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站起來前先把頭盔戴上!肥豬!」在說完這一句以後陳凱直接飛起一腳踹在對方的肚子上,那一腳讓站在陳凱背後的那些老兵們發出一聲歡呼,因為在這個時候他們覺得自己的領主太有魄力了。

「上!幹掉他!」看到從屬於自己一方的勛爵被陳凱這樣的折辱,如果凱末達爾再不表示什麼那麼他這個盟主就不用幹下去了。因此事情的發展幾乎非常貼合陳凱的想法,凱末達爾不顧胡伯丁男爵的勸阻,直接指揮著部隊朝著陳凱沖了過來。在距離陳凱的領地不到五十公里的地方,一場決定整個胡戈第領主地位的戰鬥驟然爆發。這場戰鬥不會出現在帝國的官方記錄上,因為無論是陳凱還是凱末達爾他們都不會把這場戰鬥報告給上層,如果上報上去他們都會因為貴族私鬥受到懲罰,最輕也是消去一級爵位。

當然對於那些貴族所有士兵攻擊的時候都會手下留情,而士兵則沒有那麼好命了。因此這場戰鬥中死亡的永遠都是士兵,不會有任何一個貴族會死去。如果真的要說悲哀只能說是他們命不好,和陳凱站到了對立面,因此雖然陳凱武器落下的時候有些不忍,但是他最終還是劈了下去。。。)

p

———

.T ———..

當戰鬥開始的時候,三等男爵凱末達爾的臉色就開始瞬間從憤怒變成了驚愕,然後馬上變成了苦瓜了。他迅速的想起自己背後的主子那帶著警告的話語,那就是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和伯克納男爵也就是陳凱打仗。

原本凱末達爾以為是自己後面那位考慮到影響,現在看來那是他根本就認為他們這些歪瓜裂棗打不過陳凱,想要給凱末達爾他們留點面子而已。但是現在看到眼前的情況,凱末達爾馬上就明白自己那位主子不讓他們的動手的原因,只不過明顯已經遲了。

如果說玩家中經歷過大型戰爭最多的人當中要排排座次的話,陳凱絕對是可以排的上號的。尤其是在指揮大隊原住民戰鬥的戰役陳凱估計是所有玩家中為數不多的有經驗的人員,雖然陳凱經歷的戰鬥有好幾次大型的戰鬥都是以失敗為結局。但是任何一個名將都不是常勝將軍,他們都是經歷了一次次失敗后慢慢的成長起來的。沒有一個名將是走出校門放下書本就可以打勝仗的,都是經歷了一次次的戰鬥慢慢的成長起來的。

陳凱也許沒有名將的資質,但是經歷過那麼多次的戰鬥哪怕是頭豬也可以學會一定的戰爭指揮藝術了。再加上陳凱本來就不是笨蛋,更加不是蠢豬,因此對於戰鬥指揮方面還是非常的有見地的。這種見地可是一次次戰鬥慢慢培養出來的,事實上基本上每一個玩家只要不是很傻。懂得在每一次戰鬥后總結得失最起碼都可以成為也給特戰高手。至少在對付普通怪物方面絕對是一等一的,但是沒有經歷過大型戰場的玩家永遠都不可能成為一個合格的指揮官。

陳凱經歷過同時也指揮,非常清楚在戰鬥中一個指揮官應該做到何種的程度。在某些時候他必須極其的勇猛,因為這樣可以提振士氣。尤其是在己方部隊遠比攻擊者少的時候,身先士卒的指揮官對於以少勝多的戰鬥里往往可以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所謂用兵之道奇正相左,對於陳凱來說他的兵力最少,勢力最差,如果還是用堂堂正正的以兵鋒之摧目標除了送死他實在想不出別的結局了。

除非陳凱手底下的士兵都是強大無比的精英士兵,不然根本不可能在兵力比不上對方的情況用堂堂正正的正兵去攻擊敵人。只能用奇兵去攻擊目標,而所謂的奇兵那就是各種戰術穿插運用。首先就是干翻貴族部隊的指揮系統,也就是那些貴族們。這一個不用陳凱動手。因為何麗雯已經做到了。在戰鬥雙方撞在一起的那一刻,數十條被法術活化的繩索就蜿蜒著纏上了目標。

幾乎是在凱末達爾他們這些男爵勛爵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就被那些繩索直接給綁成了粽子。當然這種捆綁僅僅是暫時的,因為他們所在的位置位於戰鬥陣線的後面。身邊的侍衛幾乎迅速的反應過來幫他們解除危險。哪怕何麗雯的繩索是經過巫術活化的魔法繩索也無法對抗十幾個士兵的力量,而且在凱末達爾他們身邊也不是沒有施法者。

但是無論是依靠這些侍衛還是施法者,他們最終把凱末達爾男爵他們從繩索綁縛中釋放出來耗費了足足一分多鐘的時間。在這個時間裡陳凱發揮出了他身高力大的恐怖戰鬥力,巨劍在揮舞的過程中帶起一片片恐怖的血雨,一截截飛散的殘肢昭示著他恐怖的戰鬥力量。因為陳凱的身體巨大無比。再加上長達兩米的恐怖巨劍,那一次攻擊下去至少都可以掃蕩一片。鋒利的劍刃彷彿切豆腐一樣把這些普通的貴族士兵的身體切開,穿著皮甲的士兵根本無法對抗陳凱的攻擊。

如果凱末達爾男爵他們完全繼承了胡戈第領主的軍隊,估計陳凱不可能殺的那麼輕鬆。當初那隻恐怖的騎兵部隊可是正面擊潰了數萬玩家大軍。即便那時候的玩家等級最高的也不過四階五階而已。但是數萬玩家卻如同豬玀一樣被胡戈第的騎兵大軍碾死,可想而知當初的胡戈第領地中的部隊戰鬥力有多恐怖了。但是現在凱末達爾男爵他們的部隊中大都是普通的步兵。騎兵非常的少,而且裝備都以木盾皮甲為主。只有核心的侍衛近衛軍才穿著高級的盔甲。

如果真的要從裝備上看的話,凱末達爾男爵一行人的部隊也就是披著皮甲的農民軍,只能欺負普通老實的莊戶人家,而陳凱的部隊則是武裝到牙齒的正規軍。在這一刻陳凱萬分感謝那位貪財的伯爵,如果不是他修改了訂單估計現在陳凱身邊的士兵的傷亡會和凱末達爾男爵一樣慘重而不是現在這樣只有幾個倒霉蛋被劃開了臉頰。

在陳凱這個猛男的帶領下那些原本還對陳凱不是非常服帖的老兵油子現在已經興奮的嗷嗷直叫了,不僅僅是因為陳凱身先士卒的做派,更因為他可怕的戰鬥衝擊力。在陳凱的帶領下這些老兵玩家就是在打順風仗,依靠陳凱那恐怖的盔甲防禦力以及巨劍可怕的鋒利值,再加上他自身恐怖的戰鬥能力無論凱末達爾男爵的士兵有多麼勇敢結局都是一樣的。任誰面對一個可以直接用手抓起自己丟出好幾米泰坦半巨人都會感到恐懼,而且這個巨人身上的盔甲極其的堅固,武器劈砍上去就留下一個口子而已,這樣的怪物根本就不是這些士兵可以對抗的。

結果在凱末達爾男爵一行人剛剛脫出繩索綁縛不久,也就是兩三分鐘的樣子正面對抗陳凱的那些士兵們崩潰了,直接選擇了潰逃。因為他們的轉身後退,使得整個戰場產生了巨大的變化,那些原本打醬油的玩家們瞬間如同打了雞血一樣開始發飆了。相對於陳凱因為以後會在胡戈第領地里討生活而手軟情況,這些玩家因為被人當做炮灰坑過。下手毫不留情,而且幾乎是拚命的放大招。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凱末達爾男爵他們的部隊傷亡就開始飛速的增加,幾乎到了全線崩潰的地步。

