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強的攻擊力。」齒虎已經徹底呆住了。

就連羅飛都有些震驚,機械城的監獄可以說十分的堅固,就連它的鋼鐵牆壁都多達十米厚,使用的鋼材還是無影鋼,是一種影子落在上面也無法映出影子的鋼材,這種材料比一般的鋼材還要堅硬兩倍以上。

以他的幸運號為例能打出一個大洞就算是超長發揮,而對方卻僅靠自身的武裝機甲就打出一個十幾米長的大洞,這種差距讓羅飛都有些感覺不真實。

「即使是用飛俠號機甲也只能砍出一……

《重裝廢土》第一百二十三章:安排 喬思語心裡咯噔一下,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

斂了斂情緒,她又拿出一雙皮鞋和項鏈分別給了喬勝凱和杜月蘭,「爸,阿姨,這是你們的禮物。」

喬勝凱笑的合不攏嘴,而杜月蘭儘管討厭喬思語,但看到價值不菲的項鏈時,朝喬思語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謝謝思語,讓你破費了。」

喬思語一直都知道杜月蘭不喜歡她,但為了這個家,看在喬勝凱和喬席兒的面子上,她一直都沒跟她撕破臉皮,如今這樣粉飾太平還真挺累的。

得到禮物的三人心情很雀躍,都有些愛不釋手地看著自己手中的東西,段瀟南就像是一個被眾人隔絕的人,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一句話都沒說。

過了一會兒,喬勝凱才看到了段瀟南,看到他落寞的樣子,他朝喬思語淡淡道:「小語,你沒有給你哥哥準備禮物嗎?」

「……」她為什麼要給討厭的段瀟南買禮物?

可著實沒想到喬勝凱會當著眾人的面兒將這件事說出來,喬思語微微有些尷尬,在他們眼裡,段瀟南已經為當年的事情給她道過謙了,她要是還揪著那件事不放,那就是她做的不對。

可她確實沒有給段瀟南買禮物,怎麼拿出來?

看到幾雙眼睛都盯著她,喬思語無比尷尬,突然想到還有一樣東西沒拿出來,她眼前一亮,就從袋子里拿出了一瓶橄欖油。

「橄欖油是希臘的特產……」

原本看報紙的段瀟南突然抬起了頭,「給我的?」

「……嗯!」

原本這橄欖油她是準備送給喬席兒滋潤頭髮的,喬席兒跟她一樣,有一頭漂亮的長發,可現在這個狀況,就把這橄欖油送給他吧!

喬勝凱和杜月蘭的臉色都不太好,什麼意思?送一瓶區區的橄欖油給他兒子。

倒是段瀟南突然站起來從喬思語手中接過了橄欖油,「謝謝小羽毛,這禮物我很喜歡。」

「不客氣……」

不知道是不是喬思語的錯覺,她總覺得段瀟南受到橄欖油時,看她的目光越發熾熱了。

急著想找顧擎天,喬思語就拉著喬席兒去了喬席兒的房間……

「席兒,你能不能安排我跟顧擎天見一面?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他。」

喬席兒看著喬思語一臉嚴肅的某樣,立刻收起了臉上額笑容,「姐,怎麼了嗎?」

「你知道靳氏的事情吧?」

「嗯。」靳氏的事情鬧得很大,而且爸爸每天都會念叨幾遍,她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靳子塵被抓了,我想讓顧擎天出面幫他一下……」

「啊!?可是你找顧擎天幫忙救靳子塵的事情,厲大叔,不是,厲大哥他會不會吃醋?」

喬席兒還不知道靳氏變成這樣是厲默川做的,所以有點擔心因為靳子塵的事情,姐姐會和厲大哥吵架。

該吃的醋他已經吃了,喬思語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先救出靳子塵再說,至於他們之間的事情,慢慢解決吧。

