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這周恩是有多麼的恐怖啊。」

「悅華輸的不冤啊!」

「沒想到周恩居然還是一個大高手。」

人群中,一名男子雙手抱臂,看著主席台上的周恩也是露出吃驚的神色。

此人正是搏擊俱樂部隊長吳敏。


「就單單憑藉著這份戰績,李輝就不是他的對手。」

「吳敏你也太看得起周恩了吧,李輝還不是咋們五人中吊車尾的。」

吳敏身後一名男子撇撇嘴,不屑的說道。

「蘇月,如果周恩經過三個月的訓練后,你與他打,不是他的對手。」

吳敏轉過身,慎重的說道。

「切。」蘇月顯得很是不屑。

不過他也有不屑的資格,蘇月從小就是體育特長生,從十三歲那年就開始接受正規的搏擊訓練。

而如今二十歲的他,身體的各個機能都已經開發出來,達到了最巔峰。

他才不信區區一個新人能夠打敗他。

主席台後面,打完電話的系主任聽到了那位老師的講述。

同時也聽到了擴音器裡面周恩的話語,臉色不由得瞬間陰沉下來。

「曹老師,麻煩你將學校在校的體育老師和保安全部都叫過來。」

系主任陰沉著一張臉說道。

「這,有些不太好吧!」曹老師有些遲疑,雖說他也看不慣周恩在講台上如此的囂張。

但當著這麼多學生的面用粗,傳出去對學校的名聲不好。

似乎是看出了曹老師的顧慮,系主任幾乎是咆哮著說道。

「今天這個醜聞註定是要被傳出去的,現在只能是將範圍控制在能夠接受的範疇以內。」

胳膊拗不過大腿,曹老師只能是無奈的答應一聲,急匆匆的跑去找保安和體育老師了。

絕色校花的貼身高手 ,他發誓,一定要將這個刺頭學生給開除。

轉身向著學校廣播室跑去,他現在的儘快將話筒的電源關掉。

小胖子一臉憂色的看著前面拿著話筒凱凱而談的周恩。

小胖子,不,或許是所有人都猜到了,學校接下來就是將周恩開除。

因為這已經觸及到學校的底線。

李輝的嘴角重新掛起了笑容,只要在忍一會,學校反應過來后。

周恩只能是收拾行李回家了。

你說的是痛快了,但又沒有考慮後果呢!

主席台上,周恩看著密密麻麻的人群,他知道,現在的一兩分鐘內就是他的機會。

如果沒有說明白事情的真相,那他只有和這所生活了三年的大學說拜拜了。

「當時還有人看到了,我不知道她是那個系那個班的,我只知道她叫孫培育。」

「不過作證的時候那女孩卻說她看到的是我和王瑞在相互鬥毆。」


「我想問問孫培育同學,你說這話對得起你的良心嗎?」

聽到這句話,孫培育俏臉上不由蒼白一片,毫無血色。

「孫培育,會不會就是說的是你啊。」

「我們班倒是有一個叫孫培育的。」

很快,人群就找到了臉色蒼白的眼鏡妹子。

眼鏡妹子羞愧的低下頭,似乎唯有這樣才能夠掩飾心中的慌亂。

「孫培育,你真的這麼做了?」旁邊的閨蜜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她可是清楚的知道孫培育心底是非常的善良,有一次她家的小狗死了孫培育還哭了整整一天。

所以才會有此一問。

孫培育搖搖頭,淚眼婆娑的道:「是我乾的,對對,不起。」

一邊說著,一邊還用袖子抹了抹眼淚。

嘩。

隨著眼鏡妹子斷斷續續的聲音落下,周圍的人頓時就安靜了,隨後發出巨大的嘩然之聲。

隨後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整個學校的人都知道這件事了。

「周恩居然真的是冤枉的,怎麼可能。」

「這下倒是有好戲看了,我想瞧瞧學校方面到底怎麼收場。」

「沒想到周恩這傢伙膽子居然這麼大,要是換了是我,只有忍氣吞聲的咽下這口惡氣。」


「這就是我的偶像啊,這種戰績足以傳唱千古。」

「男神,你好帥啊!」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李輝的臉色徹底變了,他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出現這一變故。」

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氣,彷彿是要將周圍的空氣吸進肚子了你似的。

從口袋裡掏出自己的手機來,今天想要保住自己,就必須借用鐵血幫的力量了。

「本來我只是想自己私下解決你的,可沒有想到你居然蹦躂的這麼歡快。」

「那我就只有用幫派的力量來對付你了。」

李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惡狠狠地說道。

在人群中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正站著一名女孩。

黑色長發的發映著漆黑的眼眸,仿若晶瑩的黑曜石,清澈而含著一種水水的溫柔。精緻的五官,白皙的膚質如同千年的古玉,無瑕,蒼白,微微透明,而又有一種冰冰涼的觸感。

校花,冷夕顏。

在大學能夠評上校花的,可不單單隻是外貌,家室,背景,財力,能力都無不是上上之選。

而冷夕顏只是淡淡的站在那裡,就始終牢牢的吸引住一大堆雄性的目光。

冷夕顏抬眸大量了一下主席台上雖說並不算帥氣,但顯得很陽光的周恩。

嘶,眾多屌絲看到自己的女生居然在看一個男人,不由得紛紛露出震驚之色。

同時還有深深的嫉妒。 萬春生心中有很多疑問。

之前說的,不過是萬春生心中的一個疑點而已。

其實,他心中,還有另一個,更加疑惑的一點。那就是,黃凱身體各個部位都淬鍊成金色的疑點。

黃凱晉級太快了。

他那感覺,就好像知道境界到了,靈力夠了,然後就能晉級。至於那什麼該淬鍊的部位,也沒怎麼見他淬鍊過。

在天恩大陸,很多人境界到了,靈力夠了。但是,因為淬鍊不達標,所以不能晉級,不敢晉級。

黃凱修鍊這麼快,他是怎麼淬鍊的?