但是畢竟那些士兵僅僅是開始潰逃。還沒有徹底的崩潰,尤其是後方不斷有部隊補充的情況再加上一幫子貴族不斷的在後方指揮使得整個戰線又開始陷入膠著。只是如果沒有蘇婉帶領的騎兵部隊加入戰鬥的話,也許貴族聯盟一方最後還能挺過去,但是當陳凱花費數十萬金幣在離開帝都前湊起來的重騎兵加入戰鬥以後結局就已經徹底的註定了。這支騎兵身上罩著普通輕騎兵的外袍,使得凱末達爾的貴族聯盟根本不知道這支近三百人的騎兵部隊是一隻可怕的重騎兵部隊。等到他們掀開罩衣亮出漆黑無比的重裝盔甲之時,凱末達爾男爵的臉色瞬間從鐵青變成泥灰色了。

「該死的南方佬!你給我等著!」幾乎是看到重騎兵進場的那一刻,凱末達爾就開始轉身了因為他知道自己部隊的結局,那絕對是戰敗的下場。同樣選擇逃跑的還有他身邊的那些貴族聯盟的成員。在他們看來士兵就是消耗品,只有他們自己才是最為珍貴的。因此在他們的士兵最為需要他們的時候,凱末達爾他們選擇了逃跑,把自己的士兵當做擋箭牌留在了戰場上。

「呼!總算把那幫白痴給唬住了!」看著正在潰逃的士兵中肆虐的重騎兵。陳凱朝著背後招了招手,然後示意許飛用擴音術還是迫降。事實上在如此短的距離內讓重騎兵發動衝擊那風險是相當大的,重騎兵的威力在於那恐怖無比的衝擊力,而要形成這樣的衝擊力首先就要有一段距離讓戰馬加速。雖然陳凱他們的戰場上有足足百來米的距離讓重騎兵加速,但如果不是這些從屬於貴族聯盟的士兵因為凱末達爾男爵們逃跑而失去戰鬥意志徹底的崩潰。估計陳凱的重騎兵會損失慘重。

事實上在通知許飛讓重騎兵出動的時候,陳凱握著巨劍的手都在發抖,他害怕自己砸了數十萬重金的重騎兵會被全面。要知道在這種四面圍困的地方,顯然包圍的重騎兵也就是一隻只武裝到牙齒的烏龜而已。一旦那層龜殼沒有了。那麼烏龜也就離死不遠了。但是在看到凱末達爾一行人因為看到重騎兵狼狽逃竄的時候,陳凱就知道自己賭贏了。贏在那些貴族聯盟的成員實在太過相信重騎兵的衝擊力了。畢竟當初的胡戈第領主就是因為有一支實力強大重騎兵才可以在這片領地上站穩腳跟,甚至在叛亂初期殺的那些跑來撿便宜的流浪貴族屁滾尿流。

因為前胡戈第領主的留下陰影。使得凱末達爾他們對於重騎兵非常的恐怖,幾乎在重騎兵出現的那一刻就感覺情況不對。再加上本身因為陳凱他們攻擊,整個陣線都開始出現不穩,甚至已經有士兵開始潰逃,可以說陳凱出動重騎兵就成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後那一根稻草。

這場不會載人帝國官方日誌的戰鬥,最終以陳凱一方獲勝貴族聯盟一方潰逃被俘上千人為結局。可以說無論從那個角度來說都是一場虎頭蛇尾,幾乎可以說是鬧劇的戰鬥來形容這一次戰鬥。但是對於胡戈第這個領地範圍達到兩百多平方公里的巨大領地來說,這一次的戰爭卻是奠定了誰才是胡戈第領這塊地方真正霸主的戰鬥。在這一次戰鬥以後,雖然陳凱依舊和貴族聯盟起齷蹉,但是已經學乖的貴族領主們不會主動挑起戰鬥,只能暗地裡搞些上不了檯面的小動作。只不過因為戰鬥失敗,並且把自己士兵當做擋箭牌的他們威望大失,再加上後面又不出錢贖回自己的士兵更是在自己的領地損失了大量的聲望。

相反陳凱在後來把大部分士兵都放了回去,不但沒有有不少原住民士兵死在他的手裡而遭平民記恨,反倒在領地中獲得了很高的聲望。這就使得大量的平民逃離貴族聯盟們領地,跑到陳凱的領地中居住變相的增加了陳凱的實力,同時也使得陳凱和凱末達爾率領的原住民貴族聯盟之間的矛盾更加的激烈。

不過現在陳凱一邊忙著收攏部隊。一邊安撫那些被逼迫著投降的士兵,另外一邊還得對付那些玩家和他們打著哈哈。當然這些玩家最後都被陳凱忽悠到他自己的領地去了,事實上這些玩家也沒有地方去了,因為他們得罪了原來居住的領地的貴族。如果在回到凱末達爾男爵一行人的領地。估計第二天腦袋就要掛在城頭上吹風了。

所以當陳凱部隊再次出發的時候,屁股後面跟上了一堆玩家。只不過相對於陳凱的部隊行軍有序,玩家就要顯得混亂多了,到了後面那些玩家都不跟在陳凱的屁股後面吃灰了,而是選擇騎著馬直接先跑到他的領地去了。因為經歷過一場戰鬥,再加上投降士兵的拖累,陳凱的部隊行進速度變得更加的緩慢。原本一天半路程愣是拖延了足足兩天,在這兩天裡面依舊有敵人窺視。這些窺視的人員中除了貴族聯盟的探子以外。還有前領主胡戈第留下來的強盜和叛亂份子們,當然還有從大裂谷地下跑出來的黑暗生物。

在打跑了一幫從大裂谷中跑出來的黑暗生物以後,陳凱總算是距離自己的領地只有一步之遙了。看著遙遙在望的城鎮,所有人的心頭都有一絲鬆懈和難得的安全感。畢竟這座城市以後就是他們的家了。而且只要陳凱還是這個城市領主的一天就永遠都是他們的家。對於什麼爭霸世界的事情,陳凱沒有任何的興趣,他唯一的興趣就是想多賺錢點在現實中過的好一些僅此而已。但是他也厭倦了在遊戲中到處竄來竄去的生活,雖然冒險很刺激,但是一天到晚鑽深山老林或者呆在最為激烈的戰場上是個人都受不了。遊戲不是只有戰鬥才吸引人。它還有其他可以讓人感到舒心的東西。

「總算***的到了!」看著近在咫尺的城門,陳凱的心是愉悅的,他現在真想登上城市的最高處宣布這座城市是他的。但是他還是有大量的事情要做,首先就是安排士兵的住宿。雖然城市修建的時候建立的軍營但是目前來說讓這些老兵住進軍營絕對不合適,而且他們必須馬上負擔起巡邏城市的職責。當陳凱從負責城市建設的帝國土建法師團手裡接過代表伯克納鎮的鑰匙時。陳凱才真正成為一個領主。

事實上普通的玩家領地根本就沒有這個步驟,玩家領地建立最為重要的就是領主大廳的設置。但是陳凱的城鎮卻不一樣。它是有原住民修建的,最先修造的就是領主府也就陳凱那座可以容納數百人的城堡。城堡的頂端距離地面足足有六十多米高,而且還是一個巨大的平坦這個平台是為了以後唐尼和小金起飛降落用的,是一個飛龍的巢。這個平台足足有上百平米,呈現一個紡錘形,兩頭分別設置了一個設置重弩的弩機台。飛龍休息的地方則在紡錘形中間,也就是最為寬大的地方,因為只有這個地方才能容納下兩頭以後體長可以達到十米巨大飛龍。