喬席兒最近被喬勝凱和杜月蘭管得比較嚴,別說見顧擎天了,就是出門都很困難。

。強如炎武衛在面對神王的時候都脆弱如嬰兒,五十萬大軍在彈指間便人仰馬翻,哪怕老元帥還算鎮定,快速的穩住了陣腳,但神王加之給炎武衛的負面效果卻是沒能消除。

老元帥身為內宇宙的境界,又在大軍當中。

卻對這種力量無法抵抗,只能說神王的力量已經超出了他境界的認知,達到了更高的層次,絕

《玄幻必須死》579、不可戰勝 第二十八章手握二房

緊隨而來的模擬考,整個金浦縣所有高三學生參與此次模擬考,因為考生不是一個學校,而是整個縣,所以考試結束后就是周末放假,到周一上課時候才會知道成績和全縣排名。

不過對於金浦一中的學生而言,對於全縣排名並不怎麼看中,他們在中考本來就是全縣最優秀的一批學生,金浦一中又是金浦最好的學校,教育資源也是最好的,他們在學校的排名基本上等同於全縣排名,哪怕有差別,也不會差別太多。

秦元清此次覺得這模擬考,比上學期期末考稍微難一些,已經全面根據高考大綱出題,

秦元清做起來倒是非常輕鬆,畢竟以他現在的知識儲備,已經達到一個很誇張的地步。

秦元清在模擬考結束后就回家了,這一次考試結束,放假兩天,基本上每個學生都選擇回家。

畢竟隨著模擬考結束,距離高考只剩下2個月時間,學校那樓梯最顯眼的位置,每天早上同學到班級之前都可以看到高考倒計時,一天一天的減少,高考的腳步聲越來越清晰,學校的氣氛也越來越緊張,那種緊張的氣氛絕對讓每個高三學生都會感到壓力、壓抑!

這也是為什麼,到了高考結束之時,學生們一個個瘋狂地又哭又笑,狠狠地撕碎試卷、課本,不斷地灑向天空。

沒有經歷高三這種高壓力,絕對是難以體會的。

高考結束后,什麼生意最火爆!?

是酒店,是KTV,是酒吧!

學生們瘋狂地發泄,發泄心理那股壓力和壓抑,也要把高中三年沒有玩的要痛快的玩補回來。

而也是在這結束后一段很短的時間,很多女生都會經歷從少女變成少婦的人生經歷,第一次偷嘗禁果,體會到男女之樂。

秦元清也不知道,這樣的情況好不好,他有系統,睥睨天下,可是其他人沒有系統,又想要上好的大學,不這麼努力能行么?

誰也不能阻止,華夏人民過上美好生活的決心!

而華夏要發展,要突破一層層阻擾,就得有足夠的高素質工程師,就得有人為此努力奮鬥,不然的話,後代子孫怎麼能過上如今歐美髮達國家人民的輕鬆快樂生活呢。

秦元清讓司機師傅在銀行門口停了一下,取了十萬塊,才回到家中。老爸老媽今天沒有去田裡,正在忙著砌磚,隨著二哥這邊婚期定了,老爸老媽都希望新房子能快點裝修好,現在已經開始砌磚了。

如今世界還身受經濟危機的影響,各種建築材料還處於低位,有時候秦元清都在想著,這個年代干施工的保準是賺爆。

不過等到中央8萬億刺激經濟,撬動了數十萬億投資,導致大水漫頂,大量湧入房地產,拉動了原材料價格的上漲,同時也導致房價迅速走出低谷,不但恢復了原本價位,還徹底如同脫韁的野馬,一路狂奔。

秦元清聽老爸說起,叔叔家的新房子也開始動工了,就按照秦元清給了設計圖。

在吃晚飯的時候,老爸老媽閑聊,秦元清心中一動,看來自己將鷺島的房子給二哥他們住,大哥大嫂心中產生不平衡了。

秦元清啞然失笑,自己這是做事不周到啊,之前都沒有考慮到這一點,自己這是膨脹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元清搭車去鷺島,早已聯繫好的售樓部經理開著車專門來輪渡接他。

「秦先生,您是我們尊貴的貴賓,之前的合作我們雙方都很滿意,房子我們已經挑好了,就在隔壁棟16樓,這一套房子視野開闊,一眼就可以看到五緣灣,風水非常的好。」經理邊開車邊說道。