之前,黃凱連續升了幾級。這種情況下,黃凱體內的經脈都淬鍊達標了?

我去,到底是怎麼淬鍊的?

還是說,黃凱早在之前,就將這些淬鍊過了。

但是,如果早在之前就淬鍊過了,黃凱的等級不應該這麼低才對啊!

萬春生一個頭兩個大,他根本想不通這些問題。

當然,想不通就不想,萬春生還是很看得開的。反正,黃凱既然能來這裡,那他爺爺一定告訴了他兩之間的關係。如果這件事不是秘密的話,那按理說,自己問的話,黃凱還是會告訴自己的。

如果是秘密的話,那自己也不用知道。

萬春生將所有疑惑都放在心裡,這時,他將目光移到夏侯倩兒身上,然後說道:「好久沒有出去了,外面應該發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吧!今年你和方漢是接新生的老師,所有,黃凱他們的信息,你應該多掌握了吧!」

「是的。」見萬春生這個時候和自己說話,夏侯倩兒趕忙點頭,她熱情問道:「校長,您想知道什麼。」

「我想知道黃凱。」被問,萬春生將目光移到黃凱身上。接著說道:「我想知道他的戰績,想知道有關他的一切。」

夏侯倩兒:「……」

其餘老師:「……」

萬春生這話之後,聽到這話都無語了。

萬春生這話這語氣,再配上他看黃凱的眼神。尼瑪,很容易讓人誤解啊!

幾位老師對視一眼, 前夫再寵我一次 。這個時候,夏侯倩兒說話了:「校長,有關黃凱的事情很多。而且,最近外界到處都流傳著他的事情,我要一個一個都講出來嗎?」

「恩。」夏侯倩兒說完,萬春生便點點頭,眼中,爆發出強烈的好奇光芒。

這個時候,不止萬春生,曹雲他們也一臉好奇。一群人都看向夏侯倩兒,等著夏侯倩兒說話。

在眾人的一道道目光中,夏侯倩兒清清嗓子,開始說話了:「黃凱一開始默默無聞,跟廢物一樣。後來有一次,他被東陽羅蘭的侍衛攻擊了,然後,就變了。」

「哦?」夏侯倩兒這話之後,萬春生來興趣了,他滿臉興緻的將目光移到夏侯倩兒身上。接著問道:「有些什麼大的變化嗎?說說。」

在萬春生和夏侯倩兒交談的時候,劉達奇這邊,大家也注意到這種情況了。

他們聽到夏侯倩兒在說黃凱的歷史,立刻來了興趣。於是,所有人都豎起耳朵,仔細聽講。

這個時候,夏侯倩兒說道:「校長,根據情報,我們知道黃少在被東陽羅蘭公主的侍衛攻擊后,差點死掉。他在家養傷的時候,還遇到了殺手。」


「天,已經快死了,還來殺手,我去,這是有多大仇恨啊?」

「我覺得黃少挺好的,那些和黃少過不去的,到底是怎麼想的。」

「誒這件事我知道,聽說,這件事是大夏六大豪門的杜家搞的鬼。杜家是六大豪門中最富裕的存在,因為他們賣丹藥,所以超級有錢。大夏有六大豪門,四大家族,杜家想擠入四大家族之位。」

「額……這件事和黃少有什麼關係?」

「呵呵你傻啊?四大家族中,黃家人丁凋零,如果黃少死了,那四大家族的黃家,還能在這個位置上待多長時間?」

「額……有道理。」

「……」

夏侯倩兒這話之後,劉達奇那邊,一群人就議論起來了。

都是天才,有的人身份還不錯。所以,這些八卦新聞他們都還是比較了解的。這個時候,有些人直接將自己知道的都講出來。


夏侯倩兒見大家在那邊議論,她很自覺的閉上了嘴巴!雖然自己通過買的資料知道了不少事情,但是,那些資料並不是很全面。

此刻,夏侯倩兒和萬春生他們都在豎著耳朵,聽劉達奇他們議論呢!

劉達奇一群人議論嘀咕了很長時間,很久之後,才開始又將目光移到夏侯倩兒身上。這個時候,夏侯倩兒清清嗓子,又說話了:「刺殺黃凱的殺手沒有得逞,從那之後,黃凱好像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個本事。冰蠶派宗主姜雷的女兒姜憐雪陪黃凱去花蝶坊的時候,黃凱就是依靠那個本事,欺負了六大豪門的幾個天才。」

「嘿嘿,那件事我聽說了,我只想說,黃少牛逼。」

「你知道?誒,夏侯老師說的黃少的那個本事,到底是什麼啊?」

「就是卧槽尼瑪啊!泥煤你真笨。」

「……」

夏侯倩兒這話之後,大家又開始議論起來了。這時,夏侯倩兒又和之前一樣默不作聲,等他們說。

良久之後,大家又將目光移到夏侯倩兒身上。這個時候,夏侯倩兒清清嗓子,很有默契的繼續說道:「黃凱好像認了個神秘師傅,所以晉級非常快。 重生之攬月 ,黃凱不但晉級快,還是丹師。」

這話之後,看戲的大家都撇撇嘴,無語。

這事情,大家誰不知道?

就在大家無語的時候,夏侯倩兒又說話了:「黃凱是煉丹幾級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為了幫他爺爺解毒,煉製了六品丹藥回春丹。」

萬春生:「……」

曹云:「……」




Related Articles

可惜。

永遠沒有可能了。 楚言苦澀的笑了一聲。 ...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