單單隻論城堡的建築格局,陳凱的城堡要比林雷的城堡更加的漂亮,但是要小很多。畢竟林氏集團的雷神要塞是可以容納十萬玩家的軍事要塞,而且還是十幾個騎士城堡集合在一起的產物,而陳凱的城堡就是一個領主的城堡而已,不可能達到寬數里、長几公里的那種程度。但是相對於胡戈第這個地方來說,陳凱的城堡已經算是整個領地上現存的最高的建築了。除了那被推平的前領主的城堡以外,就數陳凱的城堡最為高大同時防禦設施最為完備。光是在陳凱成為領主以後那兩台矮人黑市商人運來的魔晶炮就已經不是普通人玩得起的東西了,這兩台東西被陳凱安放在了飛龍巢的兩頭也就是原本用來安放重弩的地方。在這兩個地方,陳凱讓還沒有撤走的土建法師們幫助修造了兩個可以旋轉的平台,使得兩台小型魔晶炮射擊覆蓋的範圍可以把整個城堡周邊都包裹進去。當然最為重要的是把這兩個平台掩藏起來,只有藏起來的兇器才最為可怕。


在漆黑無比的夜裡,陳凱靜靜的站姿飛龍巢的高台上。這個高台是他讓土建法師特別設計出來的,就是為了能夠站在上面俯瞰整個城市。事實上每一個領主都喜歡這樣做,林雷在領地里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站在要塞的最高處看著腳下的要塞,而陳凱現在也這樣做。只不過相對於雷神要塞那夜晚燈火通明的情況,僅僅是亮起了一點點路燈的伯克納鎮顯得極其的冷清。但是陳凱卻非常的開心,因為這是屬於他自己的城市或者說屬於他們的城市。。。)

p

———

.T 在高台上熬了一宿的陳凱紅著眼睛打著哈欠走下了高台,當然同樣一宿沒好好睡覺的還有其他人。因為整個城堡中的房屋都是剛剛修建完畢的,基本上沒有多少裝飾。除了地面刻畫了華麗的大理石紋路以外,整個城堡的走廊裡面就沒有什麼裝飾品。

因此當第二天天亮以後,許飛他們就開始按照耗費一晚上規劃好的圖紙開始在城堡中裝修了起來。大多數房間的裝飾非常的簡單,那就是鋪上地毯掛上油畫什麼。事實上當他們離開伯克納莊園的時候,基本上已經把莊園房間里的物品除了無法移動的床鋪以外都給搬光了。

因為系統沒有提示他們這些物品不可搬遷,而且在陳凱他們離開帝都之前伯克納莊園都是陳凱的私產,所以可以讓他們肆意的折騰。除了那些無法搬遷的大型物件,比如說床鋪柜子什麼的。基本上能夠搬走的油畫,地毯掛毯以及擺放的盔甲裝飾品等等都被陳凱他們搜刮一空,然後現在被安放到了整個城堡的各處。

當然除了從伯克納莊園裡面搜刮的物件以外,還有陳凱他們留著沒有賣掉的從洛汗帝國帶回來的精細的物品。比如說在洛汗帝國北方出產的金銀器皿,這些器皿上用特殊的釉彩燒制出獨特的花紋。這樣金銀器皿放在洛汗帝國國內也是千金難買的東西,因為在金銀器皿上用釉彩刻畫燒制紋路可比在其他材料上鑲金嵌銀難度高多了。所以在漢斯庭這樣的器皿價格要高出洛汗帝國國內近兩倍不止,一些精品更是萬金難買,而陳凱擺出來的東西不能說是獨一無二的東西但也是極其稀有的精品。不是精品的話,陳凱他們早就賣出去換錢了,只有那些稀有的東西陳凱才會收起來,然後現在充當城堡的裝飾品。

為了把整個城堡徹底的裝飾起來,不但陳凱他們都動手幫忙連帶蘇星河的朋友們和黃道的那幫同學也不停的忙東忙西,花費了一整天的時間才把整個城堡裝飾搞完。但是城堡內的床鋪問題依舊沒有解決,因為帝國土建法師團可不管這些。結果就是整個伯克納鎮最先紅火起來的商業項目不是糧商。而是木匠。因為整個小鎮都沒有一家出售傢具的,而沒有床鋪所有人都只能悲催的打地鋪,這也是為什麼陳凱一宿沒睡的原因。不是激動的不想睡覺,而是當他打開房門進去的時候發現房間里只有一個擺放床的平台,卻沒有床更別說被子什麼了。在這種情況下,陳凱除了睡地板就想不出其他的解決睡眠的辦法了。

只是伯克納的商業發展註定是曲折的,因為玩家當中可沒有幾個合格的木匠。整個城市近三千玩家當中,只有四十幾個玩家生活副業是木工。而合格的木匠只有三個。能夠製作出木床傢具的木匠就只有一個,而且他本身在現實中還是一個傢具廠的工人。

結果這個在現實中只是一個每天苦逼到賺不過一百塊的低級技術工,在遊戲世界中三天入賬三千多金幣。這還是只是定金,為了睡上一張好點的大床基本上每一個睡夠了堅硬地板的玩家都不吝嗇金幣。當然陳凱為了讓那些民兵們安安穩穩的呆在領地里,也不得不掏出金幣向那個玩家訂購床鋪。

但是這個玩家畢竟只有一雙手腳,而這個遊戲中製作物品可不像其他遊戲里那麼簡單隻要咔咔幾下讀個條就行了。一張普通的木床都需要好幾個小時才能粗粗的製作出來。而且還是沒有刨邊沒有上漆就連木頭都沒有干透的那種。最慘的就是這樣的木床你還別嫌棄,能夠有就已經不錯了。至於柜子就更加慘了,連插銷都是簡易的。想要精工細作那就需要等,要不就只能繼續睡地板。

最後陳凱被逼的沒有辦法,他不得不派人跑到邊上的玩家領地里去購買傢具,而傢具買賣也就成了伯克納鎮最早的外貿商業活動。只是周圍玩家的發展也不怎麼好,畢竟胡戈第領地中分封的玩家才堪堪站穩腳跟而已,商業發展簡直可以說是蹣跚學步。只不過他們的運氣比陳凱要好,因為他們直接獲得了大量從胡戈第城中搬遷出來的人口。雖然佔據最多的還是那些原住民貴族聯盟。但總歸來說比陳凱這個一窮二白手頭沒有一個原住民平民的好,如果陳凱手裡有幾千不是士兵的原住民平民那麼城市中的商業活動會更加的繁榮一些。至少不會晚上都看不到人逛街,白天一些城區也看不到一個人鬼影。

不過人少也有人少的好處,至少城市發展的初期陳凱不用擔心城市中會出現雞鳴狗盜的事情。因為整個城市裡除了陳凱的部隊以外,就只有那些被逼著離開原本討生活地方的玩家了。這些玩家雖然接取了攻擊陳凱部隊的任務,但是現在卻成了陳凱的幫手。至少看在金幣和經驗的面子上,這些玩家非常盡心的幫助陳凱在街區中巡視,清理那些從外面溜進城市的老鼠和飛行類的怪物。所謂飛行類的怪物是距離伯克納鎮不遠的大裂谷的特有生物,來自地底黑暗世界的巨型蝙蝠。

這些蝙蝠在地下世界的時候就是普通地下世界居民的敵人。因為它們不但吸食鮮血而且還會吞噬腦漿。至於為什麼生活在地下世界的巨型蝙蝠會出現在陳凱的領地里。原因很簡單都是那位前領主造的孽。因為那位前胡戈第領主徹底打開了大裂谷中通往地下世界的通道,然後逃了進去。再然後整個大裂谷的商路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摸樣。不但要面對可怕的天險還得提防著地下世界的怪物的攻擊,以及那些逃進地下世界又流竄出來的前領主的部隊。