而秦元清看向外面,一個個房地產廣告,秦元清暗自嘀咕著,這才多久,鷺島的房價已經是聞風而動開始上漲了,也許再過一兩個月,鷺島的房價就會快速上漲。

說來也是奇怪,鷺島雖然名氣大,但是經濟比不上鯉城,發展潛力也是有限,可是偏偏房價不斷上漲,而且好像永無盡頭一般。

很快就到了五緣灣,秦元清了解了一下,五緣灣這邊的房價跟之前差不多,沒怎麼漲,想來這裡屬於比較偏僻的新樓盤,配套設施還沒有起來,而思明區那裡屬於市中心,最開始聞風而動。

秦元清跟著經理去了隔壁棟的16樓,1601是邊套,面積同樣是120平方,布局和之前的一樣,不過客廳的視野確實好一些,更加開闊了,秦元清對此也很滿意,在售樓部直接簽了購房合同,全款購買,然後直接電話聯繫了電器店和傢具店,幾個小時就搞定了,只待房子3證辦理下來就可以了。

秦元清謝絕經理要送自己,他在底下逛了一下,他曾經來過五緣灣,那時候五緣灣除了鍾宅外其他已經早已開發完善,學校、醫院、超市、商場、濕地公園早已配套完成,整個五緣灣成了鷺島一大景點、熱點,這裡的房價也位居湖裡區第一位,島內排名第二。

那時候他有一個朋友就住在五緣灣,房子是那種180平的大套,他們開玩笑的說不努力就住不起房子,不是因為有房貸,而是因為物業費一個月就要兩千多。

秦元清記得那位朋友說是在2010年初買的,一平方一萬,這意味著在接下來的大概半年時間裡,這裡的房價將會暴漲,直接翻了一倍。

有時候秦元清都在想,很多時候一個人其實選擇時機比選擇努力更重要,比如要是在這個時候咬咬牙買一套房子,然後什麼都不用干,隨著房價快速上漲,很快就可以躺平了。而如果這時候不買房子,那麼你賺錢的速度永遠比不上房價上漲速度。

買房要趁早,這句話在這10年簡直就是至理。

連續10年的快速上漲,想想都可怕。

秦元清在五緣灣逛了一圈,才打車離開前往SM,SM是廈門最大的商場,現在又是周末,人流量非常的大,很熱鬧,秦元清逛了一下SM,吃了一頓飯,又買了2套衣服和1雙鞋,才打車前往輪渡坐船。

等到以後跨海大橋建立起來,回去都不用坐船,直接坐車就可以。而現在,最方便的還是坐船。

「後世傳聞,鷺島以房地產作為城市經濟支柱,看來並不是沒有道理的!」秦元清心中暗道。

誰也想不到此時普遍四五千塊房價,結果在一年內翻了一倍,然後在接下來不到10年了,少的漲四五倍,多的地方漲十幾倍。

甚至到了2020年鷺島一個樓盤開賣,開盤價就高達6.5萬/平方,而往往需要加價才能買得下來,簡直是變態!

甚至於,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廣的房價都被鷺島給超越了,只能屈居第五!

優秀!

卓越!

回到家裡,已經是夕陽西下了,4月的白天比之前長了不少,要是在前兩個月,現在都已經天黑了。

秦元清在吃晚飯的時候,順嘴提了一下,今天去鷺島玩,順便購買一套房子,和前面一套是同一個小區。

老爸老媽也沒有多問,畢竟秦元清也大了,有自己的主見,他們已經管不了了。

。 早晨,悠悠轉醒的穗乃宇剛睜開眼睛就看到了睡在自己身邊的平冢靜,平冢靜此刻還沒有醒,安靜而又美麗的臉就這樣一覽無餘,穗乃宇看着看着就呆了。

雖然和平冢靜已經認識了有一年的時間,但兩人的關係卻發展的十分的平緩,雖然平緩,卻是平緩的上升的,二人根本就沒有發生過矛盾,可以說是默默的互相上漲好感度。

而昨天晚上,終於是修成正果,成功的邁出了那一步。

回想起和平冢靜這一年來的點點滴滴,以及上課時的那一點點曖昧,穗乃宇臉上充滿了幸福的微笑。

穗乃宇笑着笑着,平冢靜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穗乃宇倒是沒有發現,而平冢靜也十分的安靜,沒有一點動靜,默默地感受着下面的痛感,同時安安靜靜的看着穗乃宇的臉。

