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小姐還沒來嗎?劉叔,派人再去催催,女孩子就是比男兒慢了一些…..」

三姨娘的話意當中帶了些笑意。

三姨娘話還沒說完。就聽千聿蘇的聲音響起。

「姨娘也知道女孩子慢一些,我那飛燕閣的門檻都要被姨娘派來的人給踩爛了。」

話落,就見千聿蘇臉上帶著笑意的進了屋子。

今日屋子裡面的人還真不少! 三姨娘話還沒說完。就聽千聿蘇的聲音響起。「姨娘也知道女孩子慢一些,我那飛燕閣的門檻都要被姨娘派來的人給踩爛了。」

話落,就見千聿蘇臉上帶著笑意的進了屋子。

今日屋子裡面的人還真不少!

雖然平日她不來這個前廳用膳。

但是也知道,平日這屋子來的人不少,但是一般就是千凜,以及二夫人那一房髹。

三姨娘也常在。

畢竟曾經在千凜心中,不受寵的姨娘和庶女也就沒有幾個。

可是今日不同蠹。

先不說她,就是一進門,這屋子當中的庶女就不少。

千聿蘇不禁感嘆。

這三姨娘的精明不比二夫人差。


三姨娘懂得左右逢源,平日就和那些姨娘之間的關係保持的不遠不近。

而那些姨娘庶女一直被二夫人壓制著。

對二夫人可謂之恨之入骨了。

今日二夫人倒台,也算是大快人心。

千聿蘇看著那些庶妹、庶弟身上新制的衣裳。

顯然是二夫人加緊叫人準備的。

她倒懂得拉攏人心。

今日她第一天掌家,自然要在千凜面前做出樣子,和二夫人不一樣的。

三姨娘看到千聿蘇進來。

立馬笑了,說道:「我這還跟老爺說二丫頭沒來要去催呢,這二丫頭就來了。」

頓了頓,看著千聿蘇,指著自己身邊的位置說道:「來,二丫頭,快來坐下。」

千聿蘇看到她身邊有個空位。

顯然就是留給她的了。

沒有猶豫,千聿蘇走了過去。

千凜看了她一眼,說道:「行了,人到齊了,就吃飯吧!」

隨後,便吩咐人上起菜來。

屋裡裡面多是姨娘和小孩。

由於那麼長時間被二夫人壓制著,此時還顯得有些拘謹。

但是這些弟弟妹妹們互相熟絡,很快就放的開了。

沒過多久,屋子裡面就一片嘻嘻笑鬧聲。

千凜雖然為人嚴肅,但是今日經過二夫人一事之後,也發覺是他的疏忽了,便覺得對這些姨娘和孩子們有些虧欠,也笑著不管了。

千秋遠本就話不多,此時就乖乖的坐在一邊吃飯。

千聿蘇拉了拉身邊三姨娘的袖子。

見此,三姨娘夾菜的手頓了頓。

她見千聿蘇給她使了個眼色。

便心領神會。

過不多久,借著由頭把千聿蘇拉出了屋子。

千聿蘇跟著三姨娘出了屋子,到了院子的一角。

三姨娘看了眼說話聲不斷的主屋,看著千聿蘇問道:「二丫頭找我有什麼事?」

千聿蘇笑了笑,說道:「三姨娘真是聰明人。」

聞言,三姨娘也笑了。

說道:「哪有什麼傻人。」


千聿蘇點頭,的確,哪裡有什麼真正傻的人。

听說你宅斗技能很弱

「姨娘,我想向您打聽個人。」

千聿蘇收回心思,低聲說道。

聞言。

三姨娘愣怔了一下,隨即說道:

「二丫頭要向我打聽什麼人?」

千聿蘇眼睛閃了閃,說道:

「姨娘來這府邸有二十年了吧?」

「對,我來這幅第近二十年了。」

三姨娘點頭,有些疑惑千聿蘇問這些做什麼。

千聿蘇眼睛眯了眯,說道:

「姨娘可知,我娘以前的丫鬟可有徐姓的?」

「你娘?」

三姨娘被千聿蘇突然提出的問題問的一愣。

隨即反應過來,沉思了一下說道:

「你娘身邊的?好像有一個,我記起來了,有一個,徐姓的,好像是從你娘嫁進來就跟來了。」

聞言,千聿蘇心底一沉。

問道:「姨娘,我有件事想要問問。」

聽到千聿蘇這麼說。

三姨娘的臉色也有些嚴肅了,既然她剛剛問的是她娘身邊的人,那麼就一定是和她娘有關係。

「事情我若知道,便如實告訴你。」

三姨娘答得認真。

千聿蘇眼睛眯了眯,說道:

「我娘,當年怎麼死的?」

聞言,三姨娘頓時面色一變。

她看了看屋子裡面,臉色變得更加謹慎起來。

說道「二丫頭怎麼突然問這個?」

千聿蘇一見此心底不由得沉了沉,說道:

「突然想起來的,便問問。」

見三姨娘不說話,千聿蘇眼睛眯了眯,說道:

「和李氏可有關係?」

三姨娘點頭。

隨即說道:

「具體我不清楚,但是當年那件事,我聽一個丫鬟說,好像是和她有關係。但是……」

三姨娘看著千聿蘇,急忙說道:

「當年李氏剛嫁進來沒多久,她娘家家大業大。老爺很寵你娘,她自然心底不高興…….」

隨即又道:

「二丫頭,我當年嫁進來沒多久,力量微小,我只是聽丫鬟說是和李氏有關,你不會怪我袖手旁觀吧…….」

三姨娘不放過千聿蘇臉上的任何一點表情。

千聿蘇眼睛動了動,神色不變。

說道:「當年的事,自然怪不到姨娘的頭上,我還是分得清對錯的。姨娘不用多慮。」

六零年代好家庭

二夫人娘家勢大,三姨娘不敢為了她娘得罪李氏也是情理之中。

……

聽到千聿蘇這麼說。

三姨娘細細看了她的神色,見她神色不變,這才放下了心。

她才掌家,自然不想與剛被封為郡主,又被千凜看重的千聿蘇為敵。

而且幾日,她都沒有想到,這二丫頭竟然有這麼強的氣勢,還有伶牙俐齒。

花月,醉桃仙 ,顯然不是一個好打算!

而且,她身後,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七皇子!

今日這一下午她也聽說了,這七殿下和太子殿下今日好像在大街上鬧了一出。

…….

「你娘當年的確是死的很冤,具體我不清楚……」

三姨娘沉了沉聲,說道。


千聿蘇眼睛眯了眯,說道:「我爹知道嗎?」

她想要知道,這些千凜都知不知道!

聞言,三姨娘搖頭說道:

「你爹不知道,你爹當時很痛心,以為是你…..」

她的聲音頓了頓,自然是指的她得那個克夫克母克兄長那件事。

三姨娘的話戛然而止。


隨即看了看千聿蘇的臉色,才說道:

「後來,你也知道的…….」

千聿蘇點了點頭,說道:

「謝謝姨娘了。」

說完,她微微斂目,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見此,三姨娘看向千聿蘇,猶豫了一下說道:

「二丫頭打算怎麼做?」

她看出來了,二丫頭是一個狠心的人。

她能幾句話講的李氏毫無退路,行事狠准!

今日下午當真是一步一步將李氏逼向絕路!


千聿蘇眼睛眯了眯。




Related Articles

「你抓的?」陳衛國又問道。

「飛鷹抓的。」陳宇說道。「這又是什麼?」...
Read more

「沒辦法,誰讓這裡的魔獸氣息數量最多,而且質量也很高。」明雲露出無奈的神色。

「好吧好吧。」田家寶卻是不停的看著四周,...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