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被燒死的這七人中包括徐立和照顧他的人,剩下五人是兩對夫婦和一個老人,他們一個都沒有逃出來,那些孩子都是他們收養的無家可歸的孤兒,受傷的便是那些得知家中失火匆匆趕回來后不顧一切衝進去救人的孩子們,只可惜那時候火勢太大,他們沒有救到人反倒傷了自己……」

慕歌如何也沒想到那些無辜被牽累的受害者竟是如此善心之人!

「那放火之人著實可惡!我一定不會放過他!不論他是誰!」慕歌握著拳頭髮狠。

「的確可惡,那些孩子好不容易有個家,卻頃刻間在一場大火中覆滅,逝者已矣,那些孩子卻又淪落成孤兒……」無歡聲音幽深語調中竟有一絲悲戚。

慕歌看了她一眼,將金票塞入她手中,「你去找個地方把那些孩子先安頓起來養傷,不是有一些十來歲的孩子嗎?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十來歲的那些已然有主見,待他們養好傷,讓他們自己選,十二歲以上的可以給予五百兩銀子自謀出路,也可以留下來至成年,那些年紀小的,你去找幾個樸實的婦人照顧,每月給酬勞,這些金子足夠把他們養至十二歲……」

「主子是要負責起那些孩子嗎?」無歡意外的看著慕歌。

慕歌嘆了口氣,「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壞事做多了,我就當做些好事積點德!這不是正好有太子白給的黃金,養些孩子還是沒啥問題的,去吧,燒傷不易好,我給你寫個方子,你去找林老配藥給那些受傷的孩子……」

慕歌說完,發現無歡站定不動,只是眼神很是奇怪的盯著自己,「怎麼了這是?莫不是三萬金子不夠?無妨,日後再賺便是……」

「主子,您才沒有做過壞事,老天如果當真有眼,一定會庇佑您!」無歡認真的說道。

慕歌好笑的搖搖頭,「你真的是無歡嗎?這話怎麼像是翠微說的?快讓我瞧瞧是不是翠微假扮的?」

說著慕歌就伸手去往無歡的臉上摸。

無歡瞬間往後退了一步,恢復到面無表情狀,「主子,屬下先送您到宮門口,再去做事!」

摸了個空的慕歌撇撇嘴,擺手,「不用,我知道路……」

無歡也不反駁什麼,只是定定的看著慕歌。

慕歌無奈,「好了好了,那咱快走,別耽擱!」

……

兩人一路到了宮門前,慕歌剛下馬車,早已等在那的月奴趕緊跑上來,「二小姐您可算回來了……」

慕歌下車后給了無歡一個眼神讓她自行離開,然後邊往宮內走邊問月奴,「怎麼了這是?還特意來宮門口等我?莫不是離王殿下要找我有事?」

「我的祖宗啊,不是我們家殿下有事,是您有事好嗎?」月奴跟著慕歌的步伐一臉焦急的說道。

慕歌反倒不慌不忙的裝糊塗,「我能有什麼事啊?」

「二小姐您這記性也太不好了吧?您燒了萬花樓和興盛賭坊至人喪生火海的事情現在已經傳的滿城風雲了,南陽侯和長公主已經在御書房了!就在您回來之前,冷相和刑部尚書秦大人也入了宮,這陣仗怕是一會兒就要過來問責二小姐,我們家殿下說了,讓二小姐快快回碧落閣,別讓人半道給請去御書房……」

「哦,你說那件事啊,怕什麼?有我爹爹在還能殺了我不成?」慕歌聲音不大不小的說道,一臉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紈絝模樣。

月奴簡直要瘋了,連忙前後左右瞄了一遍,然後悲哀的發現不論是路過的宮人還是巡邏的侍衛,人還真不少,差點沒哭出聲來,「小祖宗,咱能小點聲嗎?現在這事已經鬧得夠大的了……」

「是啊……」所以不妨再大些吧,不是我做的事情,我自然有辦法自證清白,我倒要看看到最後是誰倒霉!