當然玩家攻擊飛行類生物優勢還是不明顯的,因為蝙蝠的飛行速度非常快,那怕是巨型蝙蝠也是如此。巨大的體型不但沒有降低它們的速度,反倒增加而來它們在俯衝時的衝擊力。再加上它們厚實的外皮,普通力量在100磅以下的弩箭在十米內都無法射穿它們的皮膚。如果讓陳凱調轉城牆上重弩倒是可以輕鬆的射殺那些蝙蝠,但前提是弩箭能夠射中目標才行。事實上對付這些蝙蝠最好的辦法還是漁網或者說是蛛網術,因此當陳凱派人跑到其他的領地購買傢具的時候,那些玩家領主首先希望可以從陳凱這裡兌換到大量的蛛網術捲軸。

只不過相對於那些玩家領地中蝙蝠成災,陳凱的伯克納鎮倒是安全很多。因為過去在這裡駐守修造城市的土建法師團對於這些蝙蝠可是沒有手下留情的。很多遊盪在周圍的玩家和原住民平民就是依靠那些法師幹掉的蝙蝠屍體賺取生活資源的,為此還有很多人為了一些屍體互毆。只是隨著法師團的離開,陳凱他們的就不得不自己擔負起消滅蝙蝠的重任。幸好在那些施法者的屠殺之下,只有少量的蝙蝠敢於進入城市襲擊人類,而這些蝙蝠在玩家們的撲殺之下連朵浪花都掀不起來。

事實上撲殺蝙蝠的主力還不是舉著弩箭和火把漁網的玩家,而是陳凱和蘇婉的兩隻小飛龍。已經快要長到三米多長的它們現在開始努力的學習飛行,每天晚上都是它們練習飛行的時間,而它們飛行練習的對手就是天空扇動著翅膀的巨型蝙蝠。

只是最開始的一晚上兩個小傢伙基本上是被蝙蝠抓的滿頭包。如果不是身體上鱗片足夠的厚實,下面還有其他玩家幫忙。估計唐尼和小金會直接被巨型蝙蝠們吸成飛龍肉乾,但是到了第二天逐漸熟悉飛行姿態的它們就開始在空中追著巨型蝙蝠跑了。但最終的結果都是以墜機為結局,幸好它們皮糙肉厚哪怕從十幾米高的地方摔下來也不會破皮,骨頭根不會被摔斷。

等到陳凱他們開始徹底掌握伯克納鎮的第三天晚上,兩個小傢伙已經在吃盡苦頭以後徹底掌握了高速飛行追擊的技巧。連蹦帶飛的用尾巴把第一隻蝙蝠給從半空中打了下來。在這以後整個伯克納的天空就成了兩隻幼年飛龍的天堂。雖然它們的級別只有四階,但是擁有精英模板的兩頭飛龍配合著龍類生物的特殊性以及特殊的血統反倒可以輕鬆的戰勝普通的巨型蝙蝠。哪怕一些巨型蝙蝠中的精英等級堪比六階生物,但是在體型更加巨大的飛龍眼裡它們依舊只是獵物而已。

只不過蝙蝠肉太粗而且帶著毒,唐尼和小金基本上不會碰屍體一下,而且也從來不用牙咬而是用爪子和尾巴進行攻擊。但是兩個小傢伙畢竟勢單力孤,如果碰上大規模的巨型蝙蝠還是直接掉頭就跑,幸好整個伯克納鎮周圍幾乎沒有大型的蝙蝠群落,數量最多的也就是十幾隻小部隊而已。大型的蝙蝠群都被原先建造城市的施法者們殺光了,剩下的就只一些脆弱的歪瓜裂棗而已。

因為伯克納鎮沒有巨型蝙蝠的侵襲。使得周圍散落在野地里的原胡戈第居民都開始緩緩搬遷到城鎮中居住,這些居民的到來總算讓城市稍微有了點人氣。只不過散布在伯克納周圍野地里的居民總共加起來也沒有三千人,而且都是沒有什麼地產的貧苦農民或者原本居住在胡戈第城中的貧民。這些人沒有什麼手藝,也沒有多少維生的本事,因此才會被那些原住民貴族拋棄或者不被玩家領主接納。只有陳凱這個飢不擇食的領主才會吸收他們,然後分配土地給他們耕種,當然如果他們連種地也不行那麼陳凱也就只能任他們自身自滅了。幸好這些貧民雖然沒有太多的能力,但是最起碼還是比較勤勞的,在陳凱把土地分配給他們的第二天就開始翻墾地面準備種地。而陳凱分給他們的土地都是距離城市只有不到兩公里內的農田。當然是在城市以北的地方。以西的區域是以後準備分給那些士兵的家屬的土地,而以東和以南的地區則是臨近大裂谷基本上沒有人會要。

事實上陳凱的城市戰略位置還是非常的重要的。因為它在往東南五公里就是大裂谷的北方出口了,在這裡陳凱花費了足足二十萬金幣把原來的老碉堡重新的修造了一下。隨後一千多玩家就被陳凱打發到這裡,除了派了蘇星河的朋友和黃道的同學收取過路費以外,其他的事情陳凱就不怎麼管了。事實上他也沒有那個精力去管,因為整個城市需要他忙碌的地方太多了。除了需要安排人巡邏以外,他還得帶著人跑去清剿出現在領地里的怪物以及前領主留下的叛亂份子。最為重要的是他要處理那些投降的貴族聯盟的士兵,只是讓他感到氣憤的是凱末達爾男爵一行人顯然對於拿出贖金贖回自己的士兵沒有興趣。結果陳凱不得不背上了一千多士兵的食宿問題,讓原本想要依靠贖金賺點零花錢的他氣憤的想要砍人。

最終陳凱還是沒有把那幫投降的士兵給砍了。而是發了點路費打發他們回家。只不過陳凱沒想到他這種想甩掉包袱的行為卻給他帶來了巨大的聲望,順便還讓好些貴族聯盟領地中的平民紛紛逃到了他的領地里。當然發生這樣的事情已經是個把月以後的事情了,對於剛剛處理完那些投降士兵的陳凱來說他現在最為頭疼的就只有兩件事情,首先是吃的問題然後就是住的問題。

對於玩家來說或者說對於遊戲中每一個生靈來說,天大地大吃飯最大。不填飽肚子就不用談什麼生活,而想要餵飽伯克納鎮近萬張嘴巴可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雖然陳凱在前往自己領地的沿途已經購買了巨量的糧食,但是本身北方地區的糧食因為黃金大平原的食屍鬼災難而出現了問題,南方的糧食又因為大裂谷商路阻斷而無法運達。結果陳凱花費了巨資買到的糧食僅僅可以維持一萬人不到一個月的口糧。一個月以後所有人就得餓肚子吃西北風了。

其次就是住房的問題,雖然陳凱在之前讓帝國的土建法師團建造了眾多的房屋,但隨著整個城市中居民越來越多房屋數量就開始不夠用了。但是新建房屋肯定趕不上居民增加的速度,因為城市中沒有職業的房屋建造師也就是土元素法師的副職。陳凱倒是很希望黃道或者城市中的其他土元素法師可以早點獲得這個副職,但是很明顯想要玩家獲得這個副職目前來說還很困難,因為房屋建造師也就是土建施法者是專精於土元素擬型法術的法師。攻擊力不怎麼高因此不怎麼受玩家的喜歡。雖然黃道現在也在專精法術擬型,但是他專精是破壞性的法術,而不是建設類法術,哪怕最後結果差不多他也沒有那個魔力支撐一套房屋的整體建設。

