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蒼夙,還有百里陌欒。」淡淡的開口,白景涼一雙寵辱不驚的雙眸之中難得的泛起了一絲的波動,「百里陌欒是我承認的唯一的對手,兩年前的爆炸能夠殺了他?真是笑話。」

「所以,陛下才一直都沒有對光明聖殿出手……?」難以想象白景涼居然料事如神到了如此的地步,烏恆雖然是不動聲色,卻是依舊感到了一絲的恐怖。

「我知道他們遲早有一天會回來的,不過是兩年的時間,我還是等得起的。」說著,白景涼輕輕的眯了眯雙眸,繼續道:「吩咐下去,佔領光明聖殿所在的島嶼。」

說著,白景涼轉過頭來,看著烏恆,嘴角忽的便是勾起了一抹淺淡的笑容。

一笑傾城,白景涼雖然是男子,卻是依舊美得不似真人,「烏恆,等著看吧,這片天下,很快就會亂了。」

白景涼的話如同一股冰涼刺骨的冰水潑下來,激的烏恆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

海風呼嘯而過,蒙耀國國王白景涼率領士兵一舉殲滅光明聖殿的消息也是如同一陣狂風,吹動了整個西方大陸!

而同時,眾人也是知道了,此次真正殺掉光明女神的是從兩年前就一直被光明聖殿所追殺的蒼夙!

並且,就連西卡國連帶著一同消失的百里陌欒也是再次的出現!

這一系列令人震驚的消息很快便是傳遍了整個西方大陸,雖然眾人不知道之後的時局是怎麼樣的,卻還是能夠多多少少的猜到一些。

除了蒙耀國的其他三國都是與蒙耀國相差甚遠,如今蒙耀國又是一口吞下了光明聖殿,這勢力的增長恐怕是已經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

這一次,白景涼的這步棋下的簡直太好,坐收了漁翁之利。

而蒙耀國如此的強大,西方大陸的四大國家也一直是虎視眈眈,眾人也是能夠預見到西方大陸以後的動蕩! 從今天起,西方大陸曾經表面上的和平會不復存在,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數!

而廝殺之後所剩下的,便是唯一的統治者!

雖然一切都還沒有開始,但是還是有不少的人知道,真正的戰爭,很快便是要開始了!

至於如今的寧靜,也只不過是暴風雨之前的寧靜而已!

而當白景涼收復了光明聖殿之後,便是發出了無數的邀請函。

邀請函上邀請的全部都是西方大陸上有頭有臉的人物,為的是慶祝白景涼不久后的生辰。

身為蒙耀國的新一屆國王,白景涼的生辰自然是不能馬虎的。

而其中,更是有著一道邀請函另整個西方大陸的人都感到了震驚。

白景涼放出了消息,這次的生日宴會,邀請了那兩年間一直被光明聖殿追殺,而後一舉消滅了光明女神的蒼夙,更甚至邀請了從兩年前開始便是沒有了任何消息的百里陌欒!

這個消息一出,眾人都是沸騰了。

如今蒼夙,百里陌欒和白景涼三人可以說是西方大陸的三個風雲人物,這樣三個逆天的傢伙聚在一起,究竟是想要幹些什麼,實在是令人不由的猜想起來。

可是不等眾人猜想出白景涼的目的究竟是什麼,那宴會所定下的日期便是悄然而至。

一個月之後,晚夏初秋。

天空萬里無雲,燦爛的陽光灑下光芒,照耀著整個蒙耀國。


弗拉花城依舊是鳥語花香,隔著老遠便是能夠聞到那濃烈的花香。


此刻,一輛馬車緩緩的駛過,徑直的沖著蒙耀國的皇宮而去。

很快,馬車便是停下,車門打開,一道分外颯爽的人影快速的從中走了出來。

只見來人深藍色的短髮迎風狂舞,一雙琥珀色的雙眸泛著點點的寒光。

眉宇之間是那一種天生的傲氣,來人的嘴角凝著一抹癲狂的笑意。

整個人都是颯爽的,那狂傲的氣息從一開始就沒有絲毫的改變。

身上不如同往日那般的穿著鎧甲,眼前的來人雖然是一身暗金色的長袍,但是那眉毛,那眼睛,那容貌,那姿態正是西卡國的大將軍,風池鑰!