還是啊?月奴看著一臉滿不在乎的慕歌,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了!「二小姐,您還真臨危不亂……」

「有什麼好亂的?就算沒有我爹爹過來護著我,這不是還有你們家殿下呢?我只要回了碧落閣不出來,誰能奈我何?」慕歌沖著月奴眨眨眼。 第143章還對他念念不忘

月奴一臉憂愁的看著慕歌小聲嘀咕,「您這不是給我們家殿下招麻煩嘛……」

聲音雖小,但慕歌還是聽見了,一挑秀眉,「不是你們家殿下讓你過來接我回去的?你家殿下都不怕麻煩,你在這瞎操什麼心?」

「……」月奴被懟的臉憋得通紅愣是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來。

慕歌見他耷拉個腦袋不說話悶頭往前走,也不再去逗他,心緒也飄遠了去。

直到進了碧落閣,雪奴微笑著迎上來,慕歌才回神,「你說離王殿下要見我?他還沒休息嗎?」

「今個兒殿下晚間多吃了幾口便睡得晚些,正好二小姐回來,便讓奴婢請二小姐過去說說話……」雪奴笑容溫和語氣輕柔,且自然的說出離王未曾休息並非是因為要等慕歌,而是他自身的原因,讓慕歌聽起來心中舒服沒有絲毫的壓力。

慕歌敢打包票,這話若是讓月奴來說,必然十分氣憤的說因為自己耽誤了他家主子的休息!

是以原本就對雪奴第一眼印象便極好的慕歌,此刻對雪奴感覺越發的喜歡了,順道目光還不忘嫌棄的看了眼月奴,就納了悶了,同樣是慕千離的人,怎麼區別就這麼大呢?

「那你可知離王殿下找我是要說些什麼話?」慕歌隨口笑問道。

雪奴抿唇淺笑,「奴婢哪能知曉主子們要說些什麼?不過若二小姐不怪罪的話,雪奴大膽一言,估摸著是跟縱火一事有關……」

不同於月奴說起來慕歌縱火行兇滿臉的憂愁焦心,雪奴這話說的風輕雲淡的,仿若根本不當回事一般。

這態度倒是讓慕歌心中一動,雪奴的態度可是慕千離的態度呢?

心中念頭一動,慕歌又問道,「那雪奴怎麼看此事呢?」

「呵呵,在奴婢看來,雖與二小姐接觸不多,卻也看得出來二小姐並非兇殘之人,打人拆房奴婢信,若說二小姐縱火致使人傷亡,奴婢是萬萬不信的!」

雪奴話語間並沒有諂媚討好,不卑不亢的僅是發表自己的看法,卻讓慕歌驚奇了!畢竟這雪奴一語便道出了真相不是嗎?

「可大傢伙都說是我呢!若真是我,你又如何看?」慕歌繼續問。

雪奴面色不變,笑容依舊溫和,「若真是二小姐所為,必然是那些人該死!」

「……」慕歌眨眨眼,這答案有些出乎意料啊,「你怎麼就確定那些人該死?」

「因為是二小姐要他們死的啊!」雪奴一臉的理所當然。

然而這個答案比剛剛的更加出乎意料好嗎?

慕歌仔細看了看雪奴,眉眼間並無半絲刻意討好諂媚之色,這話說的更是一副本就該如此的姿態,讓慕歌很是驚疑,「我要他們死,他們就得死?這……是什麼道理?」

「咱們碧落閣的道理呀,二小姐可是咱們未來的離王妃呢,自然一切道理都在您這邊!」雪奴說的一本正經。

慕歌腳下步子都停了下來,驚呆了有一會兒,腦中砰地一聲清明了,雪奴的意思,根本就是幫親不幫理啊!

所以,這是跟爹爹對自己的理念是一樣的,妥妥的護短啊!

貌似月奴也是如此呢,雖然整天看自己不順眼,但也只是跟自己單獨相處的時候,一旦有人欺負自己,就比如說之前那個搶了雪奴名字的漣漪,她對自己不敬,哪怕是很看不中自己做他主子的王妃,可月奴還是堅定不移的站在自己這一邊!

「二小姐您怎麼了?」雪奴看慕歌不動了,連忙關切的詢問。

慕歌抿唇一笑,「沒什麼,只是在想這碧落閣的道理……很是有趣呢!」

「二小姐住久了會發現咱們碧落閣的人更有趣呢!」雪奴掩唇一笑,敲了敲房門,「殿下,二小姐回來了……」

「嗯……」輕緩的男聲傳入耳中,雅潤的音色似帶著凈化人心的魔力,讓原本一肚子心事的慕歌莫名便平靜了下來。

雪奴將門推開卻並不入內,只是側了身子給慕歌讓出路來,「二小姐請……」

慕歌點頭進去,抬眼便看到一襲白衣如仙的男子手執一卷書冊安靜的坐在那裡,聽到聲音抬起頭來,絕世風華的容顏陰沉著暖白的光仿若天使的光環圍繞,竟看起來無比的聖潔美好猶如神跡一般。

「歌兒回來了……」慕千離放下書卷唇角微彎,琉璃般的眸子在這笑意下熠熠生輝,燦若星辰。

慕歌身為女子這一刻都不得不承認,男人傾城傾國起來,真的就沒女人什麼事了!