不過目前來說房屋還是夠用的,因此陳凱可以讓那些土元素法師慢慢的建設房屋。也就是利用法術拼裝起一塊塊岩石,組合成一幢幢簡易的房屋。當然想要修造的和周圍那些土建法師的房屋一樣,估計難度會非常的高,需要不斷的累計經驗。幸好現在他們還有時間,而且在沒有解決食物問題之前。陳凱也不想在快速增加人口。事實上即便他想,周圍也沒有人。

「糧食啊!到哪裡整糧食啊!」陳凱抓耳撓腮的想著,在他思考糧食的時候,其他人則在忙著其他的事情。許飛忙著組建伯克納的本土法術協會,當然只是掛個牌子然後用特殊的魔法陣通知帝國法術協會總部。也就是說他現在就是掛個牌子然後打報告,等到報告通過了,那麼伯克納的法師協會就會納入帝國法師協會控制,然後城市裡就會有固定的原住民施法者被分配過來建立傳送陣。但是如果申請通不過,那麼陳凱就得自己掏錢建立傳送陣。

當然不但許飛在這樣做。其他人也是如此。費雲也想打報告給盜賊協會。準備在伯克納建立盜賊工會,當然這個想法被他控制住了。因為盜賊協會可不是善良組織。事實上盜賊協會在遊戲中屬於中立偏向邪惡的組織畢竟盜賊是生活在陰影里的職業者。在伯克納安全體系還沒完全建立的時候,費雲可不想給自己頭兒的領地招來一幫賊頭。所以費雲建立的盜賊工會算是一個徹底的玩家組織,而且還是僅限於本地情報共享然後出具一些低等的傭兵任務或者相互間交流盜賊物品的小交流組織而已。

可以說在整個城市裡各個基本上和大城市差不多的組織都在緩緩的建立,最先建立的就是傭兵公會和冒險者公會。兩個組織在陳凱領地建立后第三天就建立了起來,但是卻沒有多少高等的傭兵和冒險者跑來,整個城市的傭兵協會和冒險者公會就是負責發布任務而已。

至於神殿什麼目前來說隨著城市出現的只有一座冥王神殿而已,而且還是最低級的教堂級的神殿。這是讓大部分玩家復活的地方,陳凱倒是劃出了神殿區,並且首先修建了晨曦神殿和生命神殿。但是僅僅是有神殿沒有神官,晨曦神殿目前的神官是陳凱和蘇婉兼著,僅僅是主持一下平常的祈禱而已。相對於陳怡這個正牌的祭祀,陳凱和蘇婉都有點不夠格,雖然整個漢斯庭晨曦神殿的信徒最多但是玩家中合格的神官太少了。讓陳凱鬱悶的是大部分牧師都是生命神殿的牧師,結果伯克納鎮的生命神殿是最早建立起來並且緩緩的散發出神殿的神光。

可以說不出意外的話,伯克納的生命神殿會成為一個受到神明關注的神殿,這讓作為晨曦神殿信徒兼職領主兼職神恩騎士的陳凱情何以堪。但是奈何晨曦神殿的神官玩家就職的本來就少,大部分都是就職神殿騎士為主,尤其是陳凱這個神恩騎士出現以後大部分加入晨曦神殿的玩家都是以就職騎士為主的。基本在整個漢斯庭一百個晨曦神殿玩家中能夠找出一個神官職業者就不錯了,牧師稀少除了晨曦神殿的治療術不夠給力以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晨曦神殿的牧師是以戰鬥牧師為主的,神術師較少而且還是兼職戰鬥牧師讓很多玩家很難接受。

–文字首發,歡迎讀者登錄閱讀全文最新章節。

.T 對於大部分選擇成為牧師的玩家來說,牧師就是意味著救死扶傷但是神術師卻是牧師中的施法者戰鬥神官就是牧師中的近戰人員。這種極其詭異的變化讓很多玩家都沒有辦法適應過來,他們實在想不明白什麼時候站在防禦者背後釋放治療術的牧師和神官要跑到前面揮舞著巨大的戰錘進行肉搏了。

事實上除了極少數的玩家,大部分牧師都沒有選擇加入晨曦神殿成為戰鬥神官。這一方面是因為晨曦神殿的治療法術沒有生命神殿的好,再公會職業選取中擁有更加強大治療能力的生命神殿就成了治療首選。再加上選擇牧師的玩家大體都是奔著治療能力去的,而戰鬥神官是牧師後期轉職職業,幾乎在遊戲初期沒有一個玩家可以轉職。

但是戰鬥神官卻是在一開始就要注重力量訓練,不然拿不起戰錘根本不可能轉職成戰鬥神官,而在晨曦神殿中戰鬥神官的地位遠在牧師之上,甚至比神殿騎士都要重要。因為在晨曦神殿中戰鬥神官就是未來的主教和大主教,十個神殿中八個主持神殿事物的神官基本上都是戰鬥神官。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大體是因為主神奧羅拉在成就神位之前就是戰鬥神官,因此她對於戰鬥神官非常的照顧,有戰鬥神官擔任主祭祀神殿更容易受到她的關注。

戰鬥神官在晨曦神殿的地位雖然比不上聖潔祭祀在生命神殿中的地位,但是基本上和神恩騎士相當,甚至要更加的高。當然如果沒有足夠多的晨曦神殿神官,那麼哪怕神恩騎士的地位和戰鬥神官相當也無法讓一座新建的沒有受到神明祝福過的神殿快速的受到神明關注,除非陳凱可以在祈禱的時候再度觸發神恩。但是神恩不是大白菜,陳凱已經觸發兩次了那已經算是一個很奇迹的事情了,他不可能連續除非三次四次,除非奧羅拉女神是他媽。但這基本上不可能,而且陳凱因為憂心城市糧食的問題祈禱的時候不夠專心。女神不處罰他已經不錯了更遑論給他神恩了。

「兄弟們!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好消息就是我們的人口已經超過一萬人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基本上算是在這裡站穩腳跟了!」在晚上聚餐的時候,陳凱坐在那巨大的石質座椅上對著所有人說道。如果要算體積的話,陳凱的座椅要比其他人大出兩倍,因為他的身體要比普通玩家更加大。同時因為分量的緣故,普通的木頭椅子他一坐下去估計椅子就會散架。

「至於壞消息大家也清楚了!如果再找不到糧食來源估計我們要喝西北風了!」陳凱看著盤子里的麵包和肉湯嘆了口氣。他們不是沒想過向周圍的玩家領主購買糧食,但是陳凱他們需要購買的糧食數量太大,而且這些玩家領主接手領地也沒有多久自己的糧食都非常的緊張。

在陳凱話語說完以後所有人都非常的安靜。這倒不是因為陳凱話語內容不夠重要,而是因為太過重要了尤其是後面的那些內容。所有人都清楚整個伯克納的糧食儲備是何種情況,尤其是許飛更是了如指掌。實際上整個伯克納的糧食儲備比陳凱說的更加嚴重,在最近那些原住民平民進入城市以後,整個伯克納的人口數已經達到了12352人。但是城市的糧食儲備是按照一萬人整數標準計算的,一個月的糧食儲備在多出了2352人以後絕對是不夠的。

「那麼現在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糧食!如果搞不定糧食那麼領地就會崩潰!」陳凱的話說完以後就朝著費雲示意了一下。然後在桌子上展開了一副地圖。

「現在我們只有兩個辦法搞到糧食,第一個辦法就是打通大裂谷的商路!但是我們的實力不夠,而且屁股後面還有那麼一幫貴族聯盟在拉後腿根本沒有辦法全軍突進大裂谷清剿裡面的魔怪和地下生物!事實上陳凱在大裂谷的北方出口把原來的堡壘修繕起來甚至改進的主要原因不是為了把這個堡壘當做進入大裂谷的橋頭堡,而是在這裡阻擋那些魔怪和地下生物衝出大裂谷地區進入他領地裡面搗亂。畢竟陳凱的城市距離大裂谷實在太近了,近到半小時可以跑好幾個來回。