周身的氣息也是比兩年前要渾厚了許多,風池鑰抬起頭來,看著面前雪白的城堡。

望著城堡周圍那海藍色的裝飾,風池鑰不由的眯了眯眼睛。

那麼長的時間沒有來到這裡,這蒙耀國的城堡倒是一點變化都沒有。

如今西方大陸雖然表面上還是和和氣氣的一面,可是白景涼如今已經成功的收復了光明聖殿,恐怕以後的日子也是不會安生的。

可是即使是這樣,身為西卡國護國大將軍的風池鑰還是來到了這裡。

不為別的,風池鑰只是收到了蒼夙和百里陌欒也會來到這裡的消息。

想風池鑰在這兩年的時間裡也是在不斷的尋找著蒼夙和百里陌欒的下落,可是卻是沒有任何的收穫。

同樣是不解蒼夙這兩個人大活人為什麼會這麼悄然無聲的消失掉了,直到風池鑰聽說了之前光明聖殿的事情。

白景涼雖然是收復了光明聖殿,但是卻是沒有掩藏蒼夙和百里陌欒前去誅殺光明女神的事情。

而白景涼又放出了消息,邀請了蒼夙兩人前來,所以風池鑰也是按捺不住了。

風池鑰一直都將百里陌欒視作自己的對手,而蒼夙更是他的老師,這兩個人的下落他自然是關心的,今天來也是為了確認兩人是否真的安全。

也只有親眼確認過了,風池鑰才能夠放心。

想著,風池鑰的手中捏著那燙金的邀請函,大步的走進了城堡前那巨大的拱門之內。 而此刻,白景涼的身後,一輛看上去很是低調的馬車也是緩緩的停下了。

「風池鑰?他居然也在這裡?」車內傳來了一聲分外嬌媚的女聲,語氣之中顯然是有些吃驚的。

「蒼夙和百里陌欒都會來,他自然是按捺不住的。」隨著女子之後,一道略帶著調侃男聲也是傳出。

聽言了那男子的話,女子輕輕的點了點頭。

而後,那名嬌媚的女子一雙紅色的雙眸輕輕的一眯,轉頭看向自己身邊從一開始就沒有出聲的少女,「說起來,光明聖殿不在了,你也是可以放鬆一些。」

「我一開始只是聽了蒼夙的話,不過,我確實是沒有想到蒼夙會沒有任何聲息的消失了兩年。」少女的眸子泛起了陣陣的波動,繼續道:「要不是南宮兩年前告訴我蒼夙還活著,我真是擔心她會想不開……」

聽了少女這話,那女子也是無奈的長嘆一聲,「都過去了,馬上就要見到蒼夙了,有些事情,還是要當面問她才行的。既然她可以殺了光明女神,想必安危上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點了點頭,少女不再說話,車上的三人都是沉默了下來,任由馬車帶著三人直接進入了城堡之中。


而此刻,蒙耀國城堡那用來招待眾人的大廳也是布置的富麗堂皇。

一眼望去整個大廳的屋頂都是繪製著令人感到炫目的精緻壁畫。

四周的四根大柱也是描金的繪製著代表著蒙耀國王室的金色長龍,遠遠看去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食物美酒都是散發著誘人的香氣,勾人食慾。

遠遠看去都是十分的耀眼,如今的蒙耀國財大氣粗,加上又幾乎不費什麼功夫的就收復了光明聖殿,這次白景涼的生辰宴會自然也是十分的熱鬧。

此刻的大廳之中已經是有了不少的貴族,甚至是一些勢力的有頭有臉的人物,遠遠看去主動的俊男美女,令人沉醉。

風池鑰很快便是步入了大廳之中,一時間也是吸引了眾人的視線。

身為西卡國的護國大將軍,風池鑰也是一個有頭有臉的人物。

更何況,眾人萬萬沒有想到,風池鑰居然也會前來。

但是眾人轉念一想,風池鑰和百里國師外加上蒼夙都是交好,如今兩年的時間過後才終於有了兩人些許的消息,他會親自前來也是沒有什麼好意外的。

不顧眾人的目光,風池鑰眯著眼睛,目光迅速的在宴會中的眾人身上掃過。

很快便是又看到了宴會中一處吸引眾人眼球的地方,風池鑰琥珀色的雙眸之中頓時閃過了一道深意。

只見白景涼在自己的壽辰這天也是穿著一身銀白,遠遠的看去玉冠風華,活脫脫的是一個翩翩君子。


可是,風池鑰卻是知道,這個白景涼,不是什麼善類。

而此刻,白景涼被不少的女眷包圍著,一張俊朗的臉上依舊是沒有任何的表情。

深藍色的雙眸之中不帶任何的感情,白景涼顯然是沒有將那些包圍住他的女眷們放在眼裡。

快穿虐渣:BOSS哥哥,放肆寵

如今白景涼雖然是蒙耀國的國王了,可是卻依舊沒有娶妻。

也就是說,蒙耀國王后的位置,依舊是空懸著的。

蒙耀國的實力本就是強悍,這個位置不知道有多少的女子們虎視眈眈的盯著,如今就連光明聖殿都是蒙耀國的了,這些個貴族的少女們更是渴望著能夠一朝飛上枝頭變鳳凰。

更何況,白景涼還是如此的優秀,怎麼可能讓她們不心動呢! 「國王陛下,這是我專程為了見您而定製的裙子,您可還喜歡么?」只見包圍著白景涼中的諸多少女之中其中有一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嬌羞的問道。

聽了那女子這話,周圍的女子們頓時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不得不說,開口的這個少女這張皮囊確實不錯,一雙青綠色的雙眸十分的誘人。