她都不敢相信如此美好聖潔的人之前真的是征戰沙場的鐵血戰神嗎?「長得這麼逆天還打什麼仗啊?只要站在敵軍面前微微一笑,男人也得傾倒……」

「千離謝過二小姐讚譽……」

慕千離的聲音傳入耳中,慕歌頓時懊惱不已,怎麼心裡想的話就順嘴說出來了呢?當面說一個男人長得好看,人不生氣吧?

就算不生氣,該不會把自己當花痴吧?

「咳咳,離王殿下這麼晚了還讓雪奴請我過來可是有什麼事啊?」慕歌硬邦邦的轉移話題。

離王也不介意,十分配合的點了點頭,「卻是有些事情要耽誤二小姐一些時間,千離在此先表歉意……」

額……這麼客氣?該不會是知道我這次惹的禍比較大,覺得兜不住了,想趕我走吧?

哼,剛雪奴還句句向著我,敢情只是配合演出做做樣子?

無所謂,反正本小姐也壓根沒打算讓你幫著抗!

「嗯……離王殿下無需如此客氣,有什麼說什麼便是了……」慕歌向來嘴上不饒人,原本還想刺慕千離幾句呢,然而看著人家那張完美的臉,到口的話生生給改了。

無他,對著這樣一張無害又完美聖潔的面容,實在是說不出任何難聽的話來,以前慕歌一直不相信什麼所謂的顏即是正義,這一刻她悲憤的表示她信了!

「二小姐既如此說,那千離便也不藏著掖著,敢問二小姐可還是對炎宣念念不忘?」 第144章還有這種淵源在

慕千離問的認真,慕歌卻聽的一臉蒙蔽,怎麼會突然問自己對炎宣念念不忘這般莫名其妙的問題?


等等,「你說的炎宣是誰啊?聽著倒有些耳熟」慕歌問到。

慕千離微微嘆氣,「歌兒又何苦裝糊塗呢?千離並無要怪罪歌兒之意,千離自知身體殘疾,是個廢人,自不敢耽誤歌兒的幸福,如此問便是想確定歌兒的心思,若真真對炎宣念念不忘,千離會想辦法日後讓歌兒嫁與炎宣,只是如今需要歌兒稍稍忍耐些,若太過明顯,會讓皇上以為歌兒不滿皇上的賜婚,日後反倒不好做了……」

「先打住,你說的都什麼跟什麼啊,而且你還沒跟我說炎宣是誰啊?」慕歌聽的暈頭巴腦的連忙打斷慕千離的話問道。

慕千離微微露出訝然之色,「炎宣就是太子啊……」

「太子?」慕歌微怔了一下后,終於想起來了,就說這名字怎麼這麼熟悉,慕千離之前在北安老王爺的接風宴上曾叫過太子的名諱便是這個炎宣,自己只不過並不關心太子的事情,一時竟沒有反應過來!

「離王殿下誤會了,我對太子可沒有念念不忘,那人討厭的很……」慕歌話沒說完,便看到慕千離一副你隨便說我若信了算我輸的不信任樣子,頓時炸了,「你這什麼表情?不信我嗎?」

「並非千離不信歌兒,只是歌兒你為了太子都火燒萬花樓了,這般情深不壽的姿態,再否認對太子的愛意,莫說千離,任何人都實難相信的……」

「等等,你剛說什麼?我為太子燒萬花樓?這是個什麼鬼?又關太子什麼事了?」慕歌聽著這話突然預感有些不妙。

「歌兒讓人拆了萬花樓不就是因為太子便在其中嗎?千離雖然足不出戶,也聽到了消息,說是歌兒好端端的拆了人家萬花樓前樓,原本都不知道為何,當萬花樓后樓著了的時候,太子殿下的護衛匆匆沖入其中,將太子給狼狽護送出來,大傢伙就都明白了……」

沒等慕千離把話說完慕歌臉已經黑了,「你說太子竟也在萬花樓中?」

「原本炎宣去的隱秘並無人知曉,如今這一把火下來,所有人都知曉太子去萬花樓了,歌兒,你不喜太子去萬花樓,私下說便是了,如此大張旗鼓的逼迫他出來,讓他日後的名聲可該如何是好?」慕千離嘆了口氣,有些不明白現在的年輕人之間情情愛愛都是這般熱烈的嗎?