「所以第一個辦法直接被打上了叉叉!因此我們現在只剩下第二辦法,那就是前往這裡!」陳凱指著地圖上一片城市廢墟說道,對於這個城市陳凱他們非常的熟悉,因為當初就是在這裡他們被胡戈第領主在城市中追殺了半天。只不過陳凱的話語讓所有人臉色一變,因為他們非常清楚現在的胡戈第城已經變成了一堆廢墟。在漢斯庭帝**隊的攻擊下徹底的被推平了。原本陳凱他們以為僅僅是胡戈第的城主府變成了一堆廢墟,但是後來派了人去看了一下以後發現整個城市大部分都已經殘缺了彷彿被一個恐怖的巨人踩了上百腳一樣。

事實上現在的胡戈第舊城已經沒有什麼人,而且因為前領主最好的瘋狂,整個胡戈第舊城中布滿了各種地下生物和黑暗怪物。雖然強大的已經被漢斯庭帝**隊清理掉了,但是剩下的依舊非常的多。也正因為如此胡戈第舊城才沒有被人佔據,如果不是這樣那些貴族聯盟的領主們絕對不會放過位於整個胡戈第中心位置的巨大城市。但是現在這個城市中怪物太多了,而且瘋狂的前領主還血祭了數千人召喚來了上千個低等的惡魔。在殺死這些惡魔以後把它們的血液餵給家畜和野獸使得這些猛獸家畜開始魔化,造成了整個胡戈第舊城魔化生物到處亂竄的結果。

陳凱他們派去胡戈第舊城探路的玩家最終就逃回來了兩個,其他的全在城鎮里的冥王神殿中復活出來。上百個玩家在裡面探路。結果就活著出來了兩個。由此可見這個地方是多麼的危險。但是偏偏這個地方是已知的糧食最大的貯藏地,如果陳凱他們不想餓肚子的話那麼就只能打這個地方的主意。至少進入胡戈第舊城遠比穿過大裂谷安全的多。也快的多。最為重要的陳凱他們不一定要獨自前往胡戈第舊城,因為對這箇舊城垂涎的可不只有他們。

但是即便對這個地方再垂涎,那麼也得有命賺有命花才行。如果跑到裡面打通了道路,而且獲得了糧食但最終卻被魔化怪物堵在了裡面那就不好玩了。

「當然我清楚這個地方我們一家肯定吃不下也吃不消。因此老二!你聯繫一下那些玩家領主們,我想那些公會大佬們應該不會放過這塊肥肉的!」陳凱朝著許飛說了一聲,然後慢慢的拿起盤子里的麵包塞進了嘴裡。

「沒有問題!但是我不敢肯定那些玩家有勇氣進入那個城市,要知道在我們來這裡之前他們已經失敗了兩次了!按照城裡那些玩家的說法,每一次都會死傷上萬人,但是收穫還抵不過花費!」許飛輕輕的吹了口肉湯上熱氣,因為已經沒有新鮮的肉類了,所以肉湯實際是用熏肉烹制的因此有著一股子濃郁的煙熏味。

「那也沒有辦法!如果光憑我們的實力。估計哪怕把那些原住民士兵們拼光了也不見得能夠進入胡戈第舊城!」蘇星河對於飯食倒是不怎麼挑,因為在成為黑暗勢力玩家獵人那段時間他吃過比這個更加糟糕的食物,而且現在的食物也不算糟糕。至少麵包是新鮮烤制出來的,熏肉也只是因為製作的問題煙熏味較重而已。

「盡量吧!」陳凱嘆了口氣放下了已經被喝乾的肉湯碗,實際上他只吃了五分飽而已,但是作為領主他必須以身作則不能大吃大喝。如果吃太多。估計他一個人就要吃掉三四個人的食物。雖然城市中的糧食目前來說還沒有到警戒線,但是陳凱卻不得不控制自己的食慾。幸好他是一個玩家,食物的目的僅僅是為了讓他遊戲中的軀體感到不飢餓而已,同時也就只有回復生命和體力的時候才有用。最為重要的是吃下食物不是馬上就可以用來恢復生命值,如果這樣那麼玩家就不用使用藥物了。

最終對於胡戈第舊城中財富的貪慾還是戰勝了對死亡的恐懼,畢竟對於玩家來說死一次不過就是掉一級或者清空一些當前等級的經驗而已,但是如果在胡戈第舊城當中有所收穫的話那可是一本萬利的事情。因此在陳凱發出倡議以後的第三天,伯克納城就聚集了數萬的玩家。大量玩家的聚集讓位於胡戈第西北方的原住民貴族聯盟萬分的緊張,但是得知陳凱他們的目標是胡戈第舊城以後他們就放鬆的警惕。甚至連探子都撤掉了。因為他們覺得前往胡戈第舊城那絕對是找死的行為,裡面數量巨大的怪物可以把所有玩家們都吞噬的一乾二淨。

因此對於陳凱找死的行為,這些對陳凱非常仇恨的貴族聯盟們巴不得陳凱跑去送死。當然他們也清楚陳凱哪怕死掉也可以復活,但是他們依舊希望陳凱可以死一次,順便把攜帶的那些士兵都葬送在城市裡。

只不過那些貴族聯盟的貴族老爺們註定要失望了,因為陳凱根本就沒有帶著原住民士兵進入胡戈第舊城的打算,雖然他依舊帶著上千士兵上路,但這些士兵是陳凱用來保護營地的。當那些周圍領地的玩家們看到陳凱在胡戈第舊城外建立了一個營地以後就紛紛拍著腦袋恍然大悟,實際上不是他們沒有想到而是想到也不會去做。在他們看來這裡距離自己的領地最遠也就十公里左右的距離而已。建立營地完全就是浪費。但是真的等到營地建立以後。他們就發現無論胡戈第舊城距離他們的領地多近,想要進入城市他們就必須要有一個補給點。而在退出城市的時候面對追擊的怪物也需要一個阻擊點。

事實上原本的玩家領主不是沒有建立過營地,但是他們建立的營地和陳凱建立的營地相比就顯得太過小家子氣了。因為這些玩家建立的營地只是一片用來安放帳篷的區域而已,哪怕防禦牆也僅僅是普通的木柵欄。但是陳凱光是木柵欄就布置了三層,而且每一層木柵欄之間布置了不同的防禦措施。一層挖出了近兩米深的壕溝,另外一層則是把泥土填進去然後變成了一面土牆。厚實的土牆在土元素法師的加固下變成的半岩石化的牆體增加了營地的防禦力,而壕溝裡面插滿了切削好的木樁,看則會那些尖端滴著水的木樁那些玩家領主也就是公會會長們一陣陣的發寒。但是這三道幾乎是全部用圓木組成的木柵欄還僅僅是防禦體系的外圍,在木柵欄後面依舊是一道壕溝,壕溝裡面依舊是削尖的木樁。在這條壕溝後面才是真正的營地,而營地中布置的一排投石器讓這些玩家會長們感覺陳凱不是要跑到胡戈第舊城裡搜刮。而是跑來打仗的。

但是這樣的布置卻給人以非常大的安全感,看到陳凱布置的營地以後,那些玩家公會的會長也就是領主們感覺自己的營地就是一片窩棚區。如果不是時間不足,再加上材料不夠,他們恨不得按照陳凱的模式把自己的營地改造一番。當然最為重要的是對於這些玩家公會會長來說,進入胡戈第舊城以後這個營地就沒有存在必要了,因為他們不認為自己在離開胡戈第舊城以後還會呆在城市外面。

所以陳凱這個看起來非常牢固的營地,在這些玩家會長看來有點多此一舉。但是當他們知道陳凱把帶過來的上千原住民士兵都留在營地里以後就有點犯迷糊了。因為在他們看來這些原住民士兵都堪稱精銳,陳凱完全可以帶著一起進入城市,這樣沖開胡戈第舊城的幾率要比帶著一票玩家大多了。