加上少女身上那繁華的蕾\絲長裙,華貴的不像話,確實是一個美人。

不過,卻還是配不上一身清冷的白景涼。

而白景涼更是看也不看那名少女一眼,一個轉眼便是看到了徑直朝著這方而來的風池鑰。

並沒有因為風池鑰的前來而感到絲毫的意外,白景涼只是稍稍的點頭示意。

盯著風池鑰的那張俊臉,白景涼很是冷靜的開口道:「我就知道你會來的。」

聽了白景涼的話,風池鑰稍稍的聳了聳肩膀。

「我來不來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的消息到底可不可靠,那兩個傢伙是不是真的會過來?」挑眉看著白景涼,風池鑰很是關心這個問題。

自然知道風池鑰問的是蒼夙兩人,白景涼輕輕的抿了口自己杯中的紅酒。

看著風池鑰皺眉的樣子,白景涼終於開了口:「根據我手下人的消息,他們已經答應了會過來了。」

「白景涼,你很賊啊。」聽了白景涼這話,風池鑰嘴角頓時勾出餓了一抹笑容,調侃著說道。

見兩人之間的氣氛不對,那些鶯鶯燕燕也是快速的退下了。

頓時,這片天地之中只剩下白景涼兩人。

見白景涼不說話,風池鑰稍稍的挑了挑眉毛,而後繼續道:「我之前還一直奇怪,以你的實力足以去動光明聖殿了,可是卻一直沒有動手,現在看來,你倒是撿了一個大漏子。」

「你放心好了,我不會白撿的。」說著,白景涼掃了一眼風池鑰。

「那是你們之間的事情,你們慢慢商量。」並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花費時間,風池鑰抬頭掃視了一下周圍,而後問道:「說起來,他們到底是什麼時候會到?」

「不清楚。」冷淡的回答了這麼一句,白景涼便不再說話了。

看著白景涼,風池鑰稍稍的皺眉,心想著這個白景涼真是一如既往的冷冰冰的。

而就在此刻,烏恆卻是快速的上前,在白景涼的耳邊耳語了一句。

只見白景涼深藍色的雙眸微微的一個顫動,而後便是吩咐烏恆退下。

「他們來了。」見風池鑰一雙眸子都期待的發亮,白景涼也是開了口。

聽了白景涼這話,風池鑰的嘴角當下便是扯出了一抹笑容。

連忙扭頭看向大殿正門的方向,風池鑰一眼便是看到那幾名分外吸引眾人視線的來人。

領頭的男子面上已經不見了往日的面具,露出了那一張俊美無雙的面容。

漆黑的雙眸彷彿納入了宇宙,男子一雙星眸如同那最為上好的寶石,流轉之間便是蘊含著無限的風情。

烏黑的長發一如既往的用紅色的頭繩鬆鬆垮垮的束著,耀眼的顏色襯托的男子的面容越發的白皙。

瓊鼻之下,男子那姣好的紅唇微微的勾起,帶著一絲的漫不經心,淡然之間卻是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視線。

淡然無雙,男子舉手投足之間都是帶著一絲天生的冷漠淡然。

就連唇角那一抹看似溫和的弧度都有著一份令人難以形容的冷淡,男子雖然是在笑,周身的氣息卻是拒人於千里之外。

兩年前男子戴著面具的容顏便是讓無數的女子為止傾倒,如今面具褪下,那強大的誘惑力更是讓人無法抗拒。 而最令人難以忽視的是男子那骨節分明此刻更是放在一名女子的肩頭。

女子一身銀白色的長裙,群上點綴著各色的淺色寶石,遠遠看去反射著無數的光芒,分外的耀眼。

而那拖地的長裙雖然是耀眼的,卻是依舊敵不過女子那一張傾城的面容。

雙眸似水,女子漆黑的瞳孔泛著與尋常女子所不同的光芒,並非柔情,並非嬌媚也並非絕對的冰冷,只是幽深。

那一雙眸子深邃的看不到情緒,彷彿是深潭一般,神秘又令人不由的想要好好的探究一番。

水珠似得瓊鼻懸在臉上,其下的雙唇不點自紅,泛著點點的水光,好似有著花瓣一樣的觸感。

唇角上揚,似笑非笑,肌膚嬌嫩勝雪,臉頰的紅暈越發顯得女子的美麗。

絕色風華,天然佳成。

眼前的這一雙人好似天生的一對,令人羨慕,卻是不敢上前干擾。

而眼前的這一雙璧人,正是兩年間都沒有任何消息的百里陌欒和蒼夙。

「哎呀,這是百里國師?這樣好看的一張臉,怪不得國師大人從以前就一直用面具遮掩著,不然這樣的美貌露出來,可不是要讓我們這些男人都無地自容了?」

一名男子當下輕聲的對著自己身邊的人說道,看著蒼夙那絕色的面容,語氣無疑不是嫉妒的。

「兩年前什麼情況你能不知道?百里國師就是戴著面具也是追求者無數!」說著,另一名男子的視線一個偏移,目光便是緊緊的定在了蒼夙的身上。

「說起來這個蒼夙兩年前就和百里國師定下了婚約,如今看來兩人的關係真的很好!」眼中帶著一絲羨慕,蒼夙這樣的女子,無論是在哪個男子看來都是十分的完美的。

只不過,蒼夙身邊站的是百里陌欒,這樣優秀的男人,他們根本就比不上。

而男子們議論紛紛,大殿中的女子們也是沒有閑著。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