慕歌瞪了瞪眼,原本還很是懊惱陰差陽錯竟讓人以為自己對太子念念不忘做如此過激之事,然而當她聽到慕千離此般話的時候,又忍不住樂了起來。

乖乖,自己跟這個太子果真是註定了不對付啊,自己隨便找點麻煩都能壞他聲譽,這會兒太子怕是要氣死了吧!

慕歌料的極准,太子的確是要氣死了,本來被人脅迫著弄走了府上所有的金銀還被迫簽下了欠條,已經夠氣的了,便沒忍住去萬花樓瀉火,卻不料竟還遇上蕭慕歌發瘋拆樓?

太子知曉慕歌在萬花樓找事時候還在慶幸還好他沒在前樓而是在後樓,卻不料這蕭慕歌拆了前樓還不夠,竟然一把火要將整個萬花樓燒盡?

害得自己當眾出醜不說,還不知道要被父皇如何訓斥呢!

這時候太子正在用最惡毒的言語咒罵蕭慕歌,而慕歌卻在慕千離面前笑的無比開懷,弄的慕千離都開始憂心是不是自己說話說重了,讓慕歌瘋魔了?

「歌兒你無事吧?千離沒別的意思,你若實在忍不住對炎宣的喜歡,不忍也無妨,即便有些難辦,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的……」

慕千離這話不說還好,一說慕歌笑的更加歡快了,這模樣嚇得慕千離都準備叫人去找太醫過來了。

慕歌這才解釋,「你真的誤會了,我是真的一點都不喜歡太子,若真喜歡他,你覺得我會傻到因為吃醋便不顧他的名聲了嗎?還是說在離王殿下心中,慕歌便是如此無腦的女子?」

「……」慕千離微微怔愣了片刻后,突然搖頭一笑,「抱歉,千離竟也會犯了聽信傳言這般的錯……」

「不怪你,主要以前原身……」慕歌說著突然話音一頓,飛快的看了慕千離一眼,見他並無太大的反應,才自然而然的繼續說道。


「原來身體狀況不好,親娘又去的早,怕日後沒有依靠被人欺負,所以才裝瘋賣傻的死死纏著太子,想著有了未來太子妃的名分,自然沒人敢欺辱,誰知道真的是異想天開了,未來太子妃的身份不僅沒有半絲的好處,還處處被人嫉妒,別人也就算了,那太子更是各種嫌棄……」

慕歌說著還不忘嘆口氣,「現在想想都後悔,那時候纏著太子半點好處都沒有,如今還被人各種誤會心繫太子放不下他,真是太晦氣了……」

「歌兒無需懊惱,雖然千離如今是個廢人,但是在千離這裡不會讓歌兒受任何委屈……」慕千離目光清澈的看著慕歌,輕聲低語的話仿若在宣讀誓言一般,竟帶著幾分讓人信服的堅定。

慕歌呆了呆,她其實早已經習慣什麼事都自己解決自己扛了,如今到了這裡,有爹爹各種幫襯偏愛已然讓慕歌覺得幸運,現在又多了個慕千離也如此表態,倒讓慕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會這麼的幸運。

「那個其實……我脾氣不怎麼好,一般都是我讓別人受委屈,離王殿下就無需為我擔心了……那個天色也不早了,你趕緊休息吧,我也困了呢……」慕歌說完,也不給慕千離說話的機會,轉身就出了門。

片刻后雪奴一臉笑意的進來,「殿下做了什麼嚇著二小姐了?走的那般慌張……」


Related Articles

漫天羽翼,無聲的獰笑着,就算是一座山脈被這些羽毛打到,也會頃刻間化作齏粉。

“錚錚錚!”四道巨大的劍柱在天空中浮現,...
Read more

沉迷於腦補的鬱子夜並沒聽見這些話,也不知道這幾個保安只是後來纔過來報道的人。

他們是魏老爺子找來幫忙的,但是來的有點晚...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