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因為同是人類,不容易被人察覺;而你夜家的身份特殊,那個蒙岩也不得不賣這個面子,所以也只能請小曦你去了,當然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你。」

在利用自己嗎?不過夜曦並不在意,茜茜父親的事情他也有所聽聞,據說茜茜沒有出生就已經死了,畢竟是亡夫的遺物,雖然露西婭貴為女皇,但也只是個妻子,遇到這種事情,病急亂投醫也很正常。

笑著對露西婭點了點頭,「阿姨,這個任務我接受了,您就安心地在家裡等我把東西拿回來了吧;不過,您也知道,我有很嚴重的路痴症,所以……嘿嘿。」夜曦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那不是問題,叫諾爾陪你去就行了,諾爾是夏爾的親弟弟,和夏爾一樣從小跟著我和你母親,你可以絕對信任。」露西婭指了指一旁的侍衛。

「哦。」點了點頭,回頭看向諾爾,對方也正朝他微笑,怪不得那麼眼熟呢,原來是夏爾的親弟弟,難怪難怪,不過露西婭都這麼說了,那肯定是個可以信任的人。


「那露西婭阿姨,就這麼說定了,我回去見一下婆婆,然後就出發。」

「恩,好!路上小心點,有什麼要求儘管向諾爾提,他會答應的。」

兩人對著露西婭鞠了一躬,就退出了大殿。

看著兩人遠去的身影,露西婭就迫不及待地拉住剛才在她耳邊說話的老者,「葉老,你真的那麼有把握?小曦也就將階二段的實力,而那個蒙岩可是靈階的高手。」

葉老點頭默許,「放心吧,殿下,這孩子絕對不一般,不但成功治癒了天陰體質,而且還在這麼短時間內到達這個階別,絕對有不小的機遇。」

「不光是這樣,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間,我就感覺到了一股平靜的水氣息,但是這股水的氣息又非常霸道,就像是平靜的水面下潛藏著一條蛟龍一樣,這孩子絕對不會像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另一個老者接上了葉老的話。

「是……。是嗎?」露西婭乾笑著看著面前的五個長老,心裡有些尷尬,夜曦和水妖精簽訂契約的事在精靈族也就只有她和夏爾知道,但是沒想到五個老頭在短短几分鐘就要把他研究出來了,也多虧夜曦已經走了,不然要是被刨根究底的問,肯定又會出現不少麻煩。

……

「我其實在奇怪,你為什麼會第一時間選中讓我去幫忙,我也就將階二段的實力,你不可能看不出來的。」走在去婆婆家的路上,夜曦疑惑地問向了身旁帶路的諾爾。

「就因為你不是精靈族,年紀小,又有將階的實力,也不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而被關注,這種的身份去偷盜再適合不過了。」諾爾也絲毫不避諱,將心裡所想的全盤托出。

「偷盜?還真打算讓我去偷嗎?你也別說得那麼絕對,我可不是盜賊職業的。」

「放心,等你見到那個蒙岩就知道了,普通的東西是根本打動不了他的,所以到時候就只能用偷用搶了。」

聽了諾爾的話,夜曦極度無語,能偷到嗎?反正他自己是不知道,不過既然諾爾和自己在一起,那肯定是會有辦法的。 妖魔鬼怪通過殺戮和吞噬,可以提升自己的實力,他們身上有不少罪惡之力。

功德之力既可以護身,又可以提升法器的威力……渡劫之時,天劫之威也會小很多。

世間萬物,相生相剋,罪惡之力與功德之力,就是兩種極端的力量。

正道喜歡功德之力,魔道喜歡罪惡之力,是以,名門正派的道士,不到萬不得已,就不會對人類下殺手,頂多也就把人類敵人,弄得生活不能自理。

遇到妖魔鬼怪的時候,名門正派的道士,只要有那能力,就會奉行有多少殺多少。

於洪昌與鄭明德至死都沒想到,一個正道修鍊者,竟會對他們下死手。

師徒二人這些年來,做了不少好事,身上也有不少功德之力,貪戀錢財的他們,無非坐地起價,每當某地出現天災,為了得到更多的錢,他們就故意拖延一段時間。

黃土縣許久沒有下雨,深知方圓幾百里沒有得到高人的於洪昌,如往昔一般,打算再拖一段時間,待黃土縣的人,願意付出更多銀子的時候,他們再開壇施法降雨。


作為一個好人,見百姓迫切希望下雨,陳宇沒有過多猶豫,當即施展道術降雨。

實力強大的他,做事我行我素,怎會去管黃土縣是誰的地盤?初來乍到的他,又不知道那些修為高強的道士,都有各自的地盤,就算知道這事,他也不會在乎。

神識一掃,見兩個道士身上,沒有什麼東西,陳宇心中鬱悶不已。

沿著官道一路向前,不時幹掉一些山賊,不時降妖除魔一番。

別人避之不及的罪惡之力,對陳宇而言不足為慮,誰讓他的實力強大呢?

