜜戀情深,總裁太難追 ,她當然是多少有些激動。

「我叫寧天,不過現在似乎不是做自我介紹的時候吧?我看你還是趕緊找顆大樹躲起來,這傢伙可不是善茬。」

感覺到金背蠻熊的呼吸又在逐漸的變粗,他知道今天不把這傢伙打的服服帖帖的,自己根本不可能安安心心將這些人帶出去。

不過他也沒打算善了,因為他也是來找這傢伙有事情的。

「原來他叫寧天,怪不得剛才看那攻擊有點像寧家的炎龍訣,原來真是寧家的人,只是這麼個厲害的寧家人,以前怎麼都沒聽過啊?」

蕭晨四個人落地之後,看著寧天是越看越疑惑,但他們可以肯定的是這個人不是寧家那個聲名在外的寧海。

「大傢伙,你聽著,我知道你大概能聽懂我的意思,我和他們險惡用心不一樣,我並不想傷害你!」

聽到寧天這話中有話,蕭晨等人頓時臉上泛起了紅光,不過這次不是要吐血,而是臉皮有點不太厚。

但是聽到寧天下面的話,幾人頓時還是噴了一口鮮血。

蝸角 嗯,我就是想要一點你的奶!」

「給還是不給,你隨便!

「但是如果你不給的話,我雖不害你,但也絕對要打的你願意給我為止!」

「好了,現在你自己選吧!」

一邊說,一邊比劃完之後,寧天雙手環抱,一副我等你想清楚了再說,有實力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就是踏實啊!

身為這一代的霸主,金背蠻熊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正如寧天所猜測一樣,她此時也的確已經初通人智。

但也真是因為這樣,她才會比之前更加的暴怒,今天這是怎麼了,一開始幾個小螞蟻來傷害自己的孩子就不說了。

怎麼現在又來了個扎手的,而且反倒還惦記起了自己給孩子的奶水了,王八蛋這不是?就是有老娘也不給,老娘倒要看看,你是怎麼把老娘打的也要給你這個小王八奶水的!

「吼!!!吼!!!吼!!!」金背蠻熊連吼三聲,每一聲氣勢都暴漲一層。


此時的金背蠻熊已然完全獸化,達到了武元境界的巔峰了,周身都是因為生疏而不可控的妖氣罡刃在亂爆!

看到這一切,寧天也是暗暗心驚,看來都是因為自己嘴賤,這下好了裝逼不成反而增加了任務難度。

「好吧,既然你不是好歹,那小爺就不跟你客氣了,來大戰三百回合吧!」此時的他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其實這樣也好,雖然有點危險,但是在生死之際,可不正好是修鍊和熟練自己炎龍訣下篇仙武之術的最佳時機么?」

雖是自我安危,但此時的情形也正好是寧天之前所設想的最完美修鍊仙武攻擊之術的時機,所以隱約心頭還多了一絲興奮。




Related Articles

「我們跑不了了!」凌楓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有了狙擊手的包圍,他們根本的就不能露臉,...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