沒過多久,穗乃宇從回憶中跳出,自然看到了正在靜靜看着自己的平冢靜。

「怎麼啦?」穗乃宇笑了笑,摸了摸平冢靜的臉。

「我在想你在想什麼呢,笑得那麼開心。」平冢靜也笑了笑。

「當然是在想咱兩以前的點點滴滴啊。」穗乃宇伸手直接將平冢靜攬在了懷裏,「尤其是第一天見面的時候,我嚴重懷疑你在那個時候就對你的學生起了歪心思。」

「自信一點,不用懷疑,我就是那時候對你起了壞心思。」平冢靜笑出了聲,「怎麼,我這個愛上自己學生的壞老師你不愛嗎?」

「愛啊,愛得不得了。」穗乃宇沒有任何猶豫脫口而出。

「我也愛你。」平冢靜將自己的頭又往穗乃宇懷裏拱了拱。

溫馨時刻很快結束,蓋因今天學校里確實有事情,那便是期末考試。

雖說是星期天,但學校就是如此安排,穗乃宇和平冢靜也沒有辦法,只能掐好時間起床,戀戀不捨的分開然後穿好衣服一起向著學校趕去。

平冢靜家所在的杉並區畢竟和千代田區有一段距離,中間還隔着中野區和新宿區,所以兩人也不敢太過浪費時間,由平冢靜開着車,兩人就這樣趕往學校。

不過還好,雖然距離遠了一點,但東京卻基本不怎麼堵車,兩人一路上還是很順利的。

平冢靜在開車,穗乃宇為了安全也沒有怎麼說話。

雖然車裏沉默著,但二人之間的氣氛卻在升溫著,至少穗乃宇是這麼覺得的。

「結城明日奈怎麼辦?」平冢靜面無表情的打着方向盤,時不時的換個檔位。

總之,心情讓穗乃宇捉摸不透。

「不知道。」穗乃宇想了幾分鐘,還是只說出了這三個字。

「嗯。」

平冢靜點了點頭,心裏已經明白穗乃宇的意思了。不過自己無所謂,好男人就是搶手。

已經到這一步了,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手的。問,也只是了解情況,並不是逼問或後退。

穗乃宇大概也猜到了平冢靜的心思,沉默著沒有說話。

雖說很對不起結城明日奈,但是有着艾斯德斯在先,結城明日奈或許對平冢靜的存在會更加平靜的接受。

至少,穗乃宇希望如此。

你們都是我的翅膀啊~

很快,平冢靜就開到了學校,平冢靜和穗乃宇吻了一下才下車。畢竟,在學校內應該是沒什麼時間能親熱的,對於平冢靜來說真不能忍,只能現在接個吻了。

聊勝於無。

下了車,穗乃宇就和平冢靜並排一起走向了教學樓,然後就分開了,因為穗乃宇要去教室,而平冢靜要去職員室。

當穗乃宇到教室的時候,結城明日奈已經到了,和玉置亞子坐在一起聊天。

見穗乃宇到來,二人同時招了招手,穗乃宇也笑着走了過去,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穗乃宇,你今天怎麼沒有和明日奈一起來啊?」玉置亞子發出了自己的疑問,在她看來,這可是個稀罕事。

「睡過頭了啊。」結城明日奈直接回答了,這也正是穗乃宇給結城明日奈發短訊的借口。

很普通而又不可能會被懷疑的借口。

「哦~」玉置亞子也沒多想,點了點頭。

二人都是這麼的相信自己,穗乃宇心裏也有點五味陳雜。

「怎麼了?」結城明日奈看出來了穗乃宇的表情有點不對勁。

「沒什麼,可能是昨天晚上睡晚了,今天有點不舒服吧。」穗乃宇很快就笑了出來,沒辦法,結城明日奈實在是太治癒了,穗乃宇只要和結城明日奈在一起,心情自然的就會開心起來。

Article by admin