縱然實力低微,他現在有錢有系統,充掉身上的罪惡之力輕而易舉。

黑夜降臨,嗚嗚嗚的風聲大作,某些日隱夜出的妖魔鬼怪,開始尋找獵物。

幾個厲鬼敲著鑼打著鼓吹著鎖啦,幾個猛鬼抬著一頂轎子,肆無忌憚的在官道上飄行。


「主人,還有三十幾里,就到李家村了。」一個猛鬼站在轎子外說道。

「本王知道了。」轎子裡面的鬼王應了一聲。

看著疾馳而至的迎親隊伍,陳宇不閃不避,若是普通人結婚,他還會避讓一二,但眼前那些身穿紅衣的傢伙,不是厲鬼就是猛鬼,還有一隻鬼王,他會給鬼讓路嗎?

「大膽道士,竟敢阻攔我家主人,受死吧!」一隻厲鬼怒喝道。

本想用天雷轟殺眼前這些鬼,陳宇心中一動,當即使出超級基因吞噬功。

無窮無盡的吸力洶湧而出,一隻只厲鬼、猛鬼,以及轎子里的鬼王,都被他吸了過來。

一百多個鬼的天賦之力,先後被他吞噬煉化一空。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得到鬼魂的天賦,陳宇心中大喜,此時的他,已能把身體隨心所欲的虛化了。

「不依靠法則、道術、技能、魔法之類的,我也能飛天遁地了。」

一念之間,陳宇化作空氣,身形消失無蹤。

心中一動,他由虛轉實,念頭一轉,他的身體分成一個個零件。

眨眼之間,他的腦袋、身體、手腳紛紛歸位。

「如此神技,絕對能讓人防不勝防!」

與實力不分上下的敵人廝殺,當敵人的武器,即將命中身體的時候,他的身體分裂開來,雙手雙腳同時反擊,絕對能將敵人秒殺。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實力羸弱的鬼魂,竟有如此強大的天賦!」

不錯,在陳宇看來,無論是鬼王還是鬼帝,實力都弱得像只螞蟻,一眼就能將其魂滅。

對他而言,鬼魂的實力是很弱,但鬼魂的天賦,卻是非常強大的。

鬼魂可以無視實體攻擊,唯有能量攻擊與靈魂攻擊,才能將鬼魂滅殺。

平復心情,邁步而行,見他實力低微,沿途的妖魔鬼怪,相繼冒了出來。

施展超級基因吞噬功的陳宇,將一個個妖魔鬼怪的天賦吞噬煉化。

「就在那個城隍廟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趕路。」

看了一眼幾百米外的城隍廟,陳宇快步走了進去。

聽見由遠及近的腳步聲,正在廟內烤肉的幾個人,紛紛看向門外。

「打攪了!」邁步而入,陳宇拱了拱手,找了一個角落坐下。

「老朽路陽,還未請教道長尊姓大名,仙鄉何處?」一個五十幾歲的老者,抱拳問道。

另外兩個中年與兩個青年,看了看一眼老者,皆是沉默不語。

「貧道陳宇,出師之後,一直四處遊歷。」陳宇隨口說道。

「不知陳道長可禁葷腥?」路陽再次問道。

「貧道修的是道,拜的不是佛。」陳宇笑道。

「如果陳道長不嫌棄,還請過來吃點鹿肉。」路陽邀請道。

「那貧道就不客氣了。」陳宇點了點頭,起身走了過去。

「陳道長,這是老朽的大徒孟益,二徒楊偉,三徒許勝,四徒包金。」路陽笑著介紹道。

陳宇會心一笑,對眾人拱了拱手,師父名字有特色,徒弟的名字也有內含,正所謂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十足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陳道長因何而笑?」路陽疑惑的問道。

「夜深人靜之時,能夠遇見你們,貧道自感幸運。」陳宇一本正經的說道。

「也是,沒有一點實力,誰敢半夜趕路?」路陽附和道。

「路老精光內斂,怕是內功修為,達到先天了吧?」陳宇笑著說道。

「道長也不簡單,看似三流術士,卻背著一把萬年桃木劍,若無意外,道長至少也是一個三流天師,若非如此,道長也不會這般逍遙自在。」路陽恭維道。

「路老,你們這是?」陳宇好奇的問道。

「聽聞百里之外的大雲山……我們準備去碰碰運氣。」路陽毫不隱瞞的說道。

「千餘年前破空而去的乾坤子,道武冠絕天下,聽到消息的武者或道士,多半會去尋覓機緣,不知又有多少人,將要埋骨斷魂於大雲山。」陳宇嘆息道。

「傳聞得到乾坤子遺留下來的寶物,修道可達道君,練武可至武聖,陳道長,有沒有興趣合作一把,我們只要武者之物。」路陽神情期待的說道。

在大秦帝國,道士注重鍊氣和煉神,武者側重於煉體和鍊氣。

道士有符篆、法器、咒語、印訣、道術之類的,武者有各種各樣的招式、意境等。

道士境界依次為術士、法師、天師、道君,每個境界又有三流、二流、一流之分。


武者境界分為後天、先天、宗師、武聖,每個境界分為前期、中期、後期、圓滿。

乾坤子道武雙絕,為人亦正亦邪,他留下來的洞府,不是那麼好闖的!