「屁!老子要是帶著這麼一票人進去保管變成那些怪物的第一攻擊目標,你們真當老子是傻子啊!被你當做槍使!」陳凱看著一臉笑容離開營地的玩家公會會長,這些公會會長在遊戲中並不出名,因為他們基本上都只能算是新興玩家團體。遊戲中的地理範圍實在太大了。而且隨著現實中進入遊戲的人越來越多玩家公會也開始從原本的純遊玩帶上了濃重的商業政治色彩。如果不是陳凱他們的名字受到系統的嚴重保護,估計陳凱這個玩家中的第一男爵現在已經要被某些政治勢力盯上然後上面約談了。當然最為重要的是哪怕約談了也沒有用,系統可不會管你現實中是政府還是巨型商團,因為它只認陳凱這個領主而已。最為重要的是陳凱這個男爵領主直屬領主是帝國的皇帝,而不是如同林雷他們那樣是本地的貴族領主,因此陳凱對領地權益沒有太大的處置權。也就是說陳凱不可以把領地交給任何人,除非帝國把陳凱的領地收回。因此陳凱並不具備領地轉讓的能力,也無法把城市中的任何一個部分永久性的交給某個人。

「頭兒!我們什麼時候出發?」腰間插著一排飛刀的費雲從陰影中走出來,問著剛剛打發走那些玩家領主們的陳凱。

「等營地徹底布置好再說!讓那些傢伙探探路先!」陳凱看著已經揮舞著武器朝著胡戈第舊城狂奔而去的大隊玩家們搖了搖頭。當然這部分可不是陳凱領地周圍那些玩家領主公會的部隊,而是散人玩家而已。

事實上陳凱非常清楚周圍那些玩家領地的公會會長們估計也打著和他一樣的主意,那就是拿普通散人玩家當炮灰。當然也不能說是炮灰,畢竟運氣好的或者實力強大的散人也是有的,至少在陳凱獲得領地之前他也是散人玩家。只是陳凱是有組織的散人玩家,身邊圍著一幫實力強大的夥伴而已。

足足過了半個小時,陳凱才帶人朝著胡戈第舊城出發。只不過他是偷偷的朝著城市溜過去的,而且為了不被那些玩家領主們發現他還不得不從營地的後面繞路出來,兜了大半圈才朝著胡戈第舊城潛行過去。等到那些玩家公會會長們等了很久也不見陳凱走出營地時。才知道陳凱已經溜進了胡戈第舊城。然後一幫公會會長紛紛在背地裡朝著陳凱大聲的唾罵。

「一幫傻子!在外面等著吃灰吧!」這是費雲站在胡戈第舊城城牆上朝著遠處的玩家公會營地說的話語,在他身後則是好不容易爬上城牆的陳凱一行人。



「安靜點!別把怪引來了。我們這次主要是收集物資當然最為重要的是糧食!然後記住悄悄的進村,打槍的不要!該死,怎麼剛進來就碰上了!」陳凱看著那逐漸聚攏過來的四五隻體型巨大的魔化生物皺了皺沒有,這讓剛剛說完那些話陳凱極其的鬱悶。

「上吧!砍死馬上溜!這些都是家豬魔化后的產物,肉不能吃的!」蘇星河拔出背後的巨劍說道,然後率先沖了上去。

–文字首發,歡迎讀者登錄閱讀全文最新章節。

.T 雖然蘇星河拔出武器的度已經足夠快了,但是他揮舞的畢竟是巨劍而且他也是一個近戰的攻擊人員所以在他的巨劍砍到那些系統命名為魔化家豬的生物之間,這五頭怪物已經躺在地上了

幾個施法者在蘇星河進攻之間就用法術把這五頭怪物徹底的放倒了,因為家豬即便魔化以後實力也就三階而已一個強化版的火球術就可以撂倒,而且許飛他們當中也不是只有火球術可以幹掉對方王學文就用秘法連鎖閃電瞬間秒殺了三頭家豬,只不過相對於他耗費的魔力來說這個法術用在這三頭魔化家豬身上有點浪費最小說百度搜索「小說」

「不要見血這裡的怪物鼻子可是很靈的馬上離開」許飛放下還冒著煙的魔杖,他釋放的也是比較強力的法術奧術閃電的力量同樣可怕,消耗的魔力也不少但是這麼做都是有必要的,因為利用法術殺死目標不會產生血腥味,那些怪物是身體中的內臟被法術破壞甚至直接是腦子被電成漿糊

雖然其他施法者也動手了,何麗雯用蛛網術直接把魔化家豬固定在了原地,白莎莎用爆炎術製造爆炸火焰產生衝擊傷害傷害這五個怪物但最終殺死它們的則是許飛和王學文,只不過法術的力量雖然不會產生血跡和血腥味,但消耗的魔力卻不少最小說百度搜索「小說」

「不過剛才法術的聲音有點大我們快點離開」陳凱對於地上的魔化家豬屍體沒有任何收集戰利品的想法,這種低級的魔化生物對於他們來說也就是血液稍微有點用,頂多也就是用來繪製低級法術捲軸中添加入墨水裡面充當魔力融合劑而已但是為了這點價值最多不過一個金幣的材料而讓自己陷入被怪物圍攻的境地,那就會顯得非常的不划算了

陳凱他們脫離戰鬥區域的度非常的及時,幾乎是幹掉那五頭魔化家豬以後轉身就跑,而且為了讓所有人跑的足夠快許飛還直接從背包里掏出了十幾張交換來的風元素捲軸,這種低級的輕身術捲軸可以提升目標移動度百分之三到五隻不過這種加持持續時間非常的短暫,只有不到一分鐘而已,因為許飛的捲軸來源是玩家而且是用白菜價買來的二手捲軸能夠使用已經不錯了實際上許飛腰間的捲軸袋裡存放了一堆這種二手捲軸這些都是他用低價從玩家手裡收購來的即將過期的捲軸,雖然價格不高但是數量巨大而且其中不乏六七階的法術捲軸只不過誰都不知道這些半開口的六七階捲軸究竟還能不能用,因為這些捲軸大體上都是那些玩家從法師協會的垃圾堆里掏出來的,一些乾脆就是花錢從法師協會的原住民法師手裡買來的垃圾

但是從垃圾堆裡面淘寶是玩家最喜歡做的事情,畢竟對於一些高等施法者來說只要是存在一定危險的法術捲軸他們都會處理掉或者存放過久的法術捲軸他們也會處理了曾經就有一個幸運而又倒霉的玩家淘到了一個九階的隕石流星法術捲軸,這個法術捲軸如果是嶄的或者說是保存完好的估計價值上百萬金幣,但是它偏偏破損了上面標示法術的秘法文字也被磨掉了,結果被當做了低級捲軸賣給了這個玩家而這個玩家也在一次戰鬥中使用了它結果那次戰鬥直接造成了這個法師的夥伴因為他的法術捲軸全滅,因為在捲軸釋放以後法術缺少魔力引導或者說那個法師慌亂之下就把法術引導到了那些距離他們不過幾步路的怪物們身上,然後從天而降的隕石流星瞬間就把他們連同怪物一起砸沒了…,

正是因為這個幸運而又倒霉的玩家作為前科,很多玩家施法者都熱衷於收集法師協會裡的廢舊垃圾,希望自己也成為幸運兒之一只不過他們也知道這些捲軸問題很大,很多捲軸不但無法釋放搞不好會爆在自己的手裡在洛汗帝國的時候許飛他們就使用過這種捲軸不過那一次運氣好捲軸都沒有在手裡爆炸,頂多是沒有釋放出法術而已許飛可不讓為幸運女神會一直的眷顧他們,所以他現在只會使用輔助法術捲軸,對於攻擊性的法術捲軸不到萬不得已盡量不用,即便用也是給費雲用來布置法術陷阱

在狂奔一陣以後陳凱他們再次進入潛行狀態,他們身上都罩著一層灰黑色的斗篷藉助黃昏的光線所有人都隱沒在漆黑無比的街巷裡面如果是在普通的城市裡,這種漆黑無比的街巷絕對是最為危險的地方,但在胡戈第舊城這裡卻是最為安全的所在因為現在整個城市的主人已經不是生活在陽光里的居民,而是那些原先生活在這些幽暗街巷中的怪物當然這樣並不意味著整個黑暗的街巷中就沒有任何怪物只不過這些怪物在唐尼和小金那淡淡的龍族威壓下已經跑得沒影了

雖然這樣做有打草驚蛇的嫌疑,但是普通的怪物並沒有召喚夥伴的能力,即便有龍族威壓對低等生物可是有很強大的威嚇力的,再加上同樣散發著隱性威壓的陳凱陳凱他們躲藏的街巷已經被周圍的魔化小動物認為是恐怖生物的領地,它們基本上不敢於踏進這片區域

「根據地圖上標識,整個胡戈第舊城有九個倉儲區,比我們的城鎮多了一倍多而且容納的物資數量也要多出一倍其中位於西北部的兩個倉庫我們就不用去了,因為這裡是存放肉類的在這個到處都是魔化生物的地方,肉香味絕對會把大部分怪物都吸引到這個區域而且玩家在這片地區受到的攻擊最多也證明了一點」許飛用手指指著地圖上一片區域這些區域只是倉儲區的大體範圍,因為誰也沒有胡戈第舊城的倉庫地圖這算是城市不是機密的機密了事實上除了胡戈第本地主管倉儲的官員和領主以外沒有人可以知道胡戈第舊城的全部倉庫位置,哪怕是陳凱的伯克納城也是如此誰都知道陳凱的城堡里有藏寶室,但是真正知道藏寶室位置的只有陳凱他們幾個核心人員而已,並且藏寶室的入口被陳凱加了十幾道鎖還有厭魔金屬製作了一扇大門甚至在藏寶室入口布置了三十多個法術陷阱,可以說為了保護自己的錢財陳凱是花盡了血本

同樣道理胡戈第領主不可能讓所有人都知道全部的倉儲地,因為一些倉儲區域是存放重要物資的哪怕玩家對城市摸得再熟悉,也可能不知道自己非常熟悉的某個地方是城市重要的軍工武器的儲藏點甚至為了分擔被發現的風險很多儲藏軍事裝備的地方被做了特殊的掩蓋或者受到牢牢的保護不過在胡戈第舊城被漢斯庭帝國攻破的時候,重要的軍事裝備貯藏點已經被搜刮一空了,剩下的基本上就算被發現也是雜兵一類的裝備不過陳凱他們可不是奔著那些裝備來的,因此儲藏裝備的地方對於他們來說根本沒有意義如果可以順利的找到糧食,然後把糧食運送出去,那麼也許陳凱會在後面搜刮一些裝備…,

「我們不需要裝備和武器礦石什麼的目前也不需要直接把有可能存在這些東西的地方排除」陳凱半蹲著身體,他龐大的身體擠佔了大部分空間,同時也讓照明水晶的光線無法透出去

「那麼我估計可以排除這四個倉儲點」許飛在地圖上輕輕的用鉛筆花了四個叉叉這四個地方是他探聽到的大部分玩家公會領主們想要進攻的地方,按照他們了解到的訊息這四個位置是胡戈第舊城軍事武器的儲藏點以及礦石等材料的存放點如果按照陳凱的說法他們暫時不需要這些東西的,那麼的確可以把這四個地方排除掉

「排除了兩個肉類倉庫再加四個武器礦石倉庫最後只剩下三個倉庫可能存放糧食了」費雲看著地圖上剩下的三個標誌點有點擔憂的說著,只不過他話語剛剛說完陳凱和許飛就用鉛筆在地圖上分別叉掉了兩個地方

「這裡在胡戈第舊城陷落的時候據說遭到哄搶,現在大部分玩家領主和原住民貴族的糧食就來自於這個地方,所以我們就不用去了」許飛指著地圖上被他叉掉的地方說道他的話語讓所有人一陣嘆息

「這裡加簡單那裡的黑暗生物和地底生物的密度最大,因為這裡最靠近原來的領主府我可不想去送死,所以直接放棄」陳凱對著被他叉掉的地方說道,聽到陳凱的話語所有人對被陳凱點著的地方感到一陣恐懼按照陳凱的說法這個區域也許是整個胡戈第舊城最為恐怖的地方了,因為當初漢斯庭的軍隊沒有佔據城市就是因為裡面的黑暗生物和地下生物太多的緣故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只有一個地方可選了?如果這個地方沒有糧食怎麼辦?」趙鐵柱看著地圖上位於城市東北部的倉庫,那裡距離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其實並不遠,但是距離城市中心加近越靠近胡戈第舊城的中心,怪物的等級也就越高數量越多,這是大部分進入胡戈第舊城的玩家用血換來的教訓

「那麼我們就要冒險進入這裡了所以還是祈禱這個倉庫點有糧食」陳凱的話語中透著無奈如果真的被趙鐵柱說中了那麼陳凱他們除了冒險進入加危險的領主府附近的倉庫點以外基本上沒有其他辦法了也許他們可以選擇從周圍的居民地窖中收集一些糧食,但是要餵飽整個伯克納鎮一萬兩千多張嘴巴,居民地窖中的糧食根本就不夠如果陳凱他們無法從胡戈第舊城中獲得足夠多的糧食,那麼他們就要冒著拼光全部軍力的甚至可能拼光所有士兵都不見得能夠成功的方式去打通大裂谷商路了

「好了大家別墨跡了也不要烏鴉嘴了我們現在要做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到達這個倉庫點,而且還是安全的到達」許飛收起地上的地圖,卷好以後收進了背包裡面這份地圖可是他好不容易收集到的胡戈第的完整城市地圖,花費了很大的代價可不能丟了

「那好出發這地方可真夠臭的,都快憋死我了」王學文捂著自己的鼻子,他穿著一套布滿秘法文字的法袍看起來極其的怪異但這套法袍是他好不容易搞到的秘法導士長袍上面的秘法文字可以幫助他在釋放法術的時候增加法術威力同時可以降低魔力消耗,算是一件非常不錯的法師裝備了…,

「是啊都快把我憋死了」蘇星河率先邁出了街道只不過馬上就退了回來

「媽的被堵了」這是蘇星河拔出巨劍前說的第一句話後面的話不用說其他人也知道怎麼做了

「這些魔化老鼠怎麼會跑過來的該死,它們不是應該被兩個小傢伙的龍威給嚇跑的嗎?」費雲對於張開著獠牙朝著自己撲過來的魔化老鼠極其的憤怒,匕首用力的一撩就把對方分成了兩截但是腥臭的老鼠血卻濺了他一身,這樣的情況對他們來說非常的不利,因為血腥味會吸引來多的怪物

「肯定有東西指揮它們該死千萬別是鼠王,不然我們麻煩就大了莎莎雯雯混合法術轟它們」陳凱朝著白莎莎和何麗雯大聲的吼道,在這種狀態下掩藏什麼的根本就沒有用,面對體型長達半米的巨型魔化老鼠撲擊想要做到掩藏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Related Articles

他知不知道她受傷了?他還會不會心疼?

相思原來是種毒,會慢慢蔓延到五臟六腑,深...
Read more

林邪雙拳攥的緊緊的,雙眼裏有着賭錢輸了的那般血紅。

“我說林邪,你是蠢得死還是本來就是大豬頭...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