路陽本來打算到了大雲山,再從前來尋寶的道士裡面,挑選一兩個合作。 「婆婆,我回來啦!」一推門進入木屋,夜曦就看到婆婆一個人坐在窗邊,失神地看著外面,想著什麼。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月婆婆緩緩轉過身來,看到已經到跟前的藍發男孩,一時間熱淚盈眶,「小曦回來了呀,來來來,讓婆婆好好看看。」婆婆拉起夜曦的手,和藹地看著他,「長高了,變強了,果然沒有讓婆婆失望,小曦成功了,呵呵呵。」

「嗯!這個必須的!」夜曦點頭應了一聲,開心地看著面前和藹的老人。

月婆婆輕輕撫摸著夜曦的小腦袋,看了一旁的諾爾一眼,朝著他微微笑了笑,「看來小曦也成了一個大忙人了,剛回來就又要走,不過忙點好,忙點才過得充實。」

從座位上起身,進入了隔壁的小屋,片刻的功夫,老人家就從小屋裡走了出來,不過手上卻多了一個盒子,將它遞到了夜曦的面前,「這是我親手做的食物,婆婆也沒什麼好送你們的了,就只能給你們倆做點路上吃的乾糧,千萬別餓著了。」

雙手接過食物,夜曦笑著點點頭,「婆婆,我回來就來看您的,到時候您一定做更多好吃的給我吃,最喜歡婆婆做的餅了。」對於婆婆的廚藝,夜曦的評價一向高,所以他剛剛出口的這句話,也是完全發自內心的。

「恩,好好好!」月婆婆開心地答應,「我就在家裡等著你們回來,再給你們做好吃的。」

開心地與婆婆道別,夜曦和諾爾便出了家門,不過他有些疑惑,諾爾在進屋之後直至出門都沒有說過一句話。按理說老人家叫他名字也應該回答一下表示尊敬吧,但是完全沒有,難道是有過結?想著想著,眼睛就不由自主地瞄向了諾爾。


感受到了夜曦疑惑的目光,諾爾嘆了口氣,「婆婆在三十歲的時候,中了一種很奇特的巫術,一日老一年,衰老速度非常快,雖然精靈族擁有被稱為生命之源的聖水,但卻依然治標不治本;婆婆依舊在加速衰老,只不過從之前的一日一年縮減到了三月一年。」

「當我知道這件事時,婆婆中這種巫術快十三年了,之後我到處尋找解救婆婆的辦法,但是以我的能力根本找不到,或者說,這種巫術根本沒有解除的辦法。到現在,婆婆中這個巫術已經第十七年了,雖然才四十七歲,但是卻像一個百歲老人一樣,婆婆她,快要死了!」

諾爾的眼睛已經通紅,眼淚在眼眶中打起轉來,但反觀夜曦,依舊是一副淡然的模樣,就像根本不認識婆婆一樣。

「哎,跟你這個小孩說這個幹什麼呢。」諾爾抹了抹眼睛,「你又不懂這個,說了也沒用。」

夜曦不語,他自然也疑惑過婆婆衰老的速度為什麼會這麼快,但是,這一切都是註定了的,能生能死,不是著急可以挽回的。婆婆自己都已經看開了,自己又何必執著呢?就像當初的涵瑤一樣,知道將死,也要將微笑的一面留給自己。

夜曦能做的,就是為婆婆祈福,希望她的下輩子能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這一切的一切,都彷彿是譜寫好了一樣,想要改變,就得自己去將已經被譜寫好的路擦去,然後用自己的雙手重寫。

「我們接下來怎麼辦,走過去嗎?」見到諾爾已經恢復了一些,夜曦直接問道。

「自然之城內有通往帕吉拉山脈的傳送通道,我們先到帕吉拉山脈,然後我再護送你到聖輝城附近,之後的事情就要靠你自己了。」

「什麼?你不和我一起進城?」聽到諾爾的話,夜曦頓時有種被算計的感覺,這個算什麼?原先的計劃一下子就落空了。

「上次和蒙岩的接觸,讓我的身份變得很敏感,如果我再次出現在聖輝城裡,以蒙岩的性格,肯定會加強戒備,這樣會使任務難度加大。」

「哦!那我出來之後要怎麼找你?」




Related Articles

眼前這個人很明顯就不是他們家裏的人,那麼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安曉娜的朋友。

如果他今天要是來鬧事的話,那麼可就慘了,...
Read more

“咳……”王振楠倒沒有馬黃喉那麼有精神,此時咳嗽,口中黑血直流。

俞蓉純臉露尷尬呵呵笑了起來。而王波